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談「反送中」自殺:想哭、就哭吧?我們都這麼走過來了

2019/9/6 — 11:09

無意吹捧自殺。我只是想老老實實的,闡述為何會有港人因反送中自殺。

1. 是次運動的特點在於「無大台」。14 年雨傘革命、大家都經歷過「大台不代表我」的慘痛教訓。當「人人都可以是大台」時,「命運共同體」的感覺會比起「有大台帶住」強烈得多,人人的決定、真的可以隨時左右運動的轉向-如此下來,人民的對今次社運的投入度只會有增無減。投入度增、絕望度也隨之增加,面對這個冥頑不靈到極點的政府,每天沉溺在絕望、恐懼與可怕之中,真的心靈弱一點也隨時被打跨。

2. 是次運動的規模、貼身度、擴散度與絕望程度,相信是香港開埠以來最厲害的一次。我有時會打個比方,每星期的衝突場面/兩次港鐵「恐襲」,暴力血腥程度與三級片無異,更莫提親身在事件中的勇武與一大堆無辜受害者。讓人戰慄的是,三級片是假的、香港發生的是真的,兼且這些場面,都在市民熟悉不已的地方出現,例如港鐵站。大家都應聽過 PTSD(創傷後壓力症候群),而今次的情況,更是社會性地、以一個社會現象的狀態下發生。莫說是勇武、即使和理非如我,也有時氣憤到流淚,莫說是那些在示威現場的前線?

廣告

而,林鄭政府亦是自回歸以來,在道德層面而言數一數二的邪惡,這相信毫無爭議。政府冷漠、對待市民手法之暴淚讓人咋舌,是不折不扣的、持續性的肉體與心理虐待(有關論述詳見心理學家所撰文章《群體心理創傷的後遺?》。港人在持續性的虐待下存活過來,我真是要說一句很左膠的「俾 D 掌聲自己」。來到這個階段,我個人認為只有國際法庭才能處理這些國際戰犯(不論是港府官員還是警察),他們必須為自己所說的謊、所作的罪惡一一付上代價!!

3. 有關社會問題,林鄭起呢部分黎講是部分正確。香港本身就是個充滿壓抑的社會,層層積壓的社會問題多得數不清。政府長期偏聽、依賴建制,施政完全偏離民情、全力賣港之策層出不窮;衣食住行樣樣貴、工時又長、工資水平卻長年不見上升。青年人在香港,事實是真的看不見將來-這些狀態每天發生,何嘗不令人壓抑?今次運動,也同時表達了本身對政府的不滿,也放大了這些每天陷於泥沼般的壓抑,加上壓抑社會氣氛,一時想不開也不是難以理解。

廣告

4. 呢個林鄭仲做左一樣衰到無以復加的,就是她撕裂了香港無數個家庭。我非指全部 50-70 後都是藍絲,但事實是藍絲陣營的年紀佔多數是 50-70 後(的既得利益者)、而年輕的又大都是和理非甚至是「衝衝子」。家庭原本就是人最後亦是最強的後盾,家庭的撕裂毀了很多年輕人的最後防線-在我食完催淚彈、滿身臭汗瘀傷、疲累不堪的回家,看到的竟是自己房間的東西全被擲毀,為的就是要自己「不再上前線」(看過一位連登仔的分享)-我難以想像能如何過度這種悲傷。

5. 警隊形象的江河日下與白衣人事件,其實是細思極恐之事。法治本身有賴警察執法、當警察成為維穩機器、合法施以種種暴力,已經發展至突然上交通工具搜袋搜身,難不成我們已在軍政府統治嗎?白衣人事件則代表惡勢力與政府千絲萬縷的關係,更讓人不寒而慄。白色恐怖滲入社會,工作單位與學校都無一幸免,種種事件更要投訴無門,連獨立調查都不肯做-香港還待得住嗎?但明明我們都真的很愛香港呀...

***

9 月 4 日的一句「撤回」,我會形容為「階段性慘勝」—更精確地說,我們都沒有勝過什麼。那麼多的人命摧殘、是如何都賠不了的。但,在我們繼續抗爭之前,讓我們都了解一點—政府並不「無堅不摧」、他怕的(很明顯不是我們)是國際壓力、是 9 月 9 日美國復會、是 10 月 1 日國慶。現時文戰已開,港人需要向外國解釋得到「點解 withdraw the bill cannot satisfy Hongkongers」,以持續獲國際支持。

我講咁多野,無非想達到一個目的,就是我想話你知「我明、大家真係明」-因為大家都是這樣走過來。了解自己的絕望,會令你覺得沒那麼絕望。想哭、就哭吧;想罵、就罵吧;想為我們的「階段性慘勝」笑一下、就笑一下這麼多吧。

了解、接納當下自己的感受。

路仍然很長,但成功的秘訣就是堅持、堅持、再堅持...讓我們FF一下,在煲底之下、悽慘但勝利的笑容和擁抱。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