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請你不要把自己與猶太人相比

2017/2/24 — 17:25

「受害人化成灰燼, 然而髮氈、鞋、物品猶在,看了只覺難言、實太難以想像背後的有多少分離的故事,痛苦。」

「受害人化成灰燼, 然而髮氈、鞋、物品猶在,看了只覺難言、實太難以想像背後的有多少分離的故事,痛苦。」

【文:愛染】

二月到過奧斯威辛集中營, 欲寫下感想,本覺得有很多戰爭事實,只要一個人稍有接觸歷史,都應該有一定認識,可免贅,豈料今天報章頭條看到有人衝出來說 :「自己返工有如第二次世界大戰中,被納粹德軍迫害的猶太人。」

廣告

一直以為陳玉娥,蔣麗芸等人已經把無知及無恥發揮得淋漓盡致, 豈料一山還有一山高。有人會話個別言論,應一笑置之,然而最難令人相信是台下響應大叫「 係」的人。

Facts:二次大戰有600萬猶太人死亡,單是奧斯威辛集中營已有110萬人死亡,當中九成是猶太人。想像一下, 此數字等於八成半的香港人都死了,他們並非死於戰爭, 而是死於由手執政權政府策劃的屠殺行動, 被殺的人往往不知自已將被處決。導覽說,奧斯威辛集中營幾年之間, 估計只有800多人嘗試逃脫,已知的只有300多人成功。其他百多萬人, 大部分受害人被送往毒氣室,少部分被強迫勞動及進行人體實驗。有兒童及婦女被當作白老鼠, 進行例如把雙胞胎縫紉在一起等變態人體實驗。

廣告

到集中營當日約零下十度, 雙腿早已凍僵,但導覽說,當時的受害人只穿一件薄衣,在零下四十度的戶外不斷工作。仔細看死亡牆上的受害人照片(早期進營的受害人尚會進行登記, 拍照, 紀錄進營及死亡時間), 大多捱不到兩三個月。受害人化成灰燼, 然而髮氈、鞋、物品猶在,看了只覺難言、實太難以想像背後的有多少分離的故事,痛苦。

前往集中營之前, 看了相關電影,文學,Wikipedia ,YouTube 當年的民宣演講等,響起很多問號及反思:

1.為什麼納粹要選擇此方式屠殺猶太人?
2.為什麼猶太人有如待宰羔羊, 甚至連較有組織的反抗行動都看不到?
3.當時的德國民眾究竟對屠殺計劃是否支持? 

對於第一個問題,為什麼納粹要大費周章地建立集中營, 不索性扔幾個炸彈? 或者派軍隊掃射, 毒殺猶太人? 

所有問題均指向一個答案: 這是一個可以持續地屠殺最多猶太人的方法。

只有一條最高指導原則: 要殺最多的猶太人。

以上系統是可以最不動聲色、惹來最低反抗、可持續地清洗最多的猶太人的系統, 甚至連屍體瘟疫等問題都處理好,就這條指導原則來說,可以說沒有更冷靜,更完美的計劃。如果說理性的廣義是根據一致原則, 運用推理能力,得出合理結論, 這可以說是一個運用最高理性的殺人計劃,一個沒有道德價值支撐原則的殺人計劃。
相比在其他負面文化遺產看過的血腥畫面,殘暴折磨及虐待的烙印,奧斯威辛更多的有沈重及難以置信數字,上網查看,很多人說去過奧斯威辛以後的感覺是無言,或者每人都應該去看一看。

至於第二個問題,去過以後, 亦有一個較明確的答案: 納粹的「最終解決方案」, 是相當精心高明、有秩序的騙局, 受害猶太人對自己的下場毫不知情,根本無誘因/難以組織大規模反抗行動。 納粹的欺騙手段包括聲稱集中營是再安置方案(resettlement ) ,導覽說, 有些猶太人甚至要付錢購買前往集中營的車票, 集中營門口尚可見以德文寫的標語「勞動帶來自由」 , 可見納粹德軍目的只有一個:完美地、 有系統得似現代物流系統般送受害人進入毒氣室, 清理屍體。

荒謬至此, 但為什麼沒有人阻止? 

有歷史學家認為當時的德國人根本對屠殺計劃並不知情( 眾說紛紜)。

不過整個屠殺之所以能夠成事,與其說是由於領導者那極端邪惡目,我想更多是由於當時德國民眾的無知及不思考,面對邪惡,有人推波助瀾,有人視若無睹:這正是Hannah Arendt 提出的平庸的邪惡( Banality of Evil )的概念:因社會大眾的不思考、不判斷而盲從權威或制度所犯下之邪惡,最後把集體推向瘋狂。

不是很像現在的香港嗎?

且不談831、、不談佔中等政治議題, 只是簡單的「警察不應打手無寸鐵市民」、「知法犯法者罪加一等」如此直觀之是非黑白, 亦有人不同意。

你絕對可以不同意量刑理據而上訴, 但絕不可以「先撩者賤」「平日受氣」等理據合理化濫用私刑行為。

最後, 納粹大屠殺牽涉種族、死亡、戰爭等極嚴肅議題。在走進毒氣室、焚化場和Death Block 11之 前, 有個告示牌,內容大意是, 「你將進入一個有無數人被折磨及殺害的地方,請保持嚴肅及安靜, 以示對死者尊重。」

無關身份,而是對死者及歷史的尊重。

一句總結:「若要人不知,唔好太低B。」

 

 

作者自我簡介:潻黑中的螢火蟲

原題為〈請你不要把自己與猶太人相比〉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