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19/6/19 - 10:36

《論暴政》:抗強權活學活用七心法

《論暴政:二十世紀的二十個教訓》這本書,介紹過多次。這本書以歷史教訓為本,講述每個平凡人可以如何面對暴政,本書內容,有如   Hallelujah to the Lord,適宜反覆誦念,務求入心入肺入腦入骨,應用於抗爭的生活小節。

運動有高有低,浩然之氣要化成涓涓細流,滲入日常,滋養壯大。請記住,2003年反廿三條立法撤回後,隨後幾年中聯辦大舉反撲,推行更有組織的統戰、攏絡與遏制。自由的代價,是無時無刻的警醒。

以下略舉《論暴政》部分抗爭要旨,及如何於今時今日活學活用:

廣告

一,奉行實體政治 (practice corporeal politics)

不能光做鍵盤戰士,同路人要多聯絡,例如林鄭以老母姿態教仔之後,一群「香港媽媽」不單寫文反駁,更匆匆於不足兩天聯繫各界,組織集會,關心下一代。逃犯條例爭議中,各中學聯署反對,難得在網絡重新建立連繫的校友,不應就此散去,各群組發起人應趁機會建立實在的接觸, we connect。

也請留意曾經表態參與罷工的各種商業機構,姓甚名誰。經此一役,我知道自己買衫應去甚麼地方、跟團旅行應選擇甚麼旅行社、找地方飲杯咖啡吃個飯也有了首選。

二,捍衛你珍重的制度與組織 (defend institutions)

所謂institutions,包括憲法、法治、民主制度,也包括各種組織,例如你的學校、工會、專業學會、你信任的新聞機構、NGO等。這些我們珍重的東西,例如我們的司法制度、免於恐懼的自由,都不會自己保護自己,要我們親自捍衛,才能於強權之下不至於粉碎。

從今以後,請盡量多參與和自己有關連的組織,例如專業團體、工會、立案法團、親身支持你信任的議員等。縱使每個人都為生活奔波忙亂,但總可以抽點時間,多聯繫,例如你是記者,香港記你老母協會開周年大會,可以親身參加,同行見面、打個招呼,這是公民社會的原點,公民力量的凝聚力的開始。

三,捐獻公民社會 (contribute to good cause)

任何好事,都幾乎要錢才能穩定延續,做出成績。若有任何你欣賞的民間組織或傳媒,你又認同其理念的,不妨多捐錢。

例如吳靄儀等人剛組成的「反送中送傷被捕者人道支援基金」正籌款,協助抗爭者的醫藥費及日後打官司費用。一些你欣賞的傳媒,或報章網絡版收費,請義不容辭登記付錢;例如立場新聞、眾新聞、端傳媒、香港獨立媒體,長期人手資源緊絀,一直緊貼追蹤整場運動,若大家不想這類型傳媒日後消失,請捐錢,或加碼捐錢 (此乃立場新聞捐錢連結),或用 likecoin 讚賞,再 like 他們的臉書網頁,設定搶先讀。不只自己手機設定搶先看,要拿起父母及祖父母的手機,幫他們 like,幫他們搶先讀。

同理,若某些傳媒的新聞編採方針你反感,請轉台。世上沒有免費午餐,你的眼球,代表他們的廣告收益,邊罵邊看,只會令他們活得更好。不只自己家中要轉台,回到娘家也要拿起遙控,協助長者轉台。世上沒有慣性收視,壞習慣就要改。

四,提防一黨獨大,登記做選民  (beware the one-party state)

現行香港的選舉制度,保皇黨永遠佔優勢,加上   DQ 武器,少數變成多數,在議會內可以為所欲為。《論暴政》一書作者 Timothy Synder 以「最後一次做愛」比喻民主選舉,謂你最後一次做愛的時候,不會知道那是你最後一次做愛。1932年部分德國人投票選納粹黨登場,他們當時並不知道,他們的一票終結了民主,給暴政登上舞台,盡攬權力。

