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論反修例風波中的「黃絲」與「藍絲」

2019/10/11 — 11:52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E Wong】

香港的黃與藍派別,暫未有嚴格的定義,只能大概劃分。正如有「和理非」的「黃絲」說不能與「勇武」割蓆,由於警隊得到「藍絲」的大力支持,同樣難以把它們割蓆,只能一併劃分為藍。究竟黃與藍的價值觀有什麼不同呢?「佔中」一事後,再次令社會大致分為兩個派別的是近期的「反修例事件」。政府本來有法定權力「合法」地通過條例,即使在6月9日大規模遊行後仍堅決推行,在3日後立法會遭到衝擊才未能如期二讀。

先談「藍絲」一方批評「黃絲」一方的角度、及為何大致上未能「打動」黃絲們以令他們轉軚及改變立場。藍方高舉「反暴力」,並引用了極多「暴徒」的暴力畫面以說明另一方人士如何不對,但是,從黃方看來,藍方內同樣有使用暴力的人士,而且暴力程度不在其下,例如用刀斬人等。藍方認為是黃方使用暴力在先,但黃方認為,從不少場合來看,其實也是藍方人士先主動出擊,甚至攻擊平民,例如隧道中用刀斬人案、元朗 7.21 事件(藍方人士會認為白衣人「做得好」)等。藍方批評黃方違法,但黃方認為警隊也有違反守則甚至違法的行動(個人不評論警隊行動中是否真正有違反守則的情況,結論留待監警會去作,但想指出大量黃方人士的確是這樣認為)、認為藍方中也有非警方人士涉嫌違法,例如元朗 7.21 事件等。藍方人士有認為自身並沒有參與暴力,因此有資格批評黃方,但黃方認為,己方同樣有大量的「和理非」。藍方批評黃方有外國勢力,但黃方同樣指出藍方中也有持外國國籍的、建制派也有人外訪美國。

廣告

既然黃方並非以「反暴力」為最高目標,那他們高舉的是什麼呢?他們針對的是「濫權」,而「反送中」一詞則是由「反濫權」延伸出來,亦即他們原則上「反濫權」亦同時「反暴力」,但「反濫權」的優先次序比「反暴力」高,亦是這次運動的核心價值(而「反濫權」反之推上一層就是「公義」,但「反濫權」是今次運動的主軸)。舉個比喻說,家庭重要,工作也重要,但家庭的優先次序要比工作高。但這不應曲解為,黃方贊成暴力,那只是優先次序的問題。同樣比喻說,不應曲解為說工作不重要,只是家庭更重要吧了。這正正是為何黃方為何只讉責警方的暴力而不讉責勇武派的暴力,因為前者是權力的象徵。這個「反濫權」的核心價值,貫通了他們提出了的五大訴求,包括反對用合法權力強行通過法例的修訂、查明有沒有人濫用警權、強調抗爭者只是對抗「濫權者」的「義士」而他們並不是在無的放矢地搞只有破壞的「暴動」等等。藍方批評黃方提出雙普選訴求不切實際。我想黃方並不是一直要絕對地反對現有政制,中國古代也一直都是實行君王專制,但歷史也記載歷代出現過不少明君,只要權力運用得當是沒有問題的。只是當有君王濫權,民眾才會起來反對。而雙普選訴求正正是伴隨著有在高位者似乎濫用權力強行通過法例而來。不論雙普選實際上是否可行,黃方要貫切這場運動中「反濫權」這個核心價值,若不提出雙普選訴求,在他們看來反而是有所缺失。自由、民主、人權也是由「反濫權」延伸過來的。

有人說也許是經濟原因例如貧富不均、難上車等造就今天的「黃絲」,然而富人用財富帶來的社會地位及伴隨的「合法權力」掠奪窮人僅有的、剝削他們、控制社會大部份財富,黃方反對這個現象同樣是出自「反濫權」這個核心價值,貫徹始終。

廣告

那是否代表黃方認為,只要打著較優先的「反濫權」的旗號,就立即應該把排序在其後的「反暴力」原則放在一旁、而立即應該使用暴力呢?當然不是,也不應這樣曲解。正如雖然工作重要,但因家庭更重要,一旦建立了家庭、剛生了小孩,也不代表要立即放棄工作、立即辭職。但界線在哪裡,「反濫權」到高至哪個程度才至於要放棄第二個原則「反暴力」呢?界線必然是非常高,一定不會是低。正如有人的家庭成員中有人患重病、極需要其全職照顧,才需要放棄工作。但界線要高至哪裡呢?若真要決定用暴力,那應該對甚麼人或物使用怎麼樣的暴力呢?我想連黃方派別內部自己也有爭拗。

有較年長的藍方人士比較氣憤,為何自己輩份較高,也不能勸服輩份較低的黃方年青人轉軚呢?因為這剛剛衝著他們的「反濫權」的核心價值,高輩份所自然給予的高權力剛好「正中下懷」,更引起年青人的反感,必然失敗。年青人是社會上最沒權力的一群,事事有人替他們作主,因此更感受到權力運用失當的影響、更傾向「反濫權」。

就8.31 太子站事件來說,港鐵的大股東是政府,政府的收入是人民所納的稅,港鐵卻有「合法權力」決定不公開CCTV給人民看到真相 (若那晚沒發生過打死人事件,其實把其公開也有助還警隊清白)。另外,是否開站接載乘客的決定權也不在有份使用港鐵的人民乘客中,而示威者本身也是乘客。在黃方看來,這都是「濫權」的表現。

由此看來,黃方的「反濫權」核心價值相對比較清𥇦。雖然我認為藍方內不乏真心愛國愛港人士,也不乏有愛心、不想見到暴力的人士,但他們高舉的「反暴力」原則以及「以暴制暴」的觀點給人雙重標準的感覺,而他們維護的也只是某個會變的政權或團體,而並非永恆的核心價值,比較模糊(我個人不太支持用「腦殘」等比較激進的形容詞去形容藍方)。如果藍方要在這場運動中增強自身立場的說服力,必須要找到更高的價值來擁抱才行。否則即使轉發更多「暴徒的行為」的影片及更大力譴責「暴徒」,對黃方也毫無說服力,勸不退他們。

最後想從基督教教義來看這個議題。權力的最終擁有者是神,如果有人自以為因擁有權力而可以自把自為,便有藐視神之嫌,自以為自己是神。摩西第一誡便是不可有別神,因而也可推論至不可把自己當作是神。另一方面,基督教也強調「愛」,「愛人如己」,因此暴力也是不對的,因為若愛人就不該使用暴力。

那麼「反濫權」較優先還是「反暴力」較優先呢?

新約中耶穌說「你要盡心、盡性、盡意愛主你的神。這是誡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可見「神」和「愛」同時出現在耶穌教導的第一誡命中。而且聖經更說「神就是愛」,可見吊詭的是,兩者是平排的、同樣重要。由於藍方沒有「反濫權」的價值觀,所以黃方相對比較接近基督教的價值觀。

作者自我簡介:香港土生土長,電腦程式員,關心政治及經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