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談「人」「鬼」 說「鬼」「神」

2016/11/24 — 11:58

筆者日前寫罷有關梁頌恆和游蕙禎是「人」或「鬼」的一篇雜文 (《立場新聞》〈是「人」或「鬼」難區分,「傾家蕩產」有何能?〉) ,一位朋友傳來一張看來是「人」和「鬼」合體的「藏畫」,並補上一句「藏人的智慧」。(附圖)  筆者愚昧,對「藏畫」毫無認識,完全不曉得如何欣賞和解讀,只憑直覺觀之而有所感言,難免有穿鑿附會之嫌。

那幅「藏畫」是橫臥著的一隻惡鬼,通體青綠,凶目獠牙、面相猙獰嚇人,手指腳趾長出尖爪,可是身軀上卻又星棋羅布的畫出雲海崇山、河川林木、宮廷寺廟和庭台樓閣,正好是一片人間地土。 惡鬼身上是人間所在,難道就是寓意鬼域即世間,更進一步說明了人亦鬼鬼是人的合體!?

歷久以來,無論在道德倫理還是哲學論述,以至宗教信仰層面,人性和獸性的糾結、人性本善和人性本惡的辯正,以及行善之心和作惡之欲的爭持等等,都是人們不斷探索和爭辯的議題。 筆者以為,「人」或「鬼」的本性特質涉及基因資料,很難提出真憑實據的有效證明,算是戲言也罷,較具體的還是檢視那個人鬼合身的所作所為,以及因而引發的後遺影響。 那麼,如果是「人」而做出的盡是惡毒邪魔行徑,實與「鬼」無異;是「鬼」而良知未泯尚且保留幾分「人」性,也可另作別論。 為此,梁頌恆和游蕙禎到底是「人」或「鬼」也顯得沒有那麼重要,沒有必要揭示真身了。

廣告

從「人」「鬼」之說扯到「鬼」「神」之爭。 回想2012年農曆年初二時任鄉議局主席的劉皇發在車公廟求得第29籤中籤,籤文曰:「何為邪鬼可為神,神鬼如何兩不分,但管信邪修正後,何愁天地不知聞。」 其時正值特首選戰,唐英年和梁振英的「豬狼之爭」便順應籤意的解讀為「神鬼不分的正邪之戰」。 當年玄學家麥玲玲也指出籤文與特首選情確實有關,表示籤文首兩句指唐梁難分高下,港人不要輕信口頭承諾,後兩句暗示個別參選人推出似乎對香港有利的政綱,短期內有幫助,但是隨時帶來深遠壞影響云云。 她更聲稱「邪鬼易請難送,特首都係一樣」。 再者原來籤文另有解說:「家宅不和,占病不妙,自身不吉,出入不安,婚姻不合,求財不得,忠奸不分,顛善倒惡,愛出風頭,非改不可。」(註) 誰想到暗藏的玄機竟然其後一一呈露!

引證事隔四年多梁振英主政至今,真的是「邪鬼」當道,亂港禍港的惡行不絕。 「邪鬼」觸發社會民心撕裂的「家宅不和」、涉及貪瀆狡辯的「自身不吉」、釀成「一國兩制」契約毀棄的「婚姻不合」、縱容庸官掌權橫行的「忠奸不分」,以及妄用「語言偽術」欺瞞民眾的「顛善倒惡」等,恰恰應驗在籤文的預示之中。 特首選戰的成王敗寇不足道,唐英年是一名紈絝子弟,當然絕對不是「神」,倒像是沾上七情六慾的「人」,最終雖然栽在那隻「邪鬼」腳下,尤幸尚且保全著幾分人性。

廣告

香港淪落到如斯這樣的禮崩樂壞局面,「邪鬼」梁振英也因著攪作播弄的「港獨」和「釋法」風波而連任聲勢上漲,對港人來說實屬可悲和不幸。 誰會想到麥玲玲的一句「邪鬼易請難送,特首都係一樣」,竟然一語成讖!

 

(註) 《蘋果日報》25/1/2012港聞〈車公靈籤洩玄機‧特首選舉神鬼不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