所以,珍惜每次投票機會,阻止暴政透過看似合法的選舉登場奪權。百萬人的力量,不可能天天上街,但若每個人都登記做選民,百萬人的力量將會延續,在體制裏推動進步,體制外則繼續呼應。百萬人抗爭,暫時只屬防守性,要推動改變,體制內部亦要有足夠實力。所以,未登記做選民的人,請立刻登記

請記住,200萬人遊行,打個八折,仍然有160萬,2015年區議會選舉總投票人數才147萬。區議會選舉今年11月舉行,立法會2020年換屆。



五,從生活小節中抵抗 (take responsibility for the face of the world)

《大公報》曾經是報業垂範,大半世紀前報人張季鸞經營《大公報》,提倡「不黨不賣不私不盲」,深受尊重。近日遊行,隊伍經過中聯辦控制黨媒《大公報》門前,人群情緒最亢奮,口號最齊心,有人大呼「垃圾」,全街和應,當知人心所向。「不黨不賣不私不盲」,變了天大笑話。

呼喊之後又如何?這是一個最簡單的可行做法:若大家認為黨報是垃圾,請盡力做好回收的責任。以後在任何地方見到財雄勢大的垃圾入侵你眼前,包括學校門口、住宅大堂等地,可考慮家人及鄰居每人取一份,即時回收,貢獻清潔工人。一個人力量有限,若每個人都做,能令耳目清淨,世界更美好。

動動腦筋,每個人都可以從生活小節中,出一分力,阻擋強權的思想散播。

六,揸搶的人請時刻反思 (be reflective if you must be armed)

滿口崇高理想的人,小心成為權貴幫兇。例如,醫生護士職責在救急扶危,不需通風報信,幫助警隊捉人查案。警察出糧,公帑來自市民,不是「政府錢」,這世界沒有「政府錢」,所有「政府錢」都來自市民(報稅表你填咗未?);警察服務人民,不是服務權貴,不是為林鄭月娥的失誤擦屁股,更不應不惜一切守護一個扭曲民意的立法會;當逼不得已,槍口向着人民時,槍口請抬高兩吋。

七,站出來 (stand out)

每個人的專長都有用,多一人站出來,就能牽引更多人關注。

一家商業機構站出來,不怕秋後算帳,自然愈來愈多人發聲;醫護人員,自行組織急救站;律師大狀,有義務法律團隊;愛攝影的,留下震撼影像,激動人心;懂寫字的,就疾筆狂書,留下歷史初稿。擅長唱詩歌的,馬拉松式誦念見奇效;心繫環保的,負責執垃圾,引發外媒關注;不能上前衝的,可以出錢買物資;中學生安全至上,可以向同學宣揚信息,引起朋輩關注;就算上班不能站出來的,燒味店員工可以講幾句支持的說話,地鐵車長可以在廣播中說聲加油。

每個人都站出來,當即暴露保皇黨的虛怯,一幫道德侏儒,請大家看清楚真面目;所謂幾十萬人支持如霧如幻,人民的力量令他們自愧形穢。無奈,專制之下,就是這種人才會得勢。

William Dobson在《獨裁者的進化》中說,獨裁者現在聰明了,不需要時刻用強硬手段對付你,暴君的工具就是法律、規定、程序,這些所謂程序,看起來正當又客觀,其實就是專制政府的遮羞布。例如監警會就是警察暴力的遮羞布,豎立監警會稻草人,林鄭叫你去投訴,就是用程序去遮羞;又例如香港的立法會偽民主,活用DQ法律武器,再由一眾保皇黨挾持會議規則,透過法規程序掩飾專制本質。一切冠冕堂皇,他們能夠安然自若,只因為市民麻木。
每一位珍重法治與自由的香港人,請身體力行,防止暴政坐大。抗爭只是剛起步,以上只是最基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