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誰沒在鑽「選舉漏洞」?

2018/8/23 — 17:55

陳凱欣於紅磡嘉麗閣外牆廣告

陳凱欣於紅磡嘉麗閣外牆廣告

近日,網媒《香港01》有一篇報導,指食衛局的前政治助理陳凱欣,最近以九龍社團聯會健康大使的名義,在紅隧出口位附近掛了一幅巨型外牆廣告,新聞標題用上了「選舉漏洞」一詞。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蔡子強接受訪問時批評,這些「提早」宣傳的舉動愈來愈肆無忌憚和明目張膽,而這廣告顯然為增加該政治人物的知名度,客觀效果與選舉宣傳無異。

然而,這個所謂的「選舉漏洞」,又是什麼一回事呢?根據《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第 2 條,候選人是指「選舉提名期結束前的任何時間曾公開宣布有意參選的人」,只有正式宣佈參選後,他們的宣傳才被視作「選舉廣告」,需要計入選舉開支。陳凱欣由於未正式宣佈參選,所以她的這幅廣告,便不能算作「選舉廣告」。

然而,如果宣佈參選前跑去做宣傳,便算上「選舉漏洞」而大肆批判一番,我估鬧到下年都未鬧完。另一方面,如果用上蔡子強的定義修例,只要一個人宣佈參選,即使宣佈參選前做過任何「客觀效果與選舉宣傳無異」的行為,也要一律列作「選舉廣告」的話,相信不論泛民還是建制派,都會有很多人中招。

廣告

舉例來說,現時不論泛民還是建制派,已有不少人在街上拉起易拉架、派發傳單,或者做所謂的問卷調查。好像早一陣子,便有一名「盛傳」下年參加區選的人,在旺角花墟搞問卷調查。他們這樣做的目的,也是志在增加知名度,做着所謂「客觀效果與選舉宣傳無異」的行為。如果用蔡子強的邏輯,他又應否批評一番?政府又應否立法禁止呢?

除此之外,有個專門為泛民專門做選舉協調的機構,經常在選舉或補選前,都會公佈他們會否舉辦初選,或者公佈泛民內部協調的結果,找上誰誰誰代表泛民出選,誰誰誰做Plan B的消息。按照現行法例的定義,這些消息都不被視作「選舉廣告」而是視作「新聞」。可是,這些「新聞」也有着「客觀效果與選舉宣傳無異」的效用,這又算不算「選舉漏洞」,需要立法禁止?

廣告

又舉例來說,某某某人在宣佈參選後,在今月中出席了網絡電台所搞的議政節目。按照現行法例的規定,議政節目若跟選舉無關,亦沒有為某某某拉票,便不會被視作「選舉廣告」。不過,某某某出席節目,顯然也是在增加知名度,「客觀效果與選舉宣傳無異」,這又算不算「選舉漏洞」,需要立法禁止?

再舉多個例來說,現時街上都有不少議員懸掛Banner。這些Banner位的設立原意,是讓現屆議員介紹自己做了什麼工作、工作進度,或者表達他們的政治訴求。可是,現在卻出現一些現屆的議員Banner,貼上他們跟另一人的合照,而跟他們合照,本身並不是議員。他們這樣做的目的,難道不是幫另一人宣傳,而且「客觀效果與選舉宣傳無異」?這又是否算作「選舉漏洞」,需要立法禁止?

順帶一提,若是真要說「選舉漏洞」,拉易拉架在街邊宣傳,可能問題更大。根據《公眾衞生及市政條例》第104A(1)條:任何人士除了獲得主管當局書面准許外,在政府土地展示或張貼招貼或海報,即屬犯罪。問題回來了,究竟多少人在街邊放易拉架之前,真的有跑去申請呢?蔡子強可能比我更清楚。

最後,奉勸蔡子強一句:跳出來話人「提前宣傳」、談什麼「選舉漏洞」之前,先看看自己所撐的人,尾巴究竟有沒有夾着屎。再說白一點:泛民現在嘈喧巴閉,萬一政府真的跑去修例,你估最終吃虧的那個,是窮得叮噹響的泛民,還是富得流油的建制?大家心照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