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談侮辱

2015/10/30 — 11:33

上年佔領運動期間,警民衝突經常發生。 (資料圖片)

上年佔領運動期間,警民衝突經常發生。 (資料圖片)

【文:鄭鎮潮】

香港警察隊員佐級協會於本月27日舉行會慶酒會,主席陳祖光的致辭固然是表忠之作,但他是前線警員的工會代表,我實在不敢對他的公開言論一笑置之。先不談他的謬論,本文的重點是指出香港警察在法律制度下不如他所說般受屈甚至「忍辱」。

香港沒有所謂「辱警罪」,不代表如陳祖光主席所言巿民可以任意侮辱警察。香港現行法例清楚說明一名巿民的侮辱行為 (無論是針對警察或其他巿民) 是否構成罪行,以遊行示威中可能出現的情況為例:

廣告

1)根據《公安條例》第17B(2)條,任何人在公眾地方作出喧嘩或擾亂秩序的行為,或使用恐嚇性、辱罵性或侮辱性的言詞,或派發或展示任何載有此等言詞的文稿,意圖激使他人破壞社會安寧,或其上述行為相當可能會導致社會安寧破壞,即屬犯罪。假如一名示威者辱罵一名執勤中的警員,並煽動群眾圍困該名警員,他可能已違反此項條例。

2)根據《公安條例》第3條,任何督察級或以上的警務人員,如合理地相信展示任何旗幟、條幅或徽號,相當可能會導致或引致破壞社會安寧,則可禁止任何人在公眾聚集的地方、私人處所、場所、車輛、電車或纜車、鐵路列車或船隻展示那些旗幟,並可使用適當的武力檢取和扣留那些旗幟,而在律政司司長同意下,更可檢控違反此項條例的人。例如有一名示威者高舉一面黑旗,上面寫著「黑警可恥,警渣該死」,引起群眾指罵警員,造成混亂,他可能已違反此項條例。

3)根據《公安條例》第18條,凡有3人或多於3人集結在一起,作出擾亂秩序的行為或作出帶有威嚇性、侮辱性或挑撥性的行為,意圖導致或相當可能導致任何人合理地害怕如此集結的人會破壞社會安寧,或害怕他們會藉以上的行為激使其他人破壞社會安寧,他們即屬非法集結。如果有一群示威者向維持秩序的警員叫囂,罵他們「黑警」,向旁觀者大叫「唔好畀班死差佬走」,他們很大機會已屬非法集結。

4)根據《警隊條例》第50(1)條,警務人員可拘捕任何他合理地相信會被控可被判處監禁的罪行的人。如果一名示威者的侮辱行為已屬上述的犯罪行為,警察絕對有權拘捕和扣留他。

以上只是幾個具體例子,從上述條例所用的字眼可見,立法者認為一些侮辱行為應予規範是由於那些行為可能破壞公共秩序或妨礙公職人員執行職務,並有機會傷害公職人員或其他巿民,至於是否傷及任何人的自尊,不應是刑法應該規管的範疇。事實上,警察在執勤時可因應不同情況根據《公安條例》、《刑事罪行條例》、《警隊條例》等,甚至普通法,合法限制巿民的侮辱行為或拘捕他們。警務處於去年發出的「處理巿民辱罵行為的指引」[1]亦說明,對警務人員作出辱罵行為本身並不構成刑事或普通法罪行,只在某些情況下,如當事人已干犯或即將干犯罪行,警員才需要執法,包括勸諭、警告及拘捕。

廣告

如果侮辱本身已是犯罪行為,立法者、警察、檢控部門和法官均需處理侮辱行為達至何種程度才構成罪行這一大難題。例如在抄牌時被司機一邊錄影一邊問候全家,對一名控制情緒能力異常的警員未必有心理壓力,但對一名小氣如方丈的警長,可能已是「士可殺,不可辱」的奇恥。

在討論應否在香港設立「辱警罪」的時候,很少提及英國近年對與侮辱言論有關的刑法改革。根據英國的Public Order Act 1986第5(1)條,任何人作出威脅、欺凌或侮辱的用語、行為、文稿、標示等,而從視覺或聽覺上使人感到騷擾、困擾或驚恐,已屬犯罪[2]。關注言論自由的團體一直指出執法者如濫用這項刑法,可以針對示威者或異見者,箝制他們的言論自由,而這條文的確帶來了一些不合理的案件,例如一名牛津大學學生指一名騎警的馬是同性戀,就被檢控[3]。最後英國國會於2014年正式從上述條文中剔除「侮辱」 (insulting) 一詞。讀者如有興趣,可看其中一名支持改革的名人「戇豆先生」Rowan Atkinson的精彩演說[4]。

陳祖光主席的致詞同樣精彩,令我感受甚深的部分是他安慰同袍的一席話:「我們就只可以自我安慰地想,他們不是侮辱我,而是侮辱『法治』,侮辱我們香港賴以發展的基石──『法治』。」我看只有你有膽識代表「法治」,帶領正義之士除暴安良,更為鼓勵同袍投票,為議會灌注正義的力量。

我以前因為工作關係,到警署遇過不少好警察,好的意思是指他們熟悉法律賦予警方、被捕者、社工、代表律師的權責,明白各司其職、各有界線的重要性,我不越界「阻住地球轉」,你也不越界損害被捕者的權利。現在我看到一位前線警員的工會代表妄言「我們為甚麼去忍」,又說「他們可任意侮辱警察,但卻不接受警察的勸戒」,實在心寒。真正的依法辦事,是不需要理會自己可以或不可以忍受哪些人的。即使對方再討厭、再無知,我都是用同一套準則跟他講道理。你可以忍受你認為無知的人侮辱你,卻質疑為何要忍那些「有學識教養、大學問家、政治家、自稱社會道德法律守護者、知法犯法的人」,你所指的是哪類 (個) 人?你想誰接受警方的「勸誡」?或者說白一點:根據法律和指引執法,動用適當武力、拘捕、拘留犯罪者都是合法的,有事情需要你啞忍嗎?法律對執法者保障不足?人手不足?裝備不足?還是你心裏不爽?獻媚表忠或「拋書包」,也有個限度吧。

 

[1] 處理巿民辱罵行為的指引

[2] Public Order Act 1986

[3] “Gay” police horse case dropped

[4] Rowan Atkinson’s address to the Reform Section 5 parliamentary reception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