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談簡化字之「便利」— 小人巧言令色

2016/2/18 — 18:02

【文:郭紹洋】

小人當道,君子蒙塵,劣幣驅逐良幣,似乎是這個時代最貼切的形容。

簡繁之爭,前人所述備矣,本人學藝未深,實無餘力探究,只能就簡化字最大的優點「便利」作一闡述。《說文解字》:「便者,安也,從人」,此解實在妙哉,人心若是安穩、舒適,自然是方便最好,那麼,簡化字爭議一石激起千層浪,所謂「方便」,從何談起?

廣告

就學習中文的角度而言,簡化字最誘人的果實離不開「讀寫」。讀,是能通過學習簡化字博通內地書籍,打破知識地域界限,增廣眼界;寫,是能減省大量筆劃,加快書寫速度,有利摘錄筆記、增加答卷篇幅。因此,教育局認為學生多學無壞,甚至加進課程文件中亦無不可,朋友啊,這就是「小人巧言令色」的最好例證,他明明在陷害你,卻把話說得冠冕堂皇。

廣告

從始以來,香港學生均學習繁體字,並以此為宗。但是,這代表我們不懂得簡化字嗎?是否需要特別加進課程文件之內?就閱讀來說,懂得繁體字根本不會對閱讀簡化字的書籍構成障礙,不少不喜歡閱讀內地書籍的讀者,只是由於對簡化字特別反感,而非不懂,這正好突顯了簡化字欠奉美感的先天缺陷。即使偶有阻塞,也多能通過上下文理推斷句意,豈能在此大造文章;就書寫來說,學生其實只須學會常用的簡化字,便已足夠提升其書寫效率,例如「個」、「與」、「對」、「廣」、「國」等等,區區幾十個簡化,根本毋須特別修改課程文件,什麼提升答卷表現云云,自暴其短,尚且恬不知恥,惹人發笑。

犯錯並不可恥,最可恥的是無恥。上文談及了「便」,真正的「利」到底是什麼?有人說,不應把此事政治化,但向政治獻媚,正是現今香港各行各業的失格做法,小人喻於利,我們的教育局這次正好反面「教育」了我們!你可以譏笑它的無能,你可以揶揄教育界的軟弱,但也請你在嘻笑怒罵之後,好好嗟憫我們香港的下一代。

時代可以辜負我們,我們不可辜負這個時代。

 

原題為〈談簡化字之「便利」--教育局和梁烈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