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請大家想想辦法 不要讓香港陪林鄭衝下懸崖

2019/10/7 — 10:13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必須老實說,現在運動的複雜性已經超出了我的認知框架。自問幾乎每時每刻的都在盡力閱讀、理解、聆聽、思考,還是對很多問題表示無解、焦慮、不安。

第一,香港接近戰爭狀態了嗎?我們應該宣稱這是戰爭(內戰)嗎?作這樣的宣稱會帶來什麼實質政治後果?不宣稱,又怎樣理解現在互相武鬥的情況?

第二,如何解決「人民鬥人民」的惡性循環?「私了」或勇武反抗無疑保護了黃絲或示威者,避免被黑社會報復,但亦有愈來愈多非黑社會背景的藍絲受到鼓動,對黃絲產生強烈的仇恨,自行帶刀斬人或駕車撞人。部分黃絲勇武亦變得愈來愈極端和情緒化。如何可以減少這類情況發生?「私了」無須講限度嗎,還是不死人是底線,其餘皆可?

廣告

第三,怎樣理解破壞特定商店和公共設施?我的理解是示威者破壞這些店鋪設施,是因為它們賣港求榮與極權同流合污,必須懲罰它們,並提升它們的撐警撐政府成本。但這種懲罰合乎比例原則,甚至與五大訴求相關嗎?這種懲罰權又源自什麼,是因為現在進入無政府狀態或戰爭狀態嗎,所以公權力的懲罰權歸還給人民嗎?那是否視司法懲罰權甚至整個司法系統已失效?這種懲罰會否高風險低收益,甚至可能增加運動的失敗率,包括減少外國政府的支持、減少和理非的支持或直接落場參與?還是它將如示威者所預期,可真正有效令運動走向成功?

第四,林鄭稱有不少商會支持引緊急法立蒙面法,究竟這些商會有多少,是否佔香港商會大多數?究竟這些商會是否真的知道現在香港的民情,再推緊急法只會激發更大的衝突和反抗?商人一般都係極度自利,難道他們真的不怕香港將會陷入一發不可收拾的危機,影響到他們的營商?還是他們錯判形勢,上錯林鄭條賊船?還是他們已經決定準備好經歷一段時間鎮痛,有中共大水喉補水射住?如果示威者發放一個信息是商會倒戈轉向要求林鄭下台暴力就會停止,成功的可能性又有多大?

廣告

第五,我的預見是,不論運動贏輸,政府是否讓步,香港看來必須都要經歷一次劇痛。而且這次劇痛可能極端到沒有多少人預料過,準備好。社會上仍然有很多人仍未意識得到今次事件繼續發酵下去的嚴峻性。我預想最嚴重的可能情況,即使軍隊不入境,全面斷網、大清肅、經濟大蕭條也許是走不掉。我不想看到香港走入這死胡同,但沒有任何解方。

我很少直接批評一個政治人物的個人品格,因為我傾向視所有從政者都是自利主義者和機會主義者。我傾向於從利益和博弈分析理解他們的行為;但香港走到這步,我必須說,林鄭不是極離地真心膠,就是真正的獨裁者。從她過往的言論和行為模式,她應該真心視大部分香港人的性命及福祉是no stake,只要不影響她的利益,死了也沒什麼所謂,只是礙於很多現實因素,她還不敢做到最盡,還不敢肆意開槍鎮壓殺人。

網絡常傳一張諷刺圖,指共產黨用解決人來解決問題。林鄭真的是一個共產黨。這種人不會退讓,她只會用盡辦法清掉阻礙她的人。當她宣布引緊急法那刻,我真的是極為震驚,這四個月來第一次字面意義上的震驚。我沒預料到她真會走這步。而當她走到這步,可預料她將會不惜攬炒,甚至死人,也要用她的方法去平息今場運動。

香港已進入近五十年最為嚴峻的時期。我希望不論是和理非、勇武、商人、藍絲、官員、警察,都必須冷靜下來想一想,是否真要把香港推向死局,尤其是有權有勢者,你們有或多或少的影響力去拉停這隻脫韁的野馬,不使香港陪同林鄭衝向懸崖。

我不確定還剩多少時間給我們懸崖立馬,只是緩和現時形勢如今也變得極為困難,但可肯定的是機會不多了。這是最艱難的時代,每個香港人都必須作最艱難的決定,這個決定將真正切實影響香港歷史的軌跡,七百多萬香港人的命運。非常沉重。我現在只祈求我們選對了。

作者 Facebook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