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請理大校董劉炳章不要偷換概念

2016/5/21 — 10:51

資料圖片:劉炳章、鄭松泰

資料圖片:劉炳章、鄭松泰

【文:黃澤鏗】

早前理大學生會就傳媒所報道的有關劉炳章先生擔心鄭松泰博士的政治取態及抗爭手法等會為學生帶來負面影響,所以在理大三月份的校董會會議上提出檢視鄭博士的教席一事發出公開信,要求劉炳章先生公開交代事件(註解1),他隨後於理大民主牆貼上對於此公開信的回應。行文中,劉先生以校董會保密原則為由拒絕交代事件,但表明他「一直不認同鄭松泰博士之激進言行」,強調自己一直對鄭博士的批評與政治取態及學術自由無關,而只是針對鄭博士的激進言行,然後以極大篇幅批評鄭博士。但劉先生的回應根本是偷換概念,企圖以檢視教師個人操守作包裝,實質取締鄭博士的政治立場,並企圖偕越學校現有機制,檢視鄭博士教席。雖隨後理大學生會已發聲明表明立場(註解2),但看畢周伯展醫生於明報評論此事的文章(註解3),本人希望撰此文以讓同學及大眾多一個角度思考。

劉先生在他的回應中提及鄭博士曾「組織及領導暴力反水貨及內地遊客」,並形容此行動為「行私刑」。若劉認為此事屬實並有證有據,應向校方投訴及反映,亦可考慮循法律途徑追究,而不是僭越學校的機制,未審先判,以鄭博士的個人操守有問題而在校董會會議上提出檢視他的教席。再推一步,若有學生公開支持並參與了反水貨行動,以劉先生的邏輯,是不是又要僭越審視學生學籍的程序,在校董會上提出要開除學生學籍?

廣告

而且,劉先生的回應中以十分大篇幅批評鄭博士支持反水貨行動、旺角初一之示威及港獨的言論,「面對實際暴力,鄭博士不單不加以勸止或批評,更反過來鼓吹、煽動⋯⋯」,這豈不是以言入罪?再者,他在討論鄭博士的港獨立場時,批評他「言行與學術沾不上關係」、「分裂國土、危害國家主權」,港獨牽涉香港主權、2047出路、抗爭手法、身份認同等討論,何等學術!社會上有關港獨的學術討論劉先生是看不到嗎?將一個學術議題以危害國家主權為由加以取締,亦明顯是以言入罪之舉。若果作出相關言論已是不被允許,而這些言論實際上是基於鄭博士的政治取態,即是劉先生想做的已不單是檢視教師個人操守,而是取締鄭博士的言論、政治立場甚至思想,這種打壓言論自由及思想審查的作風,無疑是干預學術自由。

劉先生指出「恐其(鄭博士的激進言行)荼毒學生,為學生帶來負面影響」,我相信他的擔心是多餘了。首先,鄭博士在課堂上的教學表現與其政治與抗爭手法上的取態及言行並無必然關係。若然劉先生認為鄭博士在課堂上忽略課程,不停給學生灌輸他的政治與抗爭理念,如上文所述,向大學投訴吧,不必在校董會會議上擔當道德判官的角色。擔心鄭博士平日的言行會荼毒學生則更是荒謬,同學有其思辯能力,能分析是非對錯,同學間或同學與教師間能交流彼此的想法,從而建立自己的價值觀,這種因抗爭手法及政治立場帶出的理性討論對學生而言有利無害。劉先生的相關言論是對學生不信任的表現,就算出發點真的是為學生好,但他的做法與家長式管教並無二致,認為學生不能明辯是非,所以希望單方面向同學灌輸他認為是「好」的思想。這種做法,無疑是抹殺學生的思考空間,單是想像實行這種教育方式的的理大,已背脊發涼。

廣告

劉炳章先生於此次事件中,在民主牆上表達意見當然是沒有問題的,但以校董身份於校董會會議上,運用權力,企圖僭越學校機制則大有問題。而他在民主牆上大字報的內容是偷換概念,欲把焦點放在鄭博士的德行,聲稱對他的批評與學術自由及政治取態無關,但實際上卻是取締鄭博士的立場,而劉先生亦不懂學術自由之價值,甚至欲打壓言論自由,作出思想審查。為什麼這樣的一個人能在一間大學當上校董?啊!原來「又」是特首校監必然制。

 

註解:

https://www.facebook.com/hkpusu/photos/a.441112069305462.1073741827.395371830546153/1026245970792066/?type=3
https://www.facebook.com/hkpusu/posts/1031025803647416
http://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60509/s00012/1462730493568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