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論解放軍,及溫和派的自我修養

2019/7/25 — 14:53

解放軍會出動的消息甚囂塵上。但其實如果中國要出解放軍,按道理應該是落手密密做,而不是用口四處大聲講。

這個消息的其中一個源頭,是《紐約時報》,吹風味濃。雖然現時外媒的情況已經有所好轉,但其實還是有很多中國可以動用的人。如果我是中國,對香港亂局最省事的處置,是四處放風說自己會出解放軍殺人,令你知難而退,自己散水,那就不用真正出軍隊。

解放軍會出動嗎

廣告

其實軍隊只能「在」,而不能「出」。首先,612 ,解放軍司令員陳道祥少將已經向美國國防部亞太安全事務人員保證,不會出動介入香港事務。共軍對香港人說話可以不算數,但美國就不一樣,畢竟香港還有沒有獨立關稅地位,是美國說了算的。

況且,軍隊一旦動員,不管是殺多少人,共軍在香港的神秘和權威,就一次性報銷。香港馬上爆破,不只是中國人在香港藏起來的資金凍過水,之後經過香港的水路,也全部報廢,擺出圍堵姿勢的外國也會一湧而上。中國如果有其他辦法,不會不斷吠;如果吠,也就是說未真正有咬的打算。

廣告

但很多人誤以自己做某些事情,就會導致中國出解放軍,認為超大的中國就日日看著香港人做甚麼來制訂政策,十分自我中心。2014 年的時候有泛民名流說不要阻礙升旗禮,否則解放軍就會殺人。5 年之後,香港示威者用兩個月,將所有的禁忌都踢爆了。阻升旗,沒事;衝入立法會,解放軍袖手旁觀;衝中聯辦,還是用嘴炮還擊。但這些象徵物,我們都認為只要碰了,解放軍就會出動,但到今天為止,市面還是基本運作的。

見好就收論的源頭

這樣的關聯思考,也許來自64以來的創傷症候群。中國在北京開槍殺人,當然有殺一儆百的意圖,但陰差陽錯的,最受到震懾的是香港人,之後出現了成為主流的一種「不要激嬲共產黨」理論,他們不斷計算著各種社會運動的「過火風險」,在每一個階段都呢喃著「見好就收」。

因為目睹殺人的結果,是善男順女更加順服,更加願意站在當權者的角度,去為政權解難分憂。殘酷的說,為了自己利益投共戀中,以及為了「不想有人流血」而身不由己地主動幫政權解決問題、劃地為牢,以及瓦解抗爭,在客觀上的分別實在很小。

「反送中」可以走到今天,不斷衝破我們的想像,是因為年輕人沒有經歷過「旁觀 64」的體驗,心裡沒有 PTSD 的毒素。

遲點攤牌會更困難

當然,我不是肯定中國就一定會理性。事實上坊間存在的很多理論,其錯謬之處都是假設中國官員是理性的。那麼如果中國共產黨出動軍隊鎮壓,香港抗爭者就會被收皮,會有人死,會有很多名人被捕,但同時代表中國由前途談判甚至更早以來,對香港的「長期利用」被香港人自己終結。中國毀滅了香港未必會死,但一定好痛,很大損失,之後的蝴蝶效應十分可觀,而且會成為外國的警戒和干預借口。

如果局勢無法回頭、香港無法避免犧牲,對於世界也是有價值的犧牲,是抗爭換來的階段性成果。即使所有外國勢力袖手旁觀,香港的毀滅也不會