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請為「雷動」和戴耀廷說句公道話

2016/9/9 — 19:41

港大法律學者戴耀廷在雷動計劃街站嗌咪。(圖片來源:雷動計劃 facebook)

港大法律學者戴耀廷在雷動計劃街站嗌咪。(圖片來源:雷動計劃 facebook)

【文:MC、KW】

九月七日看完李怡寫的〈扭曲的選舉〉一文後,同日晚上又特地重溫戴耀廷於港台和商台的訪問,深感難過。本文將就李怡一文及戴的電台訪問作出回應。

從〈扭曲的選舉〉一文中,筆者感到李怡似乎不明白「雷動」的運作。我不是為「雷動」站台甚麼,但我覺得批評一樣東西之前,該好好了解這是甚麼。

廣告

雷動不是「專家提供的投票指南」

首先,我在六月二日收到雷動的信息,它問我「假如明天是立法會選舉,你會投票支持誰?」,接着它問「你點睇呢個團隊係九月四日既勝出機會?除了他們,你有沒有第二張最想支持的名單?」它自述是一種民調,而事實上它的確是一種民調,把有回答雷動提出問題的人的答案作總結,陳列數據,故此雷動不是「專家提供的投票指南」。

廣告

我沒有自由意志地去投票?

第二,雷動不是如李怡所指是「以少數人的意志綁架選民個人自由意志的做法,就成功地操弄了選舉,扭曲了按自由意志投票的應有結果。」在九月頭,我收到邀請加入「策略選民羣組」,在組內有問我會投哪些候選人,然後羣組內的人有交流意見。最後雷動就着我們的討論整理出一個投票策略名單。為甚麼在通訊羣組裏交流意見,以策略方式去投票就等於「扭曲了按自由意志投票」?再者,最終我們這羣人如何投票,會否依從大家最後的討論結果來投票,都是自決的。我完全不覺得有少數人的意志綁架了我的個人自由意志。

「雷動」成功地操弄了選舉?

最後,李怡指選舉結果被雷動左右了,有人因此落選,這點我認為是主觀猜測。李怡作出這個「雷動成功地操弄立法會選舉」這個結論前,是否已掌握確實參與雷動者的數據,並進行周詳的分析呢?就算他執筆時已掌握這些數據,但當時參與討論後的策略選民或救兵是否依從羣組內的討論結果來投票,他又知道?

對戴耀廷說句公道話

及至晚上重溫戴耀廷於港台和商台的訪問,他以沙啞的聲線回應着港台主持和聽眾的質問,再於商台訪問時苦澀地表示自己已是民主運動的負資產,聽罷甚是難過。回想佔領中環萌芽及至後來雨傘運動的遍地開花,成敗功過有不同論述,不贅。當中肯定的是,啟發此公民運動,並於眾人皆在觀望的時候努力開墾荒地,走訪多個羣體講解理念,喚醒更多人為公義民主付代價,戴耀廷功不可沒。而傘運後他仍在為香港民主出路努力籌謀,不斷試圖連合各有盤算的政團,提出雷動計劃,為本來對立會選舉不寄予希望的香港人重拾點點盼望。今屆建測規園功能組別能夠突破建制壟斷,戴於前期也做了不少工夫。在港台訪問中,戴耀廷坦言這幾年處於民主運動的前方,所受的壓力異常巨大,惟有信仰能讓他撐過去,這讓我想起他辦公室的書架上,除了塞滿法律書籍外,就是關於信仰和公義的書本了。戴耀廷絕對是香港民主運動上的寶貴資產。

結語

政客們,請別贏就歸自己輸就賴「雷動」,你們當天行使你們的自由意志不作協調,才令愈來愈多不想見到攬炒局面的市民自願加入「雷動」收拾你們的殘局而已。而策略投票乃至雷霆救兵都是每個選民行使自己的自由意志而作出的選擇,跟「西環買票」和「掌心雷」是兩碼子的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