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談李天命

2015/10/5 — 10:54

李天命先生在八月頭寫過一篇文章批評陳文敏(圖),兩個月後,被引用出來,引起了不少人討論,估計李天命也是意想不到的。

李天命先生在八月頭寫過一篇文章批評陳文敏(圖),兩個月後,被引用出來,引起了不少人討論,估計李天命也是意想不到的。

【文:施荒】

李天命先生在八月頭寫過一篇文章批評陳文敏,兩個月後,被引用出來,引起了不少人討論,估計李天命也是意想不到的。很多人對李天命批評多是只對親民主人士冷嘲熱諷,反而對言論荒謬百倍的建制人士,藍絲等隻字不提,於是便有選擇性批評之嫌。這種人格上,道德上的評價我也是認同的,當然你以這種方式回應李天命的言論,恐怕遭到他的思方劍刺到遍體鱗傷。或嘲諷什麼網上蜉蝣呀思方盲呀。另一種批評是,李天命只懂玩弄語理分析,充其量是捉字蝨,以為單靠語理分析便可以論政,手法卻顯得十分幼稚,我認為這種批評一半是對了。

李先生選擇性批判親民主人士,對於周融呀,私煙呀,689呀之荒絕倫完全無視。

廣告

在公義的問題上,他選擇冷嘲熱諷,確實令人憤慨的。相信不少人讀過他的書,我也拜讀過,他對思方學的確有貢獻,看後令人思維清晰,天人學也甚有啟發性,不少人過讀他的書的人也曾封他為偶像,但他從來沒有表明他的政治立場,所以不少李天命粉絲對於他近來一面倒批評親民主人士,令不少粉絲和讀過他的書的人十分懷疑和失望。他的整個政治立場,對爭取民主的看法實值得拿來討論一下,他的立場有以下幾個可能:

1.      比較保守,有民主固然是好,但要和平理性非暴力。

2.      認為民主固然是件好事,但這不是最重要的事,人生最重要的事莫過於思生死。從他的書籍便略知一二,他只醉心於思方學和天人學,關於時局沒有太大關心,倒不如在這亂局舞思方劍,奏天人琴,遇見到政客的謬誤,便順手便一劍刺破,別人氣急敗壞,真是玩得不亦樂乎。

3.      可能因為親建藍絲的思維實在太過混帳,一般有思考力的人都可一語道破,他喜歡刺穿一些不太明顯的謬誤,尤其對是一些他心中的學術界上的「邏輯盲」和「思方盲」看不順眼,自然要拿出刺呀破呀。

4.      論政風險太大。政治最污穢,容易得罪人,所以對於政治最多玩下語理分析,謬誤剖析,遇到別人批判時,大可以說句如果批判得合理,不論政治立場也是對的。

廣告

我估計李先生的立場多是2和3了,他對政治關心不大,不過也未至於投共。李先生這篇文章只是挑出一些陳文敏謬誤,如果批評正確合理,我也不認為這語言把戲,因為錯就是錯,對就是對,「以為語理分析便可以論政」這種批判實是無的放矢,因為他的目就僅在於指出有什麼謬誤。

表面看來,他沒有表達任何立場,我相信怎樣質問他不會表明立場的,堂堂一個大哲學家要釐清這個那個,豈不是霸氣盡失?你越質問他是沒用的,他只會覺得你氣急敗壞,便越覺樂透了,但他的立場是什麼,可從上文下理,語境脈絡,以及以往一些討論區留言紀錄和書籍便可知矣。李先生整篇文章就只是分析什麼謬誤,這種純思考性,純邏輯的思辨,只要心思慎密,便不易有錯,可是對於整個時局的分析豈止語理分析,還需要配合事實加以分析,容易判斷有錯。如果你想自詡自己的思辨不可能被駁倒,就只可以玩弄些語理分析了,沒有什麼厲害。

最後我想提一提,某些人以為只掌握了語理分析就可以「行走江湖」,只靠語理分析論政的確是方便,不用讀些歷史,政治哲學,國際關係等等,就可以拿政客的言讑挑出一些謬誤,刺破別人的謬誤之類的一些枝節。但對於整個政治局勢沒有太大主見,洞見,和高見,因為只掌屋了語理分析的功力就此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