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請不要為了聖潔而袖手旁觀

2016/10/28 — 19:42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今天,我向天主教香港教區遞交了申請參與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天主教界別委員抽籤挑選過程的有關文件。

對於這過程,天主教教區採取一個「被動配合」取態。即只要一個香港永久居民能證明自己在生活上是仍與教會有關連的天主教徒,就會把這人放進抽籤過程。任何被抽中的人亦不會被教會承認為代表天主教香港教區。至於在不同社會問題上站在前線的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他們在昨天就天主教選委問題出了一份將會在今個週末刊登於《公教報》的聲明。有關聲明除了支持教區的「被動配合」立場外,亦反對天主教徒參與在抽籤過程中。

作為一名支持對民主有堅持的教友踴躍參與選委抽籤過程的信徒,我尊重正委會的立場,亦十分諒解這套思維邏輯。不過,就有關聲明對支持參與人士的意見的一些攻擊,小弟有有以下的回應。小弟絕無不敬之意,只是想評一評道理,給教友們多一個思考角度。

廣告

*   *   *

聲明:「爭取全面普選,不希罕特權 ⋯⋯ 人人生而平等,我們不希罕由建制賦予教會的『特權』,香港人多年來堅持和爭取的,是一人一票的平等普選。宗教界不是任何的利益團體,不應該享有任何超越港人的特權。」

廣告

回應:無可否認,特權是不義的,不應稀罕。但有些特權,你反對其不義而不稀罕,不表示它就會突然不存在。它存在,就自然會有人去爭取,義人不去爭取,邪惡的勢力就會霸佔所有特權。這就是一個更公義的結果嗎?難道耶穌看見耶路撒冷聖殿內罪惡滿盈的特權利益集團時,就其實應該選擇不稀罕、不進入這個很腐敗的聖殿,而不是應該像他最終那樣選擇、進入聖殿與聖殿內的「大耳窿」作對?

*   *   *

聲明:「教區以『被動配合』的方式參與選委會,是從形式上杯葛不公義的政治制度。而所有參與天主教界別的選委會成員,只是代表其個人,絕對不是代表教會,參選者只是交由選舉主任抽籤,沒有經過任何選舉,諮詢,提名的程序,根本毫無代表性可言,因此,根本沒有教友『被代表』。」

回應:對,任何被抽中的「天主教界」選委都不代表教會或教友。但無論大家怎樣稱呼這些選委或他們有或沒有什麼代表性,那十席在今屆都會存在。就此,我重複我對上一個回應。

*   *   *

聲明:「參與等於認同,等於放棄抗爭 ⋯⋯ 有人說為了改變不公義的制度,只好進入這制度,從而改變之。但我們認為既然知道制度的不公義,就應該堅持拒絕參與,拒絕同流合污,參與等於默許及認同選委會的存在!參與選委會選舉,不但無助改變不公義的政治制度,反而會強化選委會的存在價值,令我們喪失改革的動力和理據。要反對現不公義的選舉,我們可以用集體的抗議方式,如參與社會上非暴力的和平抗爭,或者透過社交媒體表達訴求。我們的宗教信仰,是讓我們追隨上主的步伐,捍衛公義,向權貴說不,而並非貪婪政治特權,並為建制所利用。」

回應:首先,參與絕對不等於認同、等於放棄抗爭。譬如說,如果民主派因為功能組別的不公而拒絕參與而導致建制派有更多議席,偽政改早就被立法會通過了。民主派功能組別議員亦不會普遍地被說他們是認同了功能組別!再者,難道去道友多的地去傳福音就是認同吸毒?

第二,袖手旁觀,明知有些有機會爭取到的議席存在都因為怕「同流合污」而把這些議席拱手相讓給不義之士、好讓他們禍害人間,這在後果層面上不是更「同流合污」嗎?耶穌派門徒傳福音時都是明知要他們進入豺狼圈子中的,他從未對門徒說「為免你們不要與豺狼同流合污,你們都是不要出去了。」這態度與在耶穌引述的「塔冷通」比喻內那位手拿一個錢幣、但就寧願把其埋在地下都不願拿其為主人做事的那位僕人有何分別?
第三,誰說抗爭只能在公權架構外做?抗爭手段不是單一化的,否則我們就不會見到有傘運領袖與參與者參選議會吧。只要我們堅守非暴力原則、堅守對民主政制最終目標的堅持,為何我們要把自己的手綑綁,不把抗爭戰線拉長?

*   *   *

聲明:「佔領運動,是源於該年8月31日人大常委會為扼殺香港市民普選行政長官及普選立法會所作的決定!人大《831決定》將選舉委員會改為提名委員會,但委員人數及組成不變,即仍限制只有1200人及由小圈子選舉產生。為了要求人大撤回《831決定》而引發佔領運動,波瀾壯闊,港人的付出和參與,令國際社會動容。今天,我們若反其道參與1200人的選舉委員會選舉,就是自打嘴巴,忘記初衷。」

回應:參與選委會過程,就正正是因為我們沒有忘記傘運的初衷!大家那麼辛苦在街上幾個月是為了什麼?就是為了民主政制!參與選委會過程,就正因為我們醒覺了。像保祿宗徒一樣,我們已上了不能再回頭的「大馬士革」路上,知道如果我們要爭取民主,就要無孔不入地去向前走,去到哪裏就用哪裏的遊戲規則爭取。

正如保祿宗徒說,「對猶太人,我就成為猶太人,為贏得猶太人;對於在法律下的人,我雖不在法律下,仍成為在法律下的人,為贏得那在法律下的人;對那些法律以外的人,我就成為法律以外的人,為贏得那些法律以外的人;其實,我並不在天主的法律以外,而是在基督的法律之下。對軟弱的人,我就成為軟弱的,為贏得那軟弱的人;對一切人,我就成為一切,為的是總要救些人。我所行的一切,都是為了福音,為能與人共沾福音的恩許。」我們爭取民主,亦需要保祿這一份智慧,不應只靠一套模式。

*   *   *

聲明:「令我們喪失尊嚴的『寸土必爭』」

回應:我不明白為何寸土必爭會令大家喪失尊嚴。寸土必爭,就是向全世界說,我們相信我們的訴求是在彰顯真理,我們正是因為如此才會把民主訴求帶去社會每一個角落。這不但不是喪失尊嚴,這其實是在彰顯一股打不死、永不放棄的尊嚴!難道作為一名當時還被視為猶太經師的耶穌在安息日醫病就是有失經師應有的尊嚴?如果我們是以這種思維看世界、只願做感覺上是「聖潔」但實際上是讓邪惡更勝一籌的事,我們又與當時批評耶穌在安息日這樣做有失身分的經師有何分別?

*   *   *
我與很多今次願意「拋個身」出來參與所謂天主教界選委抽籤的教友都不是天真的。我們知道這個制度很爛,我們亦知道就算入到去都未必改變到什麼。但就算最終入到去選委會都改變不到什麼,我們都願意要在這個邪惡制度內掙扎、抗爭,與不願參與選委會過程的義士裏應外合;這理應只是一個各人謹守不同崗位的問題。但我們更明白的就是,如果所有對民主、公義有堅持的信徒都因為要保持個人聖潔而袖手旁觀、不願參與選委會抽籤,得益的只會是一群因我們棄權而能進入選委會的不義之士。

所以,我再一次呼籲,如果你是天主教徒、如果你對民主有堅持、如果你不計較自己的所謂「聖潔」,請踴躍參與天主教界的選委會抽籤過程,給非建制力量多一把聲音。

* 註:以上只代表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他所屬律師行或團體。

 

任建峰
執業律師
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