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請繼續謾罵本土派

2016/2/19 — 14:45

背景圖片來源:朝雲 攝

背景圖片來源:朝雲 攝

抽離一點看,泛民惡鬥本身是自然之事。建制惡鬥,不是在公開的媒介上叫陣對陣,而是暗地裡角力,因為他們一方面真正手執資源,小至同鄉會大至黨派也是,另一方面他們不是以光明的、公開的方式去辯論,而往往是尋求「阿爺」主持「公道」,本質就是黨派尋求皇帝支持。



而在泛民之間的激辯,近五六年已經趨向極為尖銳,當中當數以「左膠」為代表的傳統社運界與「邪惡本土派」為名的新晉力量。傳統社運模式出現在政府仍然有心去處理矛盾的年代,因此「又傾又砌」是普遍生態,他們表態過後,「上書」過後責任已經完成,實際上處理問題的還是「聆聽」他們的官府。這純是一種模式,只要政府與社運界各安其位,只要解決到社會紛爭,那就是一個有效的系統。

因此,按照香港一直以來的「傳統」,這套「我表態就是抗爭,然後可薪火相傳」的社運模式是其來有自,甚至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也是有效的,尤以八十年代開始看,更是如此。加入新的因素後一切便起了變化。這個因素便是「政權移交」,一屆屆特首每況愈下,不問而見,這打破了傳統香港社會解決問題的方式,由「解決問題」到「扮解決問題」到「解決提問的人」。傳統的社運模式甚至解決社會矛盾的模式逐漸失效,乃至令社會機制亦逐漸崩潰。

廣告

本土派,就是這樣應運而生。本土派沒有甚麼漂亮的學術詞彙去包裝自己的「理論」,有的只是基本的常識,基本的推己及人。幾年下來,本土派的支持者越來越多,正是回應香港被大陸侵蝕的一個自然反應。而有人的行動趨向真.激進,更是社會矛盾已陷入無法解決死胡同的具象化物事。

傳統社運模式和政黨,對比起本土派掌握了龐大的資源,不論傳媒上抑或實際資源上也遠勝本土派,傳統社運及政黨在與本土派對比時,就是一面高牆,所以面對本土派「爭食」,反應特別大,攻擊得特別狠,要將本土派消滅於萌芽狀態,因為本土派不止要另起爐灶,更加要改變整個「模式」。取而代之是其一恨,連遊戲規則也要重寫,是二恨。

廣告

所以就有退聯垃撚圾之說,所以每次都有人出來說「邪惡本土派」如此這般,「本土怪」、「本土膠」之說層出不窮。

但選票還是要拿,錢還是要籌的。所以他們一方面會指罵本土派的行動者,另一方面會剽竊本土派的用詞與「理論」名詞,然後拉過來遮在自己身上,例如「頂住大陸化」「上陣」等詞,意圖直接搶佔本土派的支持者。這沒有甚麼可恥不可恥可言的,從好的方面看,這些詞語也迫使傳統社運與政黨去慢慢改變路線,整合和拉動香港社會的本土意識。不過這個過程中,「社運及政黨產業鏈」努力要將走出來的本土派行動者擠走,此處既有本身的「恨」,實際上也幫助了原有的社會機制維持穩定。我不是要為行動型的「邪惡本土派」辯護,只是當社會矛盾到一個位置尖銳至此,他們的出現是一種必然。理想模式下當然是所有社會利益皆有發聲和協商的渠道。

在 2016年的新東補選裡,這些矛盾便顯現無遺。但本質如一之餘,又有一種里程碑的意義,就是暗暗發現這些「邪惡本土派」的力量已經強大到一個你不得不好好正視的地步。尋之前的「本土派」參選人,仍不脫一種邊緣小眾的味道,得票往往也很低,威脅不大。但自去年區議會選舉,青新政等新勢力得到議席,本土意識正式有了真正的代言人,打破以往由傳統泛民戴頂「頂住大陸化」就當很本土的那種帽子戲法模式。

明乎此,大概就不難明白為何會向梁天琦「往死裡狠狠的打」了。手執產業鏈資源,有無數地區組織的一方,竟然還出來委委屈屈的說被本土派唾罵,本質就如政府高級官員說被汝曹罵是狗官而覺得委屈一樣。

而同時必須要承認的是,得幾百票是輸,得幾千票甚至上萬票,其實也是輸。議席是得票最多者勝(廢話),梁天琦牌面的勝算的確不能算高。但你看到這幾天有多少年輕人走出電腦世界去做義工撕貼貼紙,大概就明白時代的巨輪已經在默默轉動而且越轉越快。由百多票到幾百票到可能千計萬計的票,這個趨勢不是很明顯嗎?那種戴個牌頭就本土的輕鬆日子已經過去了。

請不要介意本土派被攻擊被打壓,這是交替的必然,假如你有一份終身教席,隨便寫三百字也可以上報,與政商人物關係錯綜複雜如魚得水的話,你也不希望有小伙子抄傢伙上來取而代之。而這次補選,實際上也未必能由本土派候選人當選,可想而知,到時泛民的冷嘲熱諷只會更烈,你看當年退聯,一直到退聯後,凡有甚麼事也有人跳出來問「退聯派去咗邊?拆咗大台之後就消失?」,有趣的是,當退聯派的人出來抗爭了,他們就默然不語了。

鳥為食亡,人為財,為權,為情皆可死。打壓本土是必然,但本土思想是壓不住的,因為本土思想才是真正抗共的思想,在夾擊之下只會更加堅定了這種思想的人。這次補選輸了沒緊要,甚至下次立法會選戰輸了也沒緊要,看那些為梁天琦做義工的年輕人,世界是他們的,香港是他們的。儘管打壓,儘管潑污水,儘管繼續說他們是「退聯垃撚圾」、「本土怪膠」、「排外法西斯」吧,這種只懂標籤,不問情由的手法,這種手執話語權卻排斥其他思想的手法,這種非我嫡系就要滅絕的手法,同政府不肯聆聽、吸納、解決矛盾是如出一轍的。世界之大,做甚麼也可以,只不過世事總會有相應的結果和反應,非你一人之「理性論說」可以左右。繼續這種要消滅本土派的意識,終將失去一整代人,尤其是,這一代人是年輕的新力軍,世界終將是他們的。

請繼續打壓本土派吧。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