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請不要跳 step 可以嗎?

2015/12/24 — 14:32

資料圖片:林鄭月娥,退休保障記者會

資料圖片:林鄭月娥,退休保障記者會

政府推出全民退保的諮詢,一時全城熱話。這樣一個富爭議性的議題有支持有反對其實非常正常,只要大家把觀點和論據都說清楚,把相關數據鋪陳出來,自然能夠令問題愈來愈聚焦和清晰,知道應該怎樣討論下去,尋求共識。

我不介意有人支持周永新教授或全民退保聯席的方案。支持不是問題,但我見到的,卻是很多支持者對反對者的批評,往往牽涉跳躍推論(簡稱「跳 step」)。有見及此,我想有些問題請教一下支持這兩個方案及/或其他全民退保方案的朋友:

廣告

1. 為什麼反對學者方案就等於支持政府方案?全世界只能選擇向左走或向右走?沒有第三條路?

2. 反對將千億倒落海的大白象工程就等於要支持學者方案?現在公共財政只剩下這兩個項目了嗎?

廣告

3. 為什麼反對全民退保就等於反對供養父母?我可以供養我的父母,但不一定要供養別人的父母。

4. 因為強積金制度千瘡百孔,因為基金經理從中取利,所以就要支持將本來應該是我薪酬的一部分的強積金共產?即是因為不要讓基金經理打劫我,我就要給政府或嬰兒潮打劫?這是什麼道理?

5. 為什麼反對現在 We pay in as they pay out 方式的全民退保,反對新移民也可以立即「提款」,反對一班當年反對退保,享盡低稅率「著數」的嬰兒潮如今打他們口中的廢青的主意,就等於反對所有形式的全民退保?彭定康當年供款十年和居留十年的方案不是全民退保嗎?那是一種 We pay in as they pay out 和讓新移民和嬰兒潮提光我們供款的方案嗎?

6. 因為要同情那個在街邊拾紙皮的婆婆,所以就要支持有供款形式兼 We pay in as they pay out 的制度?話時話,為什麼會有這些在街邊拾紙皮的婆婆呢?不就是因為嬰兒潮當年大大聲反對加稅,反對更好的福利制度,令他們的父母那一代(即今天我們見到在街邊拾紙皮的婆婆那一代)不能「老有所養」嗎?,現在到他們徐徐老去,就來打早就為上車和撫養下一代辛苦不堪的年輕一代的主意?

7. 為什麼因為同情長者「老有所養」,支持某種形式的全民退保,就必然代表要有市民供款的成分?為什麼不可以是政府注資和加利得稅去支付?利得稅一定只可以加 1.9% 嗎?2.9% 不可以嗎?或好像阮穎嫻早前提出的透過物業稅去支付?

8. 好,假設一定要有市民供款的部分,為什麼一定要用「部分強積金」這種變相累退稅(感謝林忌和孔誥峰教授指出)的形式?你們不知道對月薪三萬以上的人他們每月的實質供款都是一樣(所以百分比必然隨月薪上升而不斷向下跌)的嗎?

9. 為什麼反對有市民供款的成分的全民退保就等於反對所有的福利和社會保障呢?我聽到有人說「可能遲點這些人連免費教育和公共醫療都會反對」。說這些話的人有想過不同的福利背後的不同理念和牽涉的資源運用嗎?我們可以將所有的問題都提升到一個如此空泛的高度 (level of abstraction) 去討論嗎?對我來說這就像是說「一切都是人和人之間的金錢糾葛而已:這些人竟然反對人和人之間有任何金錢糾葛,他們是想住在荒島嗎?」一樣荒謬。

10. 當然幾十年後人類連是否移民火星也是未知之數,但到底是「可預見地會乾塘」,還是「可預見地可以持續下去」,畢竟還是有根本性的分別。現在不同方案都是「可預見地會乾塘」,差著誰早誰遲的問題。在這個情況可以一句「至於 2064 年之後?到時人類移民火星啦,點答你呀。」推搪過去嗎?若現在樂觀地計算都計不到一個可以持續下去的方案,我們可以有信心執行時真的可行嗎?(也別提財政預算這回事,通常都是過於樂觀,因為總有不可預見的問題會發生-一隻隻大白象就是例子)。

何況現在其中一個問題就是今天開始供款的年輕人到他們退休時怎辦。那不正是四五十年後的事嗎?有人覺得遙遠到人類未知是否會移民火星,但其實正是問題的核心。

我真的想聲大夾惡說反對學者方案的人都是「廢青」和沒有同理心的人出來說兩句。

坦白說,這些只是一般的討論質素:嚴謹的推論,精確的觀點。連基本討論的質素都沒有,你怎樣守護你的立場呢?

你要支持學者方案,沒問題,但請用道理來說服我:不是透過模糊焦點,不是透過空泛化問題,討論一些毫不著地的「理論層面」問題。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