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誰沒在忍

2019/11/9 — 11:59

作者 FB

作者 FB

一直不擅長隱藏情緒,來到 28 歲,忽然學懂了。

在 Cafe 收到朋友的噩耗,掛線後繼續受訪。

在床上看到梓樂的死訊,轉個頭刷牙洗面。

廣告

五個月來,聽過太多,見過太多。時常提醒自己,不要太上心。

因為我們不能太傷心。

廣告

吊詭是,我們生而為人,學習了良知。於是,為他人而流淚,心的容量卻有限。

可以動容,但不能承受太多。

不要太上心,然後,做不到。

百五日,我們就這樣活過來。

由梁凌杰到周梓樂。陌生人的離場,我們在無力中拒絕適應,告別卻成為習慣。

面無表情地做訪問。
面無表情地傾合作。
面無表情地吃午餐。

然後,梓樂的朋友來信。對話中屏幕模糊了,還是哭了。

寫完文章,發布了,收到回信,他說他看到了,終於喊到了。

誰沒在忍,但情緒會決堤,眼淚會滿瀉,街上會有人。

忍耐的盡頭,永遠是爆發。如果人應當這樣,一個都市,又怎會例外。

如果到今天,你還只看得見亂,想回復往昔的平靜。

可以,但請還來那些生命,請撫平那些復口,請倒流那些時間。

做不到,就不要講太多。話你不懂人情,是我說得太好聽。

你根本沒有人性。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