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誰是糾察?

2014/11/23 — 18:37

陳樹暉及張賢登。攝/朝雲

陳樹暉及張賢登。攝/朝雲

本文首發於《破折號》facebook專頁

週五,金鐘海富橋底出現一群高舉「不拆大台 但絕對要解散糾察」標語的示威者。他們一直在大台旁叫口號,要求解散糾察隊 ,並反覆高喊糾察長郭紹傑的名字,要求郭就阻止示威者號召「村民」加入立法會行動等行為公開道歉。

糾察在金鐘佔領區存在已久,一直低調,近日卻突成眾矢之的,成為行動派及網民攻擊的對象。網上流傳糾察數度阻攔示威者升級行動、「拆」行動講台,甚至出手打人、將示威者「點相」交給警方,傳言未經證實已不脛而走,「糾察」突然變成了運動中另一個分歧點。

廣告

在判斷糾察隊的存在是否有必要之前,或許可以先了解清楚「糾察」們究竟是誰。

糾察

廣告

記者訪問多位總糾察長及糾察長,了解到「和平佔中」糾察隊的組成。運動開初,佔中糾察隊人數達200,後隨運動延長漸漸減少。較早前的編排是每日三更,尤其要確保深夜及早上等高危時段有人當值,每更約十人;目前最新編排,糾察隊方面則稱不便對外公佈。

除了「和平佔中」糾察隊外,佔領區內不同民間團體,以及不同政團如職工盟、街工、工黨、民主黨、社民連等,均有派員擔任糾察工作;雙方會合作,但這批「糾察」不屬「和平佔中」糾察隊,也不會佩戴臂章。

在維持秩序、巡邏放哨及解決糾紛以外,糾察的工作林林總總,包括為不同團體的營帳駁電、張羅桌椅、音響,亦擔任五方平台與各物資站、防線、救護站等等的橋樑,協調各站的物資等安排;除此之外,還要處理偷竊、吸毒等問題,以及跟蹤進入佔領區內「踩線」的國安與便衣。

「糾察」

佔領區內糾察、防線、物資、急救站等各方頻繁互通消息,有事發生時會互相支援。根據《明報》月初報道,金鐘共有26個物資站,部份為政團所設,其餘大部份屬佔領者自發管理;至於防線,則是928警方施放催淚彈時,各處前線的防守者匯聚而成……這些由佔領者自發成立的組織,均獨立於「和平佔中」之外。

有需要時,糾察會與各方義工開會,雙方非從屬關係,而是合作關係。很多時候,五方平台計劃在佔領區內行動,要徵得他們同意;亦因糾察人數較少,「有事嘅時候真係靠地主(各防線組代表),靠村民,班糾察自己做唔到啲咩。」

網上流傳多段影片,指控「糾察」惡行,一時間金鐘似乎遍地是糾察;但事實上,糾察人數極少,而不少被認定是「糾察」的,只是不從屬糾察系統的義工與村民。

強調「沒有大會 只有群眾」的行動者們眼中高牆一樣的「大會」,事實上亦是散亂無章。糾察隊對各組的內部運作並不完全了解;有總糾察長甚至在接受記者查詢時表示,金鐘有所謂「七大防」,但鎮守樂禮街的「村長」Mary哥更正,指金鐘其實只有四防加一個哨站。防線組員有所行動(如快閃等),亦未必會事先讓糾察知悉。

指控

週五晚,雙學、佔中、泛民各界代表罕見地同時現身金鐘海富橋底大台,記者與攝影師人數亦較平時多出近倍。網上討論區有網民號召,當晚齊齊到金鐘「拆大台」,令「大台」緊張不已。但到了開台時間,卻見逾百舉著「不拆大台 但絕對要解散糾察」紙牌的人出現。大台故作鎮定如常運作讓市民排隊自由發言並邀請嘉賓講話,但台下網民用大聲公喊話、又齊聲喊口號,使集會不時被打斷。

