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請真正建立警民關係 — 一班曾支持警隊的自由 Hi 給你們的信

2019/6/16 — 16:35

【文:一班有良知、曾支持警隊的自由 Hi】

我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撰寫這篇文章,但近日社會上發生的種種事情,實在讓我們很想撰寫這篇文章,邀請警方真真正正的建立警民關係。

我們當中不乏活躍的少年警訊領袖,警隊學長計劃學員,警察公共關係科實習生。我們曾經是一班十分支持香港警察的青少年,我們曾經很熱心參與警務處舉辦的活動,亦曾有投考警察崗位的志向,但近日社會上發生的事情,讓我們難以再支持今時今刻的香港警務處。

廣告

在 6 月 12 日發生的事件當中,我們對於警方的處理手法感到極度遺憾。在當天的集會活動中,從新聞直播片段、網上直播片段,甚至現場可見,絕大部分的參加者都進行和平集會,他們大喊「反送中」、「林鄭下台」等口號,表達訴求,並非香港政府和香港警務處所指的「暴動」。警方對數萬名手無寸鐵、沒有衝擊警方的參加者使用催淚彈,甚至使用橡膠子彈和布袋彈。即使參加者正在遠離警方的防線,警方仍繼續使用武力,最終發放了超過 150 枚催淚彈、約 20 發布袋彈、及數發橡膠子彈,傷了不少市民的身、心,警隊的處理手法實在讓人不能理解及容忍!我們作為一班曾經很支持警方的人,也感到十分失望。

我們心中有很多疑問:為何警方仍要繼續以鎮壓示威者為由,對已遠離警方防線的集會參加者使用最高武力? 即使有部分參加者衝擊防線,令警務人員認為自身安全受到威脅,又有何實際原因令警方使用此等武力對待參加集會的市民呢?到底警方決定使用最高武力時是跟據條例還是現場指揮官的個人判斷?而我們要強調的是,當日大部分的參加者都正進行和平集會,警方採取此行動時,到底有沒有考慮市民的人身安全?警方稱當天使用的橡膠子彈和布袋彈是低殺傷力武器,但到底如何定義低殺傷力?令市民嚴重受傷和永久失明的武器,都只被定為低殺傷力武器,難道立刻致命的武器才不算是低殺傷力武器嗎?香港警務處的處理手法實在令人費解,難以體諒!

廣告

除此之外,我們對於部分警務人員的言行舉止感到十分愕然!從網上片段可見,有警務人員對毫無侵犯警務人員的記者、議員和市民使用絕無必要的武力;有警務人員圍毆示手無寸鐵威者;有警務人員以粗言穢語「自由 x」及「記你老 x」責罵示威者及無辜的記者;有警務人員用說話挑釁牧師……我們多年來參加不少與警務工作有關活動,當然明白警務人員在執行職務時要面對一定程度壓力。可是,警務人員作為紀律部隊,經過長期專業訓練及培訓,面對壓力理應繼續保持克制及冷靜和遵守《警察通例》。

此外,香港警務處的處理手法和部分警務人員的行為實在令人髮指,我們對警方的失望大大蓋過我們心中對警隊的情。過往部分警務人員辛苦建立的良好形象都已經完全被破壞。我們曾經是香港警察的支持者,我們亦是理性的一群青少年,今天的香港警務處已不能夠說服我們支持警方。還記得少年警訊的其中一項宗旨是鼓勵和加強香港警方與青少年之間的溝通和認識,我們當中更有人曾與時任警察公共關係科謝振中高級警司面對面會談,謝振中先生當時表示開設警隊 facebook 及 instagram,是為了建立市民與警隊之間的互相溝通渠道,但今天看來,警方只想建立一個灌事警隊價值觀予市民的平台,而非他們所說的溝通渠道。我們自問已盡我們所能認識警務工作,但近日的事件讓我們知道,警方並未有真正與青少年溝通,只是單方面向市民灌輸警隊價值觀,完全未能真正認識青少年,更對青少年和市民的心靈和肉體帶來傷害。為此,我們感到失望和痛心。

作為曾經支持警隊的人,我們認為警方認真正視警隊的問題才能真正有助建立良好的警民關係,而非逃避問題及錯誤。我們曾認為每一位警務人員接受警隊訓練後,都能真真正正以專業形象,面對任何突發事件,但事實卻令人如此沮喪。我們相信警隊應有的是專業,而非一句有壓力便可以違反指引的處理手法,警務人員應有的是紀律和人皆有之的良知,而不是毫不自重的言行舉止。在此,我們衷心希望警務處處長能正視警隊的問題,若警方再不認真處理警務人員濫權及過分使用武力問題,即使警察公共關係科付出多少時間及資源舉辦不同類型的活動,也只會徒勞無功,一敗塗地!

最後,我們相信警隊當中仍有一些有良知的人,懇請你們在執行職務的同時,仍能保持中立,謹記自己的職責是保障市民生命財產。在命令和良知面前,希望你們勇敢地作一個有良知的人,或許你們都有自己的壓力,但你們所有人都絕對有「把槍口抬高一厘米」的權利。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