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論自決運動之二:雷動社區 自主憲章

2016/3/30 — 18:06

圖片來源:《社區公民約章》運動 facebook

圖片來源:《社區公民約章》運動 facebook

新瓶舊酒齋自決

香港前途危機,迫切要求港人換換腦筋。可是,常見一種現象,就是表面換了,靈魂沒換,新瓶而舊酒,結果不問可知。自決也不例外。現在一些青年新晉,摒棄舊泛民路線,提出自決,固然可喜,但有時在思維上,仍被陳年舊靈纏住而不自知。從前是齋普選,現在是齋自決!

廣告

舊民運的齋普選路線,就是不批判當今的財閥寡頭統治,不批判社會達爾文主義的所謂自由放任,不理會自由放任實是放任財團剝削土地資源和普羅大眾,所以齋普選運動,絕不涉及全面社會改革。今天的齋自決,與齋普選也異曲而同工。齋普選路線,源頭起碼有二,不可不察。上流中產的泛民,飽漢不知餓漢飢,眼中的普選,只是一種「價值」,不懂得世界普選權運動的歷史,不知道普羅大眾爭取普選,更是為了集體「利益」!為了不受財閥官僚剝削的利益,為了基本民生保障的利益。這種齋普選,客觀上維護財閥統治現狀而已。其次,還有一眾並不代表上流中產的社運壓力團體,不少其實不滿意泛民,也不滿意現狀,但選舉時又「含淚投票」,所以,他們雖非齋普選路線倡議者,囿於非政治化及單議題思維,客觀上又總在協助齋普選路線獲得選票。三十年後的今天,齋普選路線窮途末路,本土/自決應運而生,於是泛民中大批第二第三梯隊,剛忙趁本土之墟,但本土新瓶,裝的仍是齋舊之酒,它只有大陸人vs香港人的偽二元對決,而無香港社會亟需全面改革的視野。但這種齋自決齋政治的路線,和過去齋普選一樣,由於脫離普羅大眾的切身利益,即使眼下紅紅火火,實難有持久而多數支持。[i]

如果是排外主義的齋自決,則又不同,但不是因為它有真正普羅大眾支持,而在於它會被中共當槍使,所以暫時更出風頭,也更危險。

廣告

齋自決,實不齋

齋自決/齋港獨運動表面上很簡單很易懂:中國,是去是留?表面上是齋,其實不齋,而是很葷,有違當今少吃肉的潮流。在選擇去留的背後,早已包含其對社會根本立場。自由右派的自決/港獨,便有自由右派的社會秩序在其中;極右排外的自決/港獨,便有極右排外的社會秩序想像。這真是不以主觀意志為轉移的。

排外本土,雖然只叫人選擇港獨,驅除「大陸蝗蟲」,背後也有自己一套社會想像,就是弱肉強食、強權即公理。但由於香港早已是這樣一種社會,所以提出齋自決,便足供其奪權之用,何須再談社會改革,民生保障?他們本來就不覺得香港原有的政治經濟權力結構,有什麼需要大幅變革;如果有,就是他們尚未登上獨裁寶座而已。至於自由主義右派,雖不至太獨裁,但維護香港資本主義現狀,與排外極右又是一致的。

香港國有思想自由嗎?

有一位青年本土,說自己不是以血統論斷「香港民族」,不是排外主義,而是以「認同資本主義、正體字、以粵語即英語作為主要語言」為標準。[ii]又一個笑死人的笑話 – 它把說客家話的地道本土客家人,開除出香港民族之外了。但更有興味的,是它也把不認同資本主義者,也開除出香港民族之外了。你以為,「啊,沒關係,我就是資本主義者」,就不會被開除嗎?不要信心滿滿;你的資本主義,也是他們的資本主義嗎?資本主義只有一種版本嗎?難道大陸不也是資本主義嗎?事實上,這位青年,思維上同中共只差幾尺。中共壓制那些不認同「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的人,而這位香港國國父,則壓制不認同資本主義的人,二者所壓制的思想不同,但壓制思想則一。

齋自決齋港獨,真的不齋,擺明要維護香港那種大魚吃小魚的資本主義,而絕不是有較充分社會保障的資本主義,不是規定每週35工時的資本主義,不是可以容忍反資本主義黨存在的法國資本主義。這些人大談資本主義,但真的懂資本主義的本質嗎?其實一竅不通。不通雖然不通,但階級立場很鮮明。幾十年前工聯會最愛講:什麼藤結什麼瓜,什麼階級說什麼話。真的,齋自決齋港獨,而不過問壟斷財閥的利益,這種話,對誰最有利?當然是1%的財閥富豪。至於每日為口奔馳的其餘90%普羅大眾,要麽繼續忍受被剝削被壓迫,要麽起來反抗這種資本主義。是以,近年來,要求縮小貧富懸殊的呼聲,要求全民退保的要求,越來越響亮。這種普羅民生運動,如果和港人自主運動結合,便有別於齋自決,便是一種要求廢除財團壟斷民生,全面保障就業與民生的人民自決運動。所以事實上不會只有一種自決運動。社會既分裂為好幾個階級,港人自決運動便一定有不同版本,代表不同的社會想像。只不過,普羅民主的自決路線,尊重多元,決不會把不同意見,開除出港人共同體之外。但排外極右和自由主義右派的自決運動,怕不會那麼寬容呢。但他們的自決運動,只能有少數支持。反之,只要民主自決派拋棄齋普選齋自決,拋棄單議題思維,承接民眾呼聲,把自決運動發展為香港社會的全面改革,實現勞動人民當家作主,那麼,這個民主自決運動,比諸排外極右,一定有深厚得多的群眾基礎。民主力量,浩浩蕩蕩,關鍵是喚醒民眾。

何況,有眼的都看到,民主運動不以佔人口大多數的普羅大眾為主力,如何有力量和超級暴龍(中共)較量?就靠幾舊磚頭?

