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談補習

2015/10/11 — 19:11

香港有許多補習社的課程大多為應付公開考試,課程很受高中學生歡迎,坊間更充斥不少補習「天王」「天后」,所屬的補習社也會為為他們斥巨資宣傳。 (圖片來源:Ohconfucius @ wikipedia )

香港有許多補習社的課程大多為應付公開考試,課程很受高中學生歡迎,坊間更充斥不少補習「天王」「天后」,所屬的補習社也會為為他們斥巨資宣傳。 (圖片來源:Ohconfucius @ wikipedia )

【文:王崖】

補習的腐化力比我想像的大得多。

我以前會想,補習只是日校的輔助。僵化的學校教育制度令教師沒有空間專注在知識傳授上,而只為文山會海服務。而補習的出現,正正是填補學校壓榨了的教育「真空」。補習社有很多形式,有1 vs1 或1vs3-4 的小組形式補習,這類補習,不會用「保證奪星」、「年揾千萬」或「萬人選報」為宣傳,但需求反而其是愈大愈大。這是因為選這種有「小班教學」補習的家長或學生,很純粹地覺得,一班有成40 人,老師怎可能個別指導?他們不是為了奪A,只求孩子跟得上課程,不被大流拋棄就好。這正正折射了補習填補了香港大班教學難以處理的學習差異問題。老實說,也有不少花錢花時間讀了CERT EDU沒工做的「兄弟姊妹」,是在這種小型補習社延續他們的教師夢。

廣告

但,我也發現,補習強化了唯「成績是尚,搵錢是尚」的教育「實體」,而非僅僅填補真空。尤其是金融化了的補習真的很可怕。

八千五百萬元的收購,不說還以為是談已瘋了的英超球員買賣。將這個震驚教育界(財經界?)的消息和學生分享,當然有說CRAZY,但卻難掩一些驚喜的目光。放學後見到的老師原來如此有「成就」,知識原來有價。哲學家米高桑德爾(Michael Sandel)常說金錢進入了他不應進入的領域,就會衍生很多問題。高薪挖角、量化員工的賺錢能力,在商業世界其實「好閒」。但當金融手法及思維進入教育。那種腐化比我們想像中大得恐怖。最俯拾皆是的例子是,畢業班學生常常以補習界的修辭如「奪星名師」等稱讚學校科任老師,而更恐怖是,不少新一代的教師居然對這些讚許甘之如飴(或許那一代都是補習補到大的)。結果是連教師都認同「奪A」是好老師的標準了。

廣告

當一般學校都非常考試導向,操卷已成了「愛學生」的示範,誰都在「教考試」,其實補習社為何還能大行其道?補習已成了學生替自己加冕的儀式,找信心、人有我有。不過要找人加冕當然先要捧高加冕者,商家也樂於這樣做,什麼數神、屈機、通識博士、拆題王的稱號也好讓學生津津樂道。題目也不印在筆記要「門生」抄來抄去也只為了增加神秘感和優越感。現在說補習鼓吹考試導向也許太OUT,因為間間學校都考試導向 — 補習已成了俊男美女飲紅酒的樓盤廣告,晚晚補到半夜三更然後明天回日校的教育「劏房」睡覺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