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請對荒謬習以為常

2018/10/13 — 17:50

【文:袁健恩】

很多人會說「請不要對荒謬習以為常」。然而,不習慣又能怎樣?口裏說不習以為常,荒謬便不是常態嗎?明明荒謬就是香港的常態又如何可以不習慣。否定事實只是「哀傷五階段」的第一段。

反之我們更應接受這種荒謬便是香港的常態。2016年立法會選舉,陳浩天、梁天琦等五人先後被DQ,正因為我們當時沒有意識到DQ是常態,天真地以為入了閘就「一天都光哂」,以為「可以玩嘢又唔洗成本」,背負著眾人希望的幾位新生代議員以為「坐定粒六」,結果稍一不慎便落得今天的下場,正是因為我們還沒習慣被DQ。

廣告

這不是怪責他們,而是我們每一個人都有責任的,因為這些天真的想法,一直都存在在我們各人心底,我們一直以為香港是個法治社會,以為香港是個講道理的地方,以為香港還有部份民主自由,以為我們有一國兩制。但事實是我們一直否認香港正是個徹頭徹尾的極權社會。

極權社會的常態,便是選舉有篩選、抗爭代價重。

廣告

從政者必須習慣DQ是香港政治之日常,習慣如履薄冰,才會步步為營,不作無意義的政治表演,以實際行動取代口號。認清DQ是每天都可能發生,準確衡量成本代價,才再關鍵時刻出擊。但同時也要明白「泛民能活著,足證國家包容」,能入閘只因政權不把你當作一回事,不要誤導市民甚麼「有險可守」。更不要再異想天開期待任何「大和解」。也不用去猜測政府紅線設在哪,DQ從不是因「獨立」或是「自決」,一切只是當權的喜惡而已。

而我們也必須習慣DQ是香港政治之日常,要明白入閘參選只是卧薪嘗膽,跪低加入建制的狹縫中為派系賺一點花費,為市民多問幾句資料而已,議會只是一個有輸冇贏的地方,香港需要的不是「投名狀」。

要習慣DQ是香港政治之日常,才會真正了解到民主運動不是選舉,不是風雲雷動,不是用選票摑政府幾多巴。不要奢望甚望議席過半、守住議會;不要幻想甚麼民主500+、成為關鍵小數。因為當民主派有望過半時,政權只會把你DQDQ再DQ。不要幼稚地以為投了票,就是推動了民主進程。

否定、憤怒、討價還價、抑鬱、接受。

否定香港是個有篩選的極權社會;網上畀嬲、一次半次遊行集會倒是不難,短暫的憤怒總會有;試圖尋找當權者的紅線,一再討價還價是無助改變現況;無力只是抑鬱的表現吧。

請對荒謬習以為常,習慣生活在荒謬的重力中,習慣了這份重,我們才能堅毅地走下去。

否定只是「哀傷五階段」的第一層,要踏碎無力感,我們應衝破哀傷、接受這荒謬的常態,才能真正迎難而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