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請容許大學校園討論「港獨」

2017/9/18 — 17:17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文:Ka Kin Chan】

思想自由,是世界大學的通例。 — 蔡元培

近日, 社會上出現一種聲音, 要求香港的大學校園內, 不準討論「香港獨立」的問題。本地十間大學的校長亦聯署聲明, 表明「反對香港獨立」。但校長們沒有說明的是, 「香港獨立」是不是可以作為一個議題, 在校園內作學術研究, 或者提出討論。本文是本人作為一個成績平平的普通大學畢業生的意見。

廣告

首先, 大學教育, 是一個讓學生「反思」、「辯論」,從而了解事物的過程。大學提供的, 是獨立思考的方法, 讓學生進行上述的「反思」和「辯論」。畢竟, 大學教育較中學教育進步的地方, 就是學生不再單方面地「吸收」知識, 而是透過反思辯論, 把知識原理貫通、內化為自己見地, 使受用終身。他們要掌握複雜的議題、為自己的意見辯護, 從而再三思考自己的意見, 是否正確, 是否合理。

而以上的過程, 最重要的一環, 就是讓大學生明白, 一些表面看來非常顯淺、直截了當的現象和道理, 背後亦藏有深刻的文化、歷史和環境上的意義。這些意義需要分析、解讀。他們會了解到, 社會上、人生中很多決定並非只有簡單的「對」和「錯」、「黑」和「白」, 而是有著一個多元的結構。所以被廣泛接受的、權威性的說法, 未必一定完全是對, 被廣泛批評的、被全社會批鬥的, 也不一定是錯。良好的大學教育, 會引導學生找出自己的答案。

廣告

要達致上述的良好教育, 必須容許, 以及鼓勵學生做一件事: 發問。發問不一定是針對他人, 發問往往使人反思自己的立場、假設是否合理。而容許發問, 就需要一個自由的環境和氣氛, 大家互相交流意見, 發問各種問題, 挑戰別人的立場。這就會造成差異。就是差異, 才令大學生的思考有多元性。如果不容許發問, 那以上所有的事情都無從談起。

當然, 由古今中外的歷史教訓中, 可以得知, 自由發問、自由討論的空間, 是常常受到威脅的。作為社會上的當權者, 經常會認為, 自由任意的發表意見, 是對權力、效率的削弱。對這一點, 我們亦能夠理解。但人類歷史更大的教訓是, 欠缺自由討論空間的話, 會嚴重減低社會的資訊值(Information value)和創意, 長遠來說, 會比前者更拖累社會的發展。這「因快得慢」的道理, 在「李科森主義」當道的前蘇聯、在「麥卡錫主義」年代的美國, 都曾經發生。

最近發生在大學校園的風波, 正好是一個機會, 讓我們去反思, 甚麼是我們想要的大學教育。我們希望大學生敢發問、敢思考,還是希望他們唯唯諾諾, 人云亦云?

無可否認, 討論「港獨」, 是一個令很多人都不舒服的話題, 因為這和很多人的民族感情有矛盾, 又是中國政府的禁忌。但真理越辯越明, 辯論的時候, 有時我們會衝擊到別人的信念, 自己的信念亦可能會受到衝擊, 這過程是不愉快的。然而, 我們都知道,要進步, 就要離開自己的舒適地帶。

我認為, 「港獨派」應整理論述, 提出香港應該獨立的理由, 和構建可行的「建國方略」, 爭取市民支持, 而不是單單靠掛出橫額。而「反港獨派」亦應做類似的事, 提出解決中港矛盾的辦法, 宣稱要「殺無赦」並沒有用處。雙方應停止謾罵和人身攻擊。野蠻的行為只是情緒發洩, 又或者是別有用心, 對香港社會毫無好處。

更重要的是, 香港的大學校長, 必須正面回應一個問題: 大學校園內, 「港獨」作為學術或討論議題, 是否容許? 香港的大學, 向以世界級大學為目標, 是否有世界級大學的學術自由? 以小弟之見, 若無此雅量, 則此等抱負, 亦可以休矣。

 

* 本文是受芝加哥大學校長Robert. J. Zimmer 文章 'Free Speech Is the Basis of a True Education' 一文啟發而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