好不容易撐到集會結束,雙學在命運自主台舉行了一場傾偈會,讓市民自由發言,同場有三位總糾察長參與。不滿糾察者主要不滿糾察權力未經授權、市民有自律能力無需要有糾察,旺角沒有糾察亦無生亂;他們又批評有糾察以主觀判斷,阻止示威者行動或呼籲更多人行動。

有不滿者提到多宗網上傳言,如糾察打人或有糾察幫警察將示威者「點相」,要求糾察隊交代。另有人認為,糾察的存在即假設佔領者無法自理、或遇事不會出手相助,對佔領者而言是侮辱。

總糾察長張賢登回應指,「糾察」嚴格來說只是工作人員,並無實權,遇事只能勸喻。針對個別糾察的指控,張表示會記錄在案並查證;聆聽過大家的批評後,糾察隊會開會討論。

除了經常在媒體曝光的郭紹傑,要求解散糾察者對糾察隊其他成員,認識似乎不深。反糾察人士要求糾察隊解釋週三的「拆台」事件,並點名提到當日在場的「糾察」宋子明;他們查得到宋子明的名字,卻查不出他其實是義載物資車隊的司機,並非糾察。宋子明是義戴物資車隊的召集人,他向記者表示,車隊甚少參與糾察在佔領區現場的調度,只有在需要運載物資時,才與糾察有聯絡。

在聽過溫文爾雅的張賢登幾次發言後,一位猛烈抨擊郭紹傑的反糾察發言者,在批評郭的言行及糾察隊結構「畸形」時,亦不禁加上一句「可能都有糾察好似呢位先生咁斯文大方」。

原則

討論一直進行至凌晨兩時許,仍有數十人留到最後。會議既終,有市民趨近學聯秘書長周永康,遞上一張手寫的〈制憲規範糾察職權〉建議書,著學聯考慮設立規則規管糾察行為。

問到糾察在處理不同問題時,有沒有相關守則,總糾察長陳樹暉指糾察較早前受訓、訂立準則,都是按照佔中最原先的想像(示威者靜坐待捕)而設,但現時佔領現場的情況超出當時意料;不過經歷50多日的佔領,糾察與金鐘長期留守的村民已建立良好關係,遇事通過溝通解決,行之有效。

處理事件手法遭到質疑的郭紹傑則表示,最大的原則是保護運動參與者的安全。但他亦坦承,很多時候出現新的情況,不容許多加思索,要憑一己經驗快速判斷,他自己的考慮是,「起碼唔好搞到(現場)恐慌先」。

糾察雖無動手阻止行動派,但勸阻時有。有行動派認為,糾察一再「阻人行動」、「組左膠人鏈」,令行動失去最佳時機;但以糾察的人數計,組人鏈阻衝擊幾不可能。

在討論會的總結發言中,周永康指出,在「升級」時出手阻止行動派的人中,其實大部份是「村民」,即長駐金鐘的留守者。他認為在面對不同的理念或行動方式時,升級者與反對者之間的分歧應該如何處理,才是問題癥結所在;不解決這一點,類似情況只會一再發生。而且,不論是地主、村民,或是本無實權的糾察,他們本身也是佔領者的一員。

行動派要將行動升級之時,卻遇到身份對等的「同路人」站在自己前面,行動派會如何面對?

後記:旺角唔使糾察,點解金鐘要?

三子擬自首退場,因佔中而生的糾察隊,卻不一定隨三子離開佔領區。糾察中部份人來自政團,但陳樹暉認為,他們不一定要跟隨政團領導人的決定而退場,取決於個人,相信會有不少糾察負責任地留到最後。

郭紹傑則指,雖然自己也是政團的領袖(職工盟副主席),但當下想的只是要做好糾察的工作,亦得知大部份糾察都想留下來。談到清場,他即假設了很多不同情況,並詳述各種應對方式。「如果我只係一個佔領者,我走咪走,坐低被拉咪被拉,但我而家諗嘅嘢更加多。」

討論會上有金鐘村民表示,因為有糾察在,每晚在金鐘才「瞓得安心」。聽到這裏,記者便想起佔旺人所講的,那些半夜不得安眠、要隨時走出帳幕包圍藍絲的故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