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論提委會出閘機制的缺陷

2015/6/15 — 11:39

【文:陳清泉@精算思政】

前言

本文的緣起,是有見民調和坊間意見中,有不少人本身是支持民主或自命開明的人,支持政府提出的政改方案,以為全民直選總可以讓兩三個候選人互相競爭。

廣告

我們認為,上述的中間派良好意願,現實中不會實現。因為提委會出閘門檻太高,加上提委為提高自己支持的候選人在直選勝出的勝算,必然會行使策略性投票。

在方案中的2至N票的投票方法中,最理性的投法就是只投最低限度的兩票,並把其中一票儘量浪費在無競爭力的對手身上。

廣告

要防止這種情況出現,需要中央透過代理人(比如中聯辦或港澳辦)對提委的投票取向實行強力的控制。但如此一來,所謂直選無異於一場中央安排的鬧劇。對於相信民主,但希望務實地「袋住先」的中間派來說,我們的分析指出他們對「部分民主」的希望,將會諷刺地需要中央更強的干預。

我們的結論是,即使是希望中央能給港人有限度民主的中間派,理性的決定也是應該否決現有方案,拒絕「袋住先」。

假設及背景資料

根據現有的政改方案,1200人的提委會組成與之前的特首選舉委員會相似。因此提委當中的投票取向可以用上屆選委會的提名和選舉中的取向評估。

現有方案中,120提委提名已可「入閘」,每名提委只可支持一名候選人,而同一候選人不可取得超過240票提名。因此我們預期在入閘階段,有不少提委會雖然打算在最終「出閘」投票時優先提名某候選人,但仍會在入閘皆段提名其他人,以盡用手上提名票的價值。

出閘方面,政府方案只提及需要過半數提委支持(即601票),及產生二至三名候選人。委員最多可支持所有候選人,亦可只支持部份人(至少支持二人)。在以下分析中我們假設在出閘階段,提委將有權在一輪投票中選擇支持二名以至N名的候選人(以下稱為投2至N票)。

至於提委和候選人,我們假設他們都是理性的,並且爭取自己的利益最大化。而在特首選舉提名的情況中,提委們的利益就是心儀的候選人最終當選;而候選人的利益就是最大機會出閘及最大機會當選。

我們亦假設中央不會強力控制提委的投票取向。我們認為中聯辦和港澳辦對選舉的操控,未來將會比以往更嚴重。但本文分析既然是為打破中間派對政改制度的一廂情願態度,便不能假設中央總會大力干預。中央大加干涉投票取向亦不是中間人士所樂見。

但為了讓假設情境有某程度的真實,我們也假設中央某些基本意願會有所反映,但不至於直接干預投票。

最可能情境—「入閘」

以下我們將運用情境分析的方法去研究提委入閘和出閘的行為。首先我們建構一個最有可能出現的基本情境,然後推算當中提委們的投票行為如何變化,以理解可能出現的情況。情境分析能具體化方案中的條文,以發現當中有何漏洞。

即使我們不能列舉所有可能情境,基本情境中的分析結果仍然能幫助我們了解提委們的最佳策略,從而得出對其他可能情境也可能適用的結論。

假設大家選擇「袋住先」,通過政改方案,我們提出如下2017特首選舉提名的基本情境:

一. 將有最少一名人士(我們先給他/她代號作A)是中央希望能出選或者很大機會在入閘階段已經取得過半數提委支持。不然,中央將不能預計誰能一定出選。留意,能必然出選不代表必然當選特首。我們在此進一步假設此人是現任特首梁振英。事實上,已有不少論者指出若政改能通過,中央論功行賞,必會讓梁特連任。我們的假設只是中央必然保他出閘,已是個相當保守及安全的假設。

二. 由於831框架和政改方案都提出要有二至三名候選人,所以中央很可能會允許一至兩名有實力的建制派人士入閘(代號B和C)。從現況看來,我們可以叫他們阿松和葉劉。這除了是安全的假設,也乎合很多中間人士的主觀願望。

三. 若政改通過,根據往績泛民在提委會都有可能得到足夠入閘的提名數目。所以我們假設會有一個泛民人士F入閘。具體人選是誰對分析不太重要,我們姑且叫他做鐵頭。

四. 由於泛民最多只能得百多席提委,而A、B和C也只能在入閘階段最多各取240票。所以在入閘階段會有大約三百票多出來(例如,假設泛民能取得如上屆選委會提名的188票,那多出的票數為 1200-240*3 - 188=292;如果泛民在政改通過後勢力減弱,多出的票數會更多),可以提名最少多兩個候選人入閘。假設中央會讓無勝算的人入閘,而提委們也會理性地用盡提名權不會浪費,我們有以下推論:這兩名無勝算的人(代號D和E)都是競爭力比較低的,因為有實力的黑馬如陳智思、黃仁龍珍惜羽毛,沒有確實的勝算,不會趕這樣的混水。而且D和E必然是忠於建制,萬一弄假成真出了閘,也不會是中央不能接受的人。我們可以為他們取名「美芬」和「元秋」。

