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歸現實政治:如何不越「一國兩制」和《基本法》下抗爭?

2019/7/24 — 13:30

7.21中聯辦

7.21中聯辦

【文:無言】

特朗普被問到對香港反修例抗爭看法時,說:「他(習近平)允許(示威)持續很長時間,而且你知道,示威一直相對非暴力。我不認為中國阻止他們(示威),中方如果有意,可以阻止。而我認為......我不太牽涉其中,但我認為中國習主席行事負責任、非常負責任。希望他會做正確的事。」

這段話有兩重意思:

廣告

(1)對中共至今仍保持克制,未有出動解放軍鎮壓,毀壞「一國兩制」表示肯定。習近平可採取強硬手段而未有採取,尤其反映他行事「非常負責任」。

(2)中共對港人抗爭的應對策略方向未明,仍存有變數,「希望他會做正確的事」指希望習近平貫徹現在的方向,不強硬也不軟弱的解決香港困局。

廣告

假如特朗普的話代表美方立場,美國是傾向維護五星旗下的「一國兩制」,此乃美國的底線。任何反對中共及其傀儡政權的舉措,甚至大張旗鼓搞「港獨」,美國基本上不會支持。同樣道理,中共明目張膽粗暴地摧毀「一國兩制」,美國亦不會首肯。

不過,中共暗地裡利用「白螞蟻政策」鑽空「兩制」實質,使「一國兩制」徒具樣相,美國會否出手?

觀乎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對元朗恐襲的反應:「促請各方保持克制及停止暴力」、「有犯罪組織在香港元朗襲擊市民和記者的情況令人不安,近日香港自主被持續侵蝕,令其長久建立、在國際上的獨特地位岌岌可危。」

第一,抗爭者沒有使用暴力,純屬自衛還擊,既無使用暴力,何來克制?第二,不是「有犯罪組織」那麼簡單,這些犯罪組織是和中共港共有密切關係的,警察會默許他們毆打市民,這不可能只「令人不安」,太輕描淡寫了。

美方的反應,透露其對中共背地裡蠶食香港的實況懵然不知,對香港現狀的估計過份樂觀,此一態度下,要主動給予香港抗爭者實質的支援(如經濟軍事援助),可說是不可能,極其量只會作出道義聲援、口頭譴責。

至於英國,中東和國際發展國務大臣莫里森在下議院譴責元朗暴力事件,稱事件「令人震驚及不能接受」,驟眼看較美國回應得好些。可是,汲汲於強調「和平守法的方式」、對林鄭責成警方全面調查事件仍表示歡迎,此完全是「離地」!掌握不到中共 - 港共 - 警隊 - 社團沆瀣一氣!

「重申英國政府堅定不移支持《中英聯合聲明》中,保障香港的權利和自由」云云,恐怕只是外交辭令,道義聲援,實際給予 BNO 持有人居英權和在英工作權,始終遙遙無期。

合而觀之,英國跟美國的立場沒有兩樣,都是致力維持現狀,即中共在香港繼續實施「一國兩制」和《基本法》。兩國所犯的錯誤也是相同,俱看不見中共暗中使出種種橫手,對香港形勢之惡劣缺乏真切把握! 

抗爭者與其靠英、美替香港破局,不如靠自己。

解放軍陸軍第 74 集團軍日前在廣東湛江進行突發反恐演習,美聯社引述軍事評論員、解放軍退役上校岳剛指,演習反映軍方在有需要時可調派部隊到香港。

然而,《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表示,除非出現三種情況,否則中共不必動強力干預,包括:

a. 出現對愛國力量的大清洗,導致他們要逃離到內地;

b. 嚴重政治動盪出現人道災難,例如不同派系相互大規模仇殺,令城巿陷入完全無政府狀態;

c. 極端分子武裝暴亂打敗香港警察,並建立政權。

胡錫進的言論能否代表中共高層的意見,不得而知。但至低限度,黨內並非鷹派獨大,一部分人士是不贊成動用解放軍處理香港問題。

林和立的講法或許較貼近實情:中共不會用解放軍解決香港目前的問題,只是中聯辦受到圍堵衝擊,觸動其神經,國徽被損壞又是一件丟臉的事,遂借湛江反恐演習,對部分香港人作出威嚇或警示。

十九世紀普魯士「鐵血宰相」俾斯麥提出「現實政治」(Realpolitik),為政者不應受到自身的感情、道德倫理觀、理想、甚至意識形態左右,一切都以現實利益作為從事內政外交的最高考量。香港獨立、反中解殖是令人嚮往的理想,是香港人應該追求的,但政治亦要顧及現實層面,「如何在不越出『一國兩制』和《基本法》下進行抗爭,以爭取最大的政治權益,最大的生存空間?」是每位抗爭者乃至每位香港人都必須思考的問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