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論中共修憲及其引申的問題

2018/2/27 — 18:22

資料圖片:習近平(政府圖片)

資料圖片:習近平(政府圖片)

今次中共修憲的範圍遠超出“國家主席”任期,其核心是引入習近平思想和民族復興(註一,人民日報頭版);修改了行政、司法、立法三權分立的西方模式,加入了“監察院”;為全世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即一帶一路);將法院置於人大之下;設立“核心價值”。

而較易為港人理解的是,加入就職宣誓的憲法地位和引入“選舉主任”。在小數民族方面加入“和諧”,即加強鎮壓(註二)。難怪,德國外長加布里爾感嘆:

China currently seems to be the only country in the world with any sort of genuinely global, geostrategic concept, one that it is pursuing to the letter. I’m not in favour of blaming China for having this concept and this desire. China is entitled to develop such a concept.

中國似乎是目前世界上唯一擁有真正的全球性地緣戰略概念的國家,它正在追求其落實。 我不指責中國, 它有權這樣做。(註3)

廣告

現在,梁游和反對DQ的港人應明白自己點解死的了。但這個題目太大,不是本文的主要目的。本文集中討論國家主席任期和台灣問題(民族復興)。

國家主席

廣告

中共修改連任的憲法規定,同樣的事,在委內瑞拉、土耳其等通過修憲法、變相為獨裁,可觸發暴動。修改任期可以後患無窮,可以讓共產黨提早玩完,因為它斬斷中共的更新機制。

毛時代玩獨裁有幾個特徵的,習近平都冇。當中一個是清洗君側,劉少奇、彭德懷、林彪、鄧小平、葉劍英等全是毛澤東的死忠,不能幸免。習近平雖然整瓜薄熙來,但這與文革中,劉、鄧被打倒,朱德、陳云靠邊站,政治局常委被清洗超過一半完全不同。中共獨裁有一點與西方的不同,它不是清洗異己,而是清洗其愚忠,重新洗牌。

政治斗爭是很殘酷,很複雜的,修憲令習近平受很大壓力。正如黑社會,自己已經大哂,搞咁多做乜?唔係講咗就一定屬自己,到時還要看習近平是否真的擁有實權,屆時叫人大修憲都未遲。一地两檢都係咁啦!好快好簡單,冇憲法問題的。

需要記著,有可能當上這個位的只有幾個人,即黑幫大佬。要他們接受,內裡一定有交易。以中國現時情況,只有準備戰爭才會這樣做,因為大家咁高咁大,都要留番D畀別人玩的!習近平不是真的在中共核心大哂。中國共產黨在目前尚算一個嚴密的組織,至少在其高層,有互相制衡機制的。

台灣問題

今次修憲十分複雜,只有“民族復興”才是最重大的事。中國已是全球第二大國家,若果不能接收台灣,何來“民族復興”洗國耻?但搞到今天,正如特朗普话斋,之前的總統與北韓的努力全部冇用;收復台灣確是從毛澤東至今都無作用。什麼“一個中國共識”,完全多餘,就算接受又如何?反正民進黨、國民黨政黨交替,也看不出目前方法可達至統一。

因此,只有習近平答允在他任內強力統一台灣,其他黑幫大佬(包括軍頭),才會讓他做多幾年!

現在的台灣已被中共淘空,經濟上完全依賴大陸,主要的資本不是在大陸,就是新近的去了美國,台灣青年完全無望;主要傳媒都被大陸買起,大家去吓台灣旅行就明白,所有的電視節目比無線還左,還肉麻;台灣的文人都為大陸明的或暗的說項;共產黨組織在台灣公開立像、插旗,你見台灣佬敢在大陸土地玩嘢嗎;在空域上,大陸民航堅持飛到台峽中線,台灣飛機則躲在台灣近岸航行 (參考連結)。

其實蔡英文應該明白的。對台灣來說,真正的關鍵是如何保持現狀,拖得幾耐點幾耐,沒有解決方法的。

文人如何出賣台灣

有一種在台流行的說法是:不要相信美國佬,要從台灣自身利益出發。這是騙子的說法,因為後半句對,前半句錯。

係人都知美國佬玩嘢啦,但台灣沒有美國保護,明天瞓醒已掛了五星旗。所以,台灣人一定要與這種麻醉人的說法斗爭。一旦民意都被制服,台灣末日可待。

結論

習近平延長任期與台灣最大關係,而不是坊間所說的習王朝。若真的是習王朝,人越老越懵的。習近平最好玩多三十年,帶埋中共入棺材!
 

備註

註一

築牢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共同思想基礎

——廣大幹部群眾堅決擁護中共中央關於修改憲法部分內容的建議

新華社記者

《 人民日報 》( 2018年02月27日   01 版)

25日,《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關於修改憲法部分內容的建議》公佈後,廣大幹部群眾表示,堅決擁護中共中央關於修改憲法部分內容的建議。大家認為,在總體保持我國憲法連續性、穩定性、權威性的基礎上推動憲法與時俱進、完善發展,充分反映了全黨全國各族人民的共同意願、黨的主張和人民意志的高度統一,對於更好發揮憲法在新時代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中的重大作用,具有重要意義。

