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談一部分民主派支持者對曾俊華的熱烈支持

2017/1/22 — 18:57

林鄭月娥、曾俊華

林鄭月娥、曾俊華

【文: 王一一飛】

近日,曾俊華參選特首,不少民主派支持者欣喜若狂,希望他勝選。不過,這卻引起了民主派陣營內一次大分裂。社民連、香港眾志指曾俊華不值得支持,不少網民都希望堅持雨傘理念,不支持力挺831框架的曾俊華。不過,大量網民卻批評他們,指他們間接為林鄭助選,希望有一個溫和的特首。

看網民的想法,似乎不少網民對大原則很厭倦,希望用戰略角度思考。因此,談曾俊華不支持民主,談曾俊華是守財奴,談真普選和經濟公平,似乎不多人理會。反之,支持曾俊華的網民多由戰略角度入手,希望「兩害取其輕」、選「lesser evil」,指堅守大原則的人食古不化。因此,這篇文當然不會對你講任何大原則,只會由戰略角度分析。不過,在分析前,我想先重溫2012年特首選舉的往事,以便告訴大家特首候選人的「政治戰略」。

廣告

在2012年特首選舉期間,很多人包括筆者在內,都認為相比起唐英年,梁振英是一個lesser evil。當年的唐英年,出現僭建風波,出現婚外情,因而令不少港人厭惡。反之,梁振英卻展示大改革家的風度,令大眾認為他會解決民生問題、聽民意,在2012年5月的民調更顯示他有46.8%市民支持,而他受中央信任,成為特首。

不過,成為特首後,他卻快速反面不認人。

廣告

選舉前指他會實現全民退休保障,但到今天為止仍未實現。雖然上年有諮詢,但明顯政府只想實現經審查的退保,林鄭甚至要求顧問公司不要展示對政府方案不利的內容(再有人說林鄭為民生,我真的會打死他/她)。

蔡子強在一篇文章中,更指出一件有趣的往事。梁振英在選前對記者很好,但選舉後反面得很快,甚至不回答記者問題,甚至有記者大叫:「是不是選舉後就不需要理記者」。上年,梁振英更因蘋果指控梁振英UGL5000萬一事,因而用律師信指控蘋果。

選舉時,梁振英說:「我會繼續拿着一張櫈,一本簿,一枝筆,和我的管治團隊走入群眾,聽取你們的意見,只要你肯講,我就肯聽!我,梁振英,希望做一個「親民的特首」,「一心一意」為香港!」。選舉後有沒有這樣做,大家心知肚明。

講了那麼多,是想告訴大家2012年不少香港人上當支持梁振英的原因。為了選舉,候選人展示親民一面是一種得到民意支持的戰略,刻意塑造的形象。不過,很多香港人卻不懂分辨,最後令梁振英上任時民調中得到近一半民意支持。(換言之,與今天的曾俊華相似,即使是普選,梁振英都有可能勝出)被騙的港人很憤怒,因而在梁振英表示不連任後很高興。

不過,人類似乎會重覆歷史中的錯誤,在2017年的特首選舉用同樣態度看曾俊華。由於過去一年看得太多CY路線高官不理民情的嘴臉,因而忘記曾俊華親民一面、溫和形象很可能只是為選舉而塑造出來。

曾俊華近日開始多了落區,加上不少傳媒、網民配合,令大家覺得曾俊華親民。不過,這類親民動作是所有選舉候選人,包括當年梁振英會做的事。大家似乎已經忘記了多年前,大家還在罵曾俊華是一個離地的二世祖,不知道粟米班塊飯的價錢,在傳媒面前指中產應該很富足,應該飲咖啡、看法國電影,對不少中產的生活苦況、工作忙碌無知。雖然林鄭連百達通入閘都不懂,但曾俊華的表現,仍是「何不食肉糜」、「沒有面包為何不食蛋糕」的典範。可見,高官在社會達官貴人之間「圍爐取暖」已成現象,財政司和政務司都沒有想像中親民和理解民情。

不少媒體、網民都為曾俊華塑造溫和形象。不過,候選人在選舉前塑造這種形象十分平常,選後是否如此卻是未知。曾俊華上任後未必是一個溫和開明的人,更可能的是他無法擋住北京的壓力,而要持續梁振英路線。大家不如想想,Always agree with your boss的人,難道會擋住北京的壓力,不聽北京的話?數個月前(大家想必已經忘記),曾俊華在立法會出席會議時,表示他不會回答四位被覆核議員的提問,引起社會牽連大波。雖然事件很可能是因為梁振英、律政司設局讓曾俊華這樣說,但都反映曾俊華面對上級壓力下,他不能做到甚麼。事實上,曾俊華談到政改、23條等問題,更是非常小心,更說我們不能反對831框架、我們不能夠在社會未有共識時推動政改。以上更可見這個人根本在北京強硬路線面前非常無力。寄予曾俊華開明領導的形象,似乎忘記他在北京面前其實十分無力。假如北京要堅持強硬路線,曾俊華一個人沒有我們想像中那麼能幹。

坦白說,不少人(利申: 包括筆者)想支持胡國興,恐怕都不是相信他有能力擋北京強硬路線,反而只是希望有一個較支持民主理念的人在特首選舉過程「訴苦」。更可見,特首一人所做的,沒有我們所想那麼偉大和關鍵。

曾俊華長期以來只是做財政司,不如政務司和特首一樣接觸很多敏感政治問題,大家對曾俊華危機應對能力仍是無知。很有可能,曾俊華和今屆政府一樣,在國教、HKTV發牌一類問題上無力,令大家很反感。

假如民主派票投曾俊華,令曾俊華有民間公投甚至選委會900-1000多票支持的超高認受性。民主派將難以反對自己曾經選出的候選人。更重要是北京可能迫曾俊華借這種認受性推行23條立法、政改袋住先。民主派之後恐怕未必再能以曾俊華認受性低為理由反對他。

事實上,不要談曾俊華有沒有能力實現大家對他的厚望,只是應否支持曾俊華已經為民主派帶來很大損害。民主派內部為應否支持曾俊華互相內部鬥爭,消耗力量。很多民主派核心支持者更會因大眾、民主派很多人支持曾俊華而失望,令民主運動更為困難。

說到底,我是希望大家不要被曾俊華選前刻意塑造的形象欺騙,要認真了解這個人在北京面前的局限。大家對曾俊華期望那麼高,希望他可以做less evil,但實際上less evil恐怕已經是一個很高的期望,可能只會導致更大的失望。

當然,很多人眼中,一定要在選舉中選一個較好的人。不過,如果所有人都有問題,其實不選是更好的選擇。假如希特勒和史大林競爭香港特首,難道我們要二選一? 為何不會兩個都不選?

當然,假如市民想清楚後,仍在戴耀廷舉行的民間公投支持曾俊華,我相信民主派要接受公投結果,支持曾俊華。只不過,我希望告訴大家,政治遊戲就是「欺騙和空頭支票」,在做決定之前,希望大家能真正客觀觀察曾俊華這個人,以免選舉後恨錯難返,重新犯上當初送梁振英上台的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