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論總罷工

2019/11/8 — 16:44

8 月 5 日於金鐘添馬公園的罷工集會

8 月 5 日於金鐘添馬公園的罷工集會

這場保衛自治權運動,其所以偉大,是因為它是千千萬萬普通市民的成果。合群為力,莫過於此。它尚未全勝,但已經迫使傀儡政府撤回送中,又繼續每週去剃其眼眉。這場運動也多少具有自我修正和學習的機能,因為千千萬萬群眾在不斷學習,不斷探索出路。每次我在樓下連儂牆見到街坊細讀,就心裡一喜。8.5 的政治罷工曾經將運動推上高潮。眼見現在運動進入長期抗爭,所以又有人發出新的罷工呼籲,和鼓吹組織工會。

誰是民主旗手

幾天前有報章發表〈工人主導示威爭民主 成效最大〉一文,報導挪威奧斯陸國際和平研究所(PRIO)高級研究員達赫呂姆(Sirianne Dahlum)連同奧斯陸大學政治科學教授克努森(Carl Henrik Knutsen)等,研究全球約 150 個國家 1900 至 2006 年間的大型反政府示威運動,結論是:農民在推動民主變革上,不如城市人;而城市人中,中等階級比諸於產業工人階級,又有所不如。例如 2011 年阿拉伯之春期間,突尼斯的反政府示威最終帶來民主變革,但埃及反政府示威沒有;當中便是因為前者的反對派聯盟,工人組織是重要成員,反觀埃及的反對派,其社會基礎比較狹窄,只是以中間等級為主。

廣告

現在美國和德國極右勢力開始獲得一些工人選票,有人因此得出結論說工人是不擁護或者是反對民主變革。但要知道,雖然上述國家的極右勢力得到比前為多的工人選票,但事實上距離得到工人多數票還很遠很遠。何況,在上述國家,這究竟是一時現象還是長期現象,還要作長期觀察。反之,上述挪威研究卻是一個橫跨百年、廣及大多數國家的研究,有一定公信力。作為歷史事實,歐美以至好多國家的普選權,往往都是由於工運出力的結果。而罷工,就是工運最常見的武器。8.5 罷工,就令到機場癱瘓了一半。

革命等於長期武裝鬥爭?

廣告

時代革命,就是普羅大眾的民主革命。有人一想起革命兩字,便想到買武器、舉槍支,作長期武裝鬥爭。這便是孫中山和毛澤東的所想所為。毛澤東更為成功,所以更為崇拜暴力。按照他的理論,槍桿子不只出政權,而且「出一切東西」呢。其實,現代民主革命往往不是這樣的;相反,長期的合法、半合法、非法抗爭以及總罷工,往往構成革命的核心內容。起義是必須的,不過往往是在最後階段才發生,且時間很短促,不是那種長期武裝鬥爭。其次,其所依賴的階級,也不是毛澤東的農民,而是城市打工族。

毛澤東自己比較過兩種方式。在《戰爭和戰略問題》的演講裡,他先分析外國情況,認為「在資本主義各國,…有的是資產階級的民主制度;外部沒有民族壓迫…。基於這些特點,資本主義各國的無產階級政黨的任務,在於經過長期的合法鬥爭,教育工人,生息力量,準備最後地推翻資本主義。在那裡,是長期的合法鬥爭,是利用議會講壇,是經濟的和政治的罷工,是組織工會和教育工人。那裡的組織形式是合法的,鬥爭形式是不流血的(非戰爭的)。」如果發生大國爭霸戰,則工人黨的任務在於使本國政府敗北,同時準備推翻它。但是這種起義戰爭,「不到無產階級的大多數有了武裝起義和進行戰爭的決心之時,不到農民群眾已經自願援助無產階級之時,起義和戰爭是不應該舉行的。到了起義和戰爭的時候,又是首先佔領城市,然後進攻鄉村,而不是與此相反。」

但「中國則不同。…在內部沒有民主制度,而受封建制度壓迫;在外部沒有民族獨立,而受帝國主義壓迫。因此,無議會可以利用,無組織工人舉行罷工的合法權利。」所以中共不能模仿歐美經驗,相反,應該模仿梁山英雄,走入農村,依賴農民,長期武裝鬥爭。「在中國,主要的鬥爭形式是戰爭,而主要的組織形式是軍隊。其它一切,例如民眾的組織和民眾的鬥爭等等,都是…為著戰爭的。」

長期組織長期民主

但問題正在於「一切民眾組織和鬥爭都是為著戰爭」呀。大家知道,戰爭,特別是長期戰爭,都必然帶有不斷集權化的趨勢,是非常不利於民主習慣的形成的。而當時農民普遍文盲,又進一步加強了有文化的軍官的專斷習慣。反之,「利用議會講壇,(舉行)經濟的和政治的罷工,組織工會和教育工人」等等,卻大大有助於培養普羅市民的民主習慣。所以時人把工會稱為「培養基層人民自我管理的能力的學校」。

兩種「革命」,帶出的結果可以很不同。這也是為什麼,當大家都講革命的時候,更需要特別注意工會和罷工這兩件事。

順帶一提,毛澤東真的不懂外國。其實當時外國全都有代議民主嗎?工人組織都是合法的嗎?當然不是。俾斯麥的德國就曾經禁止過德國社民黨!毛澤東還特別提到俄國也是其「外國」的例子之一。但天呀,1905 年之前的沙皇,哪裡有合法罷工?哪裡有國會?1905年之後有了「杜馬」,但那是 1905 年工人進行非法的革命的結果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