黨和國家事業蓬勃發展的迫切需要

党和國家事業向前發展,憲法不斷與時俱進。

明者因時而變,知者隨事而制。民革中央副主席張伯軍說,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最新成果,是黨和人民實踐經驗和集體智慧的結晶,是全黨全國各族人民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而奮鬥的行動指南,將這一思想載入憲法是歷史的選擇、人民的選擇。

甘肅省委黨校教授曹建民說,這次憲法修改非常及時必要,把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寫入憲法,推動憲法與時俱進,成為全國各族人民的共同遵循,成為國家各項事業、各方面工作的準則。

實踐證明,通過修改憲法及時把黨的指導思想確立為國家的指導思想,是改革開放以來我們党治國理政的一條成功經驗,也是我國憲法與時俱進、完善發展的內在要求。

從1954年憲法誕生至今,一直處在探索實踐和不斷完善過程中。1982年憲法公佈施行後,先後4次對個別條款和部分內容作出必要的、也是十分重要的修正,主要目的就是把党和人民創造的偉大成就和寶貴經驗上升為國家憲法規定。

江蘇省宿遷市沭陽縣委書記卞建軍說:“把黨的十九大確定的重大理論觀點和重大方針政策特別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載入國家根本法,作為新時代廣大幹部群眾的根本遵循,是憲法與時俱進的具體體現,必將對黨和國家事業發展起到重要指導和引領作用。”

解放軍和武警部隊廣大官兵表示,堅決擁護中共中央關於修改憲法部分內容的建議。官兵們認為,對憲法進行修改,有利於貫徹落實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和黨的十九大確定的重大方針政策和戰略部署,必將為新時代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提供有力憲法保障。

為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提供法治保障

黨的十八大以來,黨和國家事業取得歷史性成就、發生歷史性變革,將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和實踐不斷推向新境界。

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黑龍江省佳木斯市委書記徐建國說:“5年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團結帶領全黨全國各族人民,解決了許多長期想解決而沒有解決的難題,辦成了許多過去想辦而沒有辦成的大事。我們要通過修改憲法對這些新成就新經驗加以確認,使之得到全體人民的自覺認同。”

這次憲法修改強調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徵是中國共產黨領導。山西大學法學院教授陳晉勝說:“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最大的優勢是中國共產黨領導,党是最高政治領導力量。憲法中體現加強党的領導,對於國家和人民經受各種困難與風險考驗、始終沿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前進,具有重大的現實意義。”

南開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教授張健認為,中共中央關於修改憲法部分內容的建議中提出,調整充實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總體佈局和第二個百年奮鬥目標的內容,讓全體人民為之努力奮鬥的方向更加明晰。

雲南省德宏州紀委書記、監委主任賀勇表示,中共中央關於修改憲法部分內容的建議中增加宣導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內容,增加有關監察委員會的各項規定,為設立監察委員會提供憲法依據,將會對推進全面依法治國、全面從嚴治黨起到巨大促進作用。

凝心聚力為實現中國夢努力奮鬥

憲法是國家的根本法,是治國安邦的總章程。通過修改憲法把思想統一到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上來,把力量凝聚到黨的十九大確定的重大戰略部署上來,對於確保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到2035年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到本世紀中葉全面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具有十分重大的意義。

“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源自於時代,出自於實踐,又指引著新征程、指導著新發展。”全國人大代表、瑞金市委書記許銳說,瑞金正處於脫貧攻堅關鍵階段,我們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引,推進脫貧攻堅各項工作扎實開展,進一步提升貧困群眾的獲得感和幸福感,滿足貧困群眾對美好生活的新期待。

國網湖北枝江市供電公司黨委書記袁忠宜說:“作為一名基層工作者,我們要繼續全面學習、貫徹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要求,將思想與實踐結合,立足本職工作,不斷爭創新的業績,努力向新時代交出一份優異答卷。”

南京師範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院長王剛說,面向未來,要繼續堅持党的領導、人民當家作主、依法治國有機統一,凝心聚力為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目標,奪取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勝利而不懈奮鬥。

 
(新華社北京2月26日電)

註二
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關於修改憲法部分內容的建議
2018年02月26日07:21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

根據新時代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新形勢新實踐,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提出關於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部分內容的建議如下:


一,                        加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引下”和“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
二,                        統一戰線加入“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愛國者”;
三,                        民族關係加入“和諧”;
四,                        對外關係加入“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
五,                        基本制度加入“中國共產黨領導”;
六,                        人大權力加入“審判機關”(即法院);
七,                        小數民族地位加入“和諧”;
八,                        國家宣導社的加入“核心價值觀”;
九,                        增加“就職依憲法宣誓”;
十,                        人大權力增加“選舉主任”;
十一,                 增加罷免“選舉主任”;
十二,                 公權力增加“監察機關”;
十三,                 人大職權增加“任免國家監察委員”;
十四,                 國家主席、副主席可永遠連任:
十五,                 將國務院的監察功能抽出;
十六,                 增加“設區的市的”人大常委會;
十七,                 配合“監察制度”的修訂;
十八,                 配合“監察制度”的修訂二;
十九,                 擴大““縣級以上的人大功能”;
二十,                 配合“監察制度”的修訂三;
二十一,         “國家機構”中增加“  監察委員會”;


以上建議,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依照法定程式提出憲法修正案議案,提請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審議。
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  

2018年1月26日 
 
註三
Speech by Foreign Minister Sigmar Gabriel at the Munich Security Conference

17.02.2018 - Speech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