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誰說傘運失敗?從海外看佔領 79 天的收穫(一)國際本錢

2015/12/7 — 16:25

上年的旺角佔領區

上年的旺角佔領區

【文:Ivy Li】

最近看到有網民批評:「外國嘅香港人、離地係正常…因為唔清楚情况,用外國民主角度去諗野。」所以「係溝通唔到。」

但我不同意,我會說:「關心香港嘅外國香港人,不單止可以睇到好多外國傳媒嘅報導,又可以日日上網睇香港人自己嘅評論同新聞,佢地又有喺民主社會做公民嘅落地經驗,佢地可以由一D香港人睇唔到嘅角度去諗野,所以要同佢地多D溝通。」

廣告

身為一個「關心香港嘅外國香港人」,看了好幾篇評論「雨傘運動」成敗的文章後,也想以一個在海外落地的民主社會公民的角度,談一談佔領79天的成果,希望能溝通到啦!

廣告

先說成敗的定義

首先,我認為「雨傘運動」並未完結,所以不能評論整個運動的成敗。其次,凡是這樣龐大的一個政治和社會革命運動,從來過程必定是一波又一波地發展推進,每一波若能不倒退,便不算是失敗,每一波若不倒退而又有收穫的話,就是成功。

「佔領79天」是傘運正式的第一波。傘運的開始本來就是什麽也沒有──沒有真民主、沒有真普選,亦沒有真團結,那這第一波損失了甚麽?但以一個剛正式起步的大型民主運動來說,「佔領79天」實在有很重大的收穫,包括:

(一)為整個雨傘運動累積了豐厚的國際本錢;

(二)凝聚了香港人抗拒強權的「公民骨氣」;但更重要的是,為港人爭取民主必須有的「公民氣魄」奠基;

(三)逼使敵人提早現形,不特顯露其底線,更全面地暴露了雞蛋己方的弱點,這個一開波便毫不留情展現的殘酷現實,反而讓香港人在2047大限前,有時間痛定思痛,有實際依據地、真正「知己知彼」地全方位重整戰鬥策略。

79天最明顯的收穫:國際本錢

「佔領79天」令全世界所有的民主社會對香港人刮目相看。在西方政府為了商業利益、自甘卑躬屈節地逢迎中共極權的大環境下,處在中共脚下彈丸之地的香港竟然有這麼多人不畏強權、齊聲怒吼,卻又是那麽和平有序,直把國際傳媒和海外人士看傻了眼!那79天,香港人不單只取得國際的注意和同情,更赢得國際的尊重和佩服,大幅度地提昇了香港人作為社會公民的國際聲譽和地位。

這些國際本錢是習近平用錢和權買不到的,是香港人貨真價實、用79天的心思、膽色、自律和血汗換回來的。

黃之鋒十月時到英國與習近平「撞期」,BBC、The Guardian等重要媒體都明顯地幫忙,讓他有很好的機會向英國人民傳達他的訊息,更有那位騎單車的英國律師Paul Powlesland自發地向習近平啦啦隊挑機,便是傘運國際本錢的實際效用和證明。(倫敦單車型男 街頭KO「習粉」

越多外國政府甘願俯伏於中共的銀彈政策下,極權就越强大,香港民主路就越遙遠。但政府不等如國民,在真正民主國家,只有國民才能制衡逢迎中共的政府,抗拒中共極權的全球霸業,所以海外民主國家的公民是雞蛋必須爭取的戰友。「佔領79天」得來的國際本錢,正好讓雞蛋有渠道和力量去感召聯繫各民主國家的真正主人翁。

當家園不單止四面失火,還有人在屋內縱火時,自己家園不能單靠自己救,要趁通往屋外之路仍未被火封閉時、跑到屋外積極及高聲地尋找幫手。若能擅用那些辛苦賺來的國際本錢,就能招喚更多的海外有心人,增加挽救家園的機會。

「佔領79天」另一極為重要的收穫就是「公民氣魄」的奠基。這點會在下一節討論。

 

作者簡介:

退而不休的教育工作者,在香港長大,移居北美數十年,深深體會殖民地教育的漏弊,及一個公義、自由和民主的大環境對發展創造力和批判性思維的重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