港人自主憲章運動

傘運以來,各股新生民主力量,絡繹不斷,從社區約章運動,到新界保育運動,或者各種不受注意的社區互助。這便是今後民主自決運動可以依仗的基層力量。

戴耀庭的雷動計劃,如果與民主自決運動和基層民生抗爭,結合為民主三角同盟,香港民主前途,便有可為,毋須悲觀失望。這個方向,可稱為港人自主憲章運動。憲章兩字,就是突顯港人要過問憲政與把主權歸還人民。三者合則鑄造新力量,分則被各自擊破。新方向,自然需要一份政治綱要文件,作為今後宣傳教育、團結民眾、分出真假民主立場之用。以下是基本內容的謅議,供大家腦震盪;之後,自有高人修改得更好:

無論是英國還是中國政府,其對香港的管治,從未獲得港人同意,有違「主權在民」及「政府管治須得人民同意」的根本原則。雨傘運動,象徵港人的民主覺醒,決心翻身作主,爭取命運自決。

香港回歸後所實施的基本法,亦從未經過港人授權。新時代民主運動的目標,就是從下而上,民主重訂基本,重構香港的憲政機構:

召開普選全權港人代表會議,重訂基本法,落實港人自主。除國防及外交由中央管轄外,所有港人內政由港人民主決定。綱領的具體細目,通過全民商討制定。
由直選之民主派議員,及其他民主團體,組成籌備團體,為適當時機召開港人代表會議,進行長期的宣傳、鼓動、教育、組織工作。
港人代表會議成功召開及重訂基本法後,要中央政府接受。

香港很小,要以小博大,需要建設最廣泛的民主聯合陣線,爭取普羅大眾和廣大青年成為民運主力,全民共討特區政府。新世代民運,將以公民抗命,從議會抗爭,到各種不合作運動,直至罷工罷市等等,使當權者正視人民要求。

要喚起普羅大眾,需要民主與民生並舉的社會改革。香港的困局,也不只是政制不民主,或者沒有自決權。壟斷財團所造成的分配不均,貧富懸殊,民生困苦等等,剝奪了多數人的餘暇,妨礙普羅大眾有效行使民主權利,也因此壯大了寡頭統治。所以追求民主自決,必然要求同時改革社會,消除貧富懸殊,保障民生。所以,基本法中有關經濟、土地與民生部分全部改寫。(具體要求,可用附錄形式,經反覆商議後擬定)

港人以小博大,不只要建設最廣泛的本地民主聯盟,更要在地緣政治中,爭取最廣泛盟友,才能成功。因此港人支持大陸民主運動,一起爭取民主自決,由下而上,拆散專制,重建民主共同體。

中共崩潰,干卿底事?

最後一條,今天不少泛民再無膽提出了。連公民黨也不提「建設民主中國」了,怕被戴上「大中華主義」帽子,也無法反駁「大陸民主,關你鳥事」的大香港主義偉論。其實呢,這些指責,無知可笑,不知道,支持中國民主化,可以和民族主義無涉,甚至與之抵觸;不知道,從港人自己切身利益出發,恰恰要支持中國民主化!其實這不過是地緣政治的常識。所以幾百年來,在超級強鄰俄國之旁的波蘭,其民主獨立運動,從來都以促進俄國民主化為己任。其實排外本土不是不懂。果其不懂,就不會天天預言中共快要崩潰了。如果中國前途,與香港前途,絕無相涉,中共崩潰與否,又關你鳥事呢?可知這些偉論,非以自用,實專為愚弄入世未深青年而設。可嘆泛民,有如童話故事中沒有主見的人一樣,被責不該騎驢,便下驢走路;被責不該走路,便爬上驢子。而其實,連不少市井普羅,也懂得中港民主前途息息相關這個道理呢。在這個無知扮博學的年代,港人民主派更要堅持第五點。

換腦筋,莫短視

現在局勢,是否已到了振臂一呼,從者如雲的地步呢?不知道。但該做之事,便要去做。舊民運的其中一個幽靈,叫做「短視」,凡事只求立竿見影,否則無影。有泛民議員對於自決辯論,反應只有一句:若可轉化為選票,則支持;否則多談無益,云云。這個短視幽靈,自有深刻歷史原因,難全怪泛民。但青年新世代,如果不擺脫這個幽靈,即使雄心壯志走新路,恐怕仍是舊路續蹉跎。

 

注:

[i]我們很多年前,便對當時興隆的民主黨,下過難逃被淘汰的批語。參看《民主黨與灰姑娘

[ii] 《學聯秘書長選舉,「公投派」相爭》,明報,2016年3月16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