有人或會質疑為何沒有把握出閘的人,會想要入閘。事實上,能被提名入閘,本身已是一個難得的機會去向政治特權階級(包括提委和中央)去講述自己的政治理念和志向。即使美國的總統初選,都有不少無望獲得黨內提名的人因種種原因參選。

我們推算他們提名入閘得票的分佈可能如下:

我們的理據是,A B 和C 既是中央認可和有機會出閘的人,他們得到的基本支持一定超過240票,不然不能出閘的可能太大。由於入閘每人最多只能得240票,他們會動員達至得票上限以顯示自己的優勢。而泛民的F也會儘量拿取最多的支持,以展示泛民的實力。

「出閘」分析

1200人的提委的出閘投票行為千變萬化,為方便說明,我們先從必能入閘的候選人的角度去分析。為求具體起見,我們先假設A的基本盤最少是700出閘票。所謂基本盤,這裡是指必定會在出閘投票中選A的提委。700的根據有以下幾樣:上次特首選舉梁特拿到689票;因為要有601票出閘的要求,一個要十拿九穩出閘的候選人基本票數不能太少,要在601加上相當多的票作安全系數,以防節外生枝;最後,就算是一定出選,都希望出閘的票數能領先對手以壯聲勢。綜上所述,700票基本盤已經是下限,由於出閘一提委最少投兩票(即最少總共有2400票),若只有600多票出選是很難看的。

好了,如果我是A,我知道手上有700票可以出閘了。我會怎麼辦?回想我們假設所有候選人和提委都是理性的,而候選人的利益就是增加當選的機會。要當選,除了增加自己的支持,讓有實力的對手退出也是很有效的方法。所以,如果A有700票,除了繼續爭取更多人支持外,更有效的方法是要求支持的提委:

只投最低要求的兩票,不要多投

— 一票投A,另外一票平均350給D,350給E

假設選委都只投兩票(包括泛民,但在下面分析中,泛民多投幾票是無闗出閘形勢的),那麼2400票中,700給A,D和E各得350,剩下1000票給B和C爭。還未計死硬泛民會把百多票投F。

數字上來說,只要700提委都嚴守指示(甚至可以容許有99個不聽指示),B和C是不可能出閘的,因為只剩下500名提委投票,剩下的提委又不可把兩票都投給同一人,即得票上限是500票。一種情況是:


有人會以為沒所謂,因為只有一人得過半數支持,就會有其他方法產生多一兩個候選人,那阿松也有機會憑著比較多的出閘票去爭取出閘席位。錯了,A的更佳方案是要支持者多投去E,例如:

如此A和E就攜手出線,中間派渴求的梁特加阿松加葉劉的直選戲碼,變成不知是喜劇還是悲劇的689加元秋。到時中間派面對這張名單的選票,真能投得出手?

要避免亂局,中央難免要透過不同機構去協調。中間派袋住先,其實是邀請中央更深入地在幕後影響選舉結果。這真的是中間務實派理性袋住先的人所願見的嗎?

有人會質疑,難道提委都沒有個人意志,會完全照所支持的候選人心意去做?當然不會完全是。不過,上面的分析表明,只要完全控制700名提委,便很有可能出現一口氣把兩個有實力的競爭者擠掉。提委會組成機制極不民主,提委對選民亦無問責,提委最理性、實現最大利益的選擇,就是把票賣給最有可能出閘並最終當選的候選人;而把另一票投給有競爭力的人,是倒自己心儀候選人的米。而且在2至N票之下,候選人有很大的動機去確保支持者的第二票不會跑到有競爭力的對手身上,提委們能有多大的自由意志空間可以想像。

結語

綜上所述,政改方案的提委會制度不單止是不民主,而且是個注定失敗的制度。當中,最理性的做法是在出閘階段把票投級次等的對手,把有能力、有威脅的對手在出閘階段擠掉。如此,除非中央強力介入,否則是不能真正按照設計原意(即是選出最有能力的兩三個中央可接受的人,讓港人投票選特首)去運作。

如此,對於中間派自命理性務實的人來說,政府方案仍然是倒退,是不可以「袋住先」的。

 

原刊於信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