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請不要用一秒的截圖,去貶損別人的付出

2016/3/12 — 12:26

【文 / 圖:朝雲】

請不要用一秒的截圖,去貶損別人的付出。

***

廣告

仆街的我,表決後才趕到立會,是我不對。人在外頭沒看直播,回家才震撼地感受到,公憤比自己更憤怒。

更震驚於溫和的朋友,也在狠批泛民無為;更灰心於雙方的罵戰,在失敗後尤其熾熱。

廣告

回顧直播,只論表決之際,儘管范國威與楊岳橋想更進取,但沒有其他議員奧援--我很同意,所有泛民議員都應更有作為,都要反省失敗。

但更祈請雙方,不要用一秒的截圖,去貶損別人的付出。

其實大家都清楚全程。判斷的落差,是來自嫌隙。

***

我不認同的,是有少數人不食花生,敢於行動,依然遭譏刺奚落,如表演,做樣,博拉。

現場群眾,頂多只有三百之數。三百人中,只有十丁友,敢帶頭去衝。

無分左膠本土,相信有抗爭經驗的朋友,體驗過十丁友衝是什麼回事:沒有人數作後盾和遮掩,敵我懸殊尚在其次,心理才是最大的壓力,沒有誰可以跟風,帶頭的就是自己,全憑一己勇氣。

到頭來七老八十的婆婆也在行伍中。去到梯間,已經是現實的極限。

若質疑行動太遲,究其原委,正正因為群眾的基數太少,敢於行動的人更少,少到大家根本沒有行動的打算(一定失敗,會被人罵造樣子,結果的確如此)。到最後才有十丁友,嬲到不作考慮,不計後果行動。

台灣媒體誤以太陽花相比,大家不免失笑。我們不想讓台灣專美,但各方沒有任何信任,只有憎恨。見到另一方有份,都不欲襄助,多選擇置身事外,獨善其身,結果各方都乏人。

若場外有五千人,兩萬人,有五百人願意「做樣」,「表演」,興許港版的太陽花可望誕生,但我們遙不可及。

為什麼我們不可以身體力行,貫徹自己的信念,而不互相貶損?

「筆者希望,即使不同派系持不同信念,都可秉持自己的原則,互相馳援,而不用互相批判。不同的信念從來不是問題--只要您能過來。」

https://www.facebook.com/100003868649005/videos/vb.100003868649005/646793815459567/?type=2&theater

冷冷清清,尚待尋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