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談人權就是盡公民義務

2015/7/28 — 14:02

無綫新聞截圖

無綫新聞截圖

【文:莫梭熊】

梁掁英:「香港社會談個人的多,羣體的少;談權利的多,談義務的少;談爭取的多,談奉獻的少。」(註1)

香港要對抗洗腦式灌輸的宗教式愛國

廣告

乍看我還以為是什麼派別的耶教首領在發出對信徒的呼召,談合一、愛主與自省。怎料原來是 689 表演清潔鞋面的技量,身為特首竟然如此為主子乾著急,真是丟了香港人的面。而且怎麼說得好像宗教領袖一樣? 難道 689 想陷老共於不義嗎?說老共就是要香港人像信奉宗教那樣去膜拜他?

現在都什麼時代了,就不要再搞些什麼「愛國口號」或「語錄歌」出來,不然老共的舊賬、民革的臭史就又要被翻出來讓香港的孩子們解解毒了。

廣告

講起這些洗腦式愛國教育的餘毒,不其然想起今年三月被家長在 《facebook》 揭發嘉諾撒聖心學校 (津貼部) 一連四星期狂唱洗腦歌曲《中國是我家》,歌頌「中國是我媽媽」。(註2) 這種洗腦式愛國教育其毒害尤甚於鉛毒,不信的邪的話可上網試聽,親身體驗一下這首瘋子歌的威力,看你能否頂到一分鐘?

不然亦可 google 一下一個名為李劫夫的已故中國作曲家及其名著《爹親娘親不及毛主席親》來鑑賞一下,邊聽邊翻閱民革歷史,便會明白為什麼筆者會說其害尤甚於鉛毒。

事實上這種反智的洗腦式愛國教育還真的在暗處蟄伏,侍機而起。面對這種情況,香港社會如何還能不談個人權利?

港人談人權就是盡公民的義務與責任

現在是談人權自由的年代,中國也學西方國家談起國家主權來了,怎麼能厚此薄彼? 啱用的就取用,唔啱用的就說是西方文化入侵? (而且啱唔啱用純粹只是獨裁政權的主觀判斷)

要談國家主權就不能夠不談到人民的權利,因為國家是由人民所組成的,人民、領土、主權是為國家構構成的三大要素。

現在的香港還未有雙普選,又無厘頭多了一個「831框架」(註3),言論及集會自由等等權利正在逐步收窄,哪有人在家中失火的時候還要先討論一下今晚輪到誰洗碗的問題而不立即先去救火?

胡適說得好:現在有人對你們說:「犧牲你們個人的自由,去求國家的自由!」;我對你們說:「爭取個人的自由,就是爭取國家的自由; 爭取個人的人格,就是爭取國家的國格!自由平等的國家不是一羣奴才建造得起來的!」

哈維爾亦曾指出:「事實上存在著一種高於國家的價值,那就是人權。眾所周知,國家是要為人民服務的,而不是與此相反。公民服務於國家的唯一理由,是因為對於國家為所有公民提供良好服務而言,公民的服務非常必要。人權高於國家權利。人類自由是一種高於國家主權的價值。就國際法體系而言,保護單個人的國際法律優先於保護國家的國際法律。」

當人民被不義的政權利用國家機器及不公制度篡奪應有的主權和自由,國家還何來合法的主權可言? 國家要談主權就應該首先竭力保障公民的權利,而非採用國家機器打壓濫捕人民,難不成是患上了精神分裂症嗎?

爭取人權就是幫助成全主權的正當性

現在的情況大概是這樣:

「港共只談國家,不談個人;只談義務,不談分權;只談?予,不談人權。」

權力使人腐化,可以假設政權必然會腐化,人民跟你談個人自由及權利本來就是在盡公民的義務與責任,人民爭取人權自由就是在完善及成全國家主權/政權的合法性。當每個人都明白到自己的權利與角式,履行公民義務的合理性便顯得更實在了。

香港現在這種情況自然更要把人權自由高呼得更響更亮。

 

 

註1 : 梁振英稱社會多談權利少談義務《now新聞》2015/7/26

註2 : 家長投訴 聖心要學童唱「中國是媽媽」被質疑推國教 校長僅認周訓主題是國家《蘋果日報》2015/3/11

註3 : 人大常委會自摑61巴掌《評台》2015/6/19

作者簡介:人一個,在荒謬的世界中自覺有口難言,只好不停地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