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論保留「香港特色」 曾俊華諷梁振英嘲何君堯

2018/6/9 — 15:21

「公民實踐培育基金」今早主辦論壇,請來前財政司司長曾俊華、歌星何韻詩、文化人梁文道及耶魯大學人類學系教授蕭鳳霞同台討論「香港特色」,曾俊華在發言時點名諷刺前特首梁振英,又不點名暗諷何君堯在立法會上「開facebook live、做鬼臉」是幼稚行為。(論壇影像紀錄附文末)

但曾俊華又提出,中港無可避免要融合,「大中華」和保育香港特色兩者並無抵觸,稱「如果我們不去理解香港和中國的關係,以及香港發展的歷史,我們是無可能準確理解香港的文化」。

曾俊華發言時首先開玩笑,指自己上次在2016年4月應公民實踐培育基金邀請演講時,自己還是財政司司長,但他今日只是一個有資格用2蚊乘坐公共交通工具的普通市民。

廣告

曾俊華表示,自己是一個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不少人看見今日的講座主題,聯想到的可能都是覺得香港漸漸失去了原來的特色,而他覺得雖然這個看法比較負面、懷舊(nostalgic),但是可以理解的。

嘲CY穿華服扮古人

廣告

曾俊華認為,香港和世界一樣變得很快,香港人較悲觀和喜歡懷緬過去,但他同意香港人是應該好好思考,除了舊樓宇、街道、社區外,還應該如何為下一代保留香港文化、制度、特色等值得珍惜的非物質財產。

曾俊華又趁機拿前特首梁振英開玩笑:「雖然未必個個像CY,懷舊到要穿華服,扮古人」,而正如歌詞亦道:「懷緬過去常陶醉,一半樂事,一半令人流淚」,但在梁振英管治下的時期,「係流淚定係樂事,大家既答案應該差唔多」,惹得哄堂大笑。

斥政客利用制度攻擊對手

曾俊華憶述,他1982年回到香港,先後當過公務員及問責官員,當時的議會是很有效率、紳士淑女議事的地方。他形容,在那些舊日好時光(good old days),大家都講道理,尊重議會規矩和慣例,「唔會打交、唔會開facebook live、做鬼臉,直頭好似pre-school一樣。」

曾俊華指,現在還講循規蹈矩好像很過時,但其實規矩著實有其功能和值得保留的地方,例如立法會內的《議事規則》就是令會議可以在大家都講道理的情況下運作,但可惜現今有些政客利用制度攻擊對手,不尊重制度,「令議會變成wrestling的地方」。曾俊華憂慮,這些傷害是不能被輕易復原的。

曾俊華強調,自己絕非針對某些議員或政黨,但他深信,捍衛制度是從政者的底線和基本道德,而香港社會現時雖然有很多不同的對立,「但我只係關心一種對立,就是文明和反文明的對立。」

指母語事件逼官員表態意義不大

曾俊華指,香港人應該想想如何保育香港娛樂和演藝文化。曾俊華憶述,香港電影業曾經輝煌,出口全亞洲以致全世界,這些出口亦曾是他在美國讀書時的精神食糧,構成他身份認同的主要元素。曾俊華認為,香港今時今日有很多和內地的合拍片,雖然他認同顧及不同人的口味是需要的,但他認為香港人做生意時,或許仍可以將「made in Hong Kong」的概念融入工作當中,讓香港特色和文化得以流傳。

曾俊華又談及,香港最近發生了「母語事件」、「法庭拍照事件」等,挑動港人神經,他很明白為何香港人會對此如此上心,但他認為市民和議員公開逼官員表態,意義不太大。

曾俊華認為,在無法抵擋的衝擊下,中港無可避免是要融合的,但如果港人因此將香港和內地放在對立面上,是他不願看見的。曾俊華笑言,自己是一個「大中華膠」,香港是國家的一部分,是一個無法改變的客觀事實,但他認為「大中華」和保育香港特色兩者並無抵觸,直言「如果我們不去理解香港和中國的關係,以及香港發展的歷史,我們是無可能準確理解香港的文化。」

梁文道:香港珍貴在於無人要求我們愛香港

文化評論人梁文道在發言中談及,如果要說他自己和香港的關係,他會形容是一個很「可疑」的關係。

梁文道說,雖然他在台灣成長,但他從來都覺得自己是香港人。梁文道憶述,他在台灣接受中學教育時,學校經常會教授:「身為中國人、中華人,你就該怎樣怎樣」,這些說法令他很困惑難受,疑問為何身為中國人,就能推論出一堆價值的規範。

梁文道認為,香港最珍貴的地方,就是殖民地政府從來都不要求香港人要有特定的民族認同,「沒有人要求我們愛香港的」,沒有一種高度政治化、規範化的身份認同教育,而像香港的一個「身份不排隊」的地方,實是全球少有的。

蕭鳳霞:包容開放為香港精神

耶魯大學人類學系教授蕭鳳霞在其題為「本土有幾大?」的演講中則談及,如果我們以為香港本土只是這個行政區域那麼大,其實是遺漏了很多。

蕭鳳霞指出,其實香港從來都是跨地域的想像,與整個嶺南的海洋文化和歷史息息相關,在中英兩個帝國中間,為不同人種提供了很大的性別、政治、文化空間,讓他們有機會去創造出了不同的制度、社會網絡和實踐,讓不同的生命和價值可以共存。蕭鳳霞說,1997年,有人問過她,香港的回歸廣場上應該放什麼,她當時的回應是:「最好什麼都不放,開放包容自由空間,才是香港的精神。」

蕭鳳霞又談及自己在2014年雨傘運動時,曾有一個13、4歲的年輕人問可否替他在佔領區拍照,當時蕭教授問他為什麼要這樣做,年輕人則回應只是想記著這一個地方。蕭教授說,她當時覺得,香港現今的年輕人生在亂世,對周圍的環境無能為力,但仍對自己和香港的未來許下了一個承諾,而他們做大人的,最重要就是對年輕人多一點同理心(empathy):「所以我的期望是,希望曾俊華唔該你繼續選特首,唔該梁文道繼續寫你離經叛道的文章,唔該何韻詩繼續走遍全世界」,「如果我們繼續做好我們自己的角色,我相信香港是不會死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