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請檢控前特首與前警隊一哥

2018/11/20 — 11:07

梁振英、曾偉雄

梁振英、曾偉雄

佔中三子和另外6人被控以「煽惑他人」或「煽惑他人煽惑」非法阻礙行車道,三子亦被加控一項「串謀作出公眾妨擾」罪。控罪實在是匪夷所思,究竟誰在煽惑誰?誰被煽惑?沒有控告被煽惑的人,哪有煽惑的人?這明顯是政治的控訴。

雨傘前一年,三子已提出「以愛與和平佔領中環」,盼望逼令特區政府能實行真普選。對於是項行動,個人的立場是「不鼓催亦不反對」。是否參與,這是市民自己經過思考後的抉擇,沒有人可煽惑他的。提出行動構思,到雨傘運動還未發生,他們估計人數都是一萬至幾萬,沒有想到雨傘運動有超過百萬人參與過。

為甚麼雨運動能凝聚那麼多人,佔領金鐘97天之久,是他們煽惑出來的嗎?不是,參與雨傘運動的人,並不是因三子煽惑走出來的,他們走出來,佔領金鐘97天,日與夜風餐露宿,三子的所謂鼓吹,實不能有這果效。

廣告

雨傘運動期間,不少人走來我當日在事奉的教會休息禱告(教會開放,絕不是一些不思進取的立法會議員所說,有外國勢力指揮,詳情可參看我給大眾的牧函),我亦有時候往金鐘探望佔領的人士,與他們談話。大家告訴我,他們走出來,主要有三個推動的動力。

一,中共透過不公義人大的釋法,否決了真普選。

廣告

二,2014年9月26日,學生罷課,抗議否決真普選,演變成重奪公民廣場的行動。(據聞法院已宣判政府封閉廣場是違憲。)學生被困於廣場內兩天,不給水不給糧,連如廁都不准許。這實在有違人道。不少市民於當晚集結在廣場外支援學生,通宵達旦,這不是三子所呼籲的,這只因為要抗議政府對學生的不人道。

三,9月28日零晨時分,三子雖有呼籲佔領行動開始,但不少人因經過幾十小時留守在廣場外已累了,所以很多人回家休息。當天下午再回到廣場,目的也是為支援學生,和抗議無道政權。但在旁晚時分,警察竟然施放87枚催淚彈,甚至威脅要用實鎗掃射。市民不畏強權暴政,佔領金鐘。這是每一個曾參與的人可作的見證。

雖然三子有意推動佔領中環行動,但是次雨傘運動,實不是他們煽惑出來的,他們只可算有份參與。事實上,雨傘運動期間,他們在大台佔的份量很少。所以最多只應被控非法集結而已。

假若真的要指控有人煽惑,從上述分折,特區政府應撿控前特首和前警隊一哥,是因為他們的極權,無道和施放的87枚催淚彈,煽惑了市民佔領金鐘。

今天政權比前更極權,加上建制的護航,香港走向黑暗。但正如陳健民教授所言,「在最黑暗的環境,我們才見到星星。」就讓「愛與和平」驅走我們心中的黑暗,也驅走社會的黑暗。

「光照在黑暗裏,黑暗卻沒有勝過光 。」(約翰福音一章5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