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談談滋長一株「蔡若蓮」的一片淤泥污土!

2017/7/2 — 2:05

「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副主席、福建中學(小西灣)現任校長蔡若蓮女士(資料圖片)

「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副主席、福建中學(小西灣)現任校長蔡若蓮女士(資料圖片)

傳媒透露特區政府有意在教育局高層插上一株「蔡若蓮」,全城嘩然。 暫且不必猜測如此荒唐的決定來自林鄭月娥的擅作主張,抑或源自中央下旨施壓,筆者倒有興趣說說滋養長出「貌若蓮花」的左派教育界那一片泥濘!

先閒話幾句,周敦頤〈愛蓮說〉說的所謂「蓮之出淤泥而不染」,是植物生長現象:蓮花的根莖種植在池塘淤泥上,而蓮葉挺出水面,事實就是「蓮花在污泥中生長」。  「不染」不過是濂溪先生的個人偏好品味,鍾情蓮花,就等如陶淵明獨愛菊和劉禹錫賞識牡丹,都是文學的穿鑿和美化的附會。  更何況這一株「若蓮」即是「外形貌似蓮而非真正的蓮」,那麼「…濯清漣而不妖;中通外直,不曼不支;香遠益清…」不過假象虛言而已!  筆者以為,特區政府要安放一株「蔡若蓮」在教育局副局長職位上,更大的問題在於孕育出這麼一株「若蓮」出來的左派教育園地,其劣質土壤為患無窮。 

左派教育陣營的頭牌當然是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 (下稱「教聯會」),對撼的是泛民代表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 (下稱「教協會」)。  從歷史角度看,英治時代左派教育力量十分薄弱,只集中於少量的左派學校 (漢華、培僑、香島、勞校和福建等), 因為當時左派學校與主流教育體制分割,其師資、課程和運作上均脫離津助系統自立門戶為「愛國學校」,甚至不參加公開考試,政治上的影響力只局限於左派學校的小圈子,吳康民便是老派土共教育界代表人物。  

廣告

這樣的情況在九七後有所改變,左派學校漸漸被納入為資助教育體制內,得以鞏固和擴展,直資學校計劃正是其中的渠道。  可是一來是這班左派頭頭窩囊無能,二來由於左派的紅色形象在教育界中畢竟不得人心,教聯楊耀忠「志大才疏」,被力捧撼動教協的司徒華和張文光也終究「爛泥扶唔不上壁」,而且曾鈺成轉戰政界,往後的接棒人黃均瑜之流等人更「一蟹不如一蟹」,無足可觀。 舉例而言,教協會無論在會員人數、活動特色、評議教育政策和凝聚教師力量等均遠勝於教聯會;在議會中教育界功能議席的多次爭逐中,無論是傳統土共、偽專業力量,還是政治包裝的聯合陣線,仍然未能動搖教協會。

不過,事實上左派教育集團財雄勢大,近年來更依仗教育局的「親疏有別」傾斜策略,獲得大量資源,在聲勢上無疑逐漸壯大,可是筆者認為左派教育園圃栽植出來的恐怕盡是惡花毒草!  概括來說,香港左派教育現場上的泥濘污土有著下列的特質:

廣告

 (一)  以中央旨意為上的奴僕心態:左派教育界人士本質上缺乏獨立思考的能力,遑論具理性批判精神,等而下次的更是唯諾奉迎,只圖獲取內地官員賞識提拔,置維護香港教育特色和利益於不顧。  香港主事官員如此不敢逆麟冒犯中央指令的屈膝態度日益明顯,香港教育「被大陸化」的危機已逼近眉睫;  

(二) 以政治任務為重:左派教育界人士承襲中國共產黨「政治掛帥」的治國理念,便以「教育為政治服務」為重任,作為服膺於當權政府管治方式的政治手段,完全違反教育專業的本意,可是對外卻不斷倡言「教育非政治化」為遮羞布,掩飾其政治勾當。  當前中央已將主權和國家安全被威脅歸咎於「國民教育」的失誤,從左派教育集團著力推廣官方灌輸模式的「國民教育」便可見一斑;

(三) 以幹一番「革命事業」報效中央為職志:左派教育集團過去在香港政治上的「失當劣跡」一直令中央深感「恨鐵不成鋼」,備受不少內部整頓的壓力,早已「忿忿不平」的拉攏各方人馬,要在香港教育界領域上「當家作主」。 如今趁「一國兩制」面臨崩解,香港左派教育集團豈會不蠢蠢欲動冒出頭來呢?

這樣的一株「蔡若蓮」在污濁穢臭的左派教育現場被栽培多年,還能令人相信可以「潔身自愛,獨善其身」嗎?  這樣的一株「蔡若蓮」將要從左派教育集團的淤泥污土中提拔出來「安插」在教育局領導層,人們還能夠期望香港教育界可以保持乾淨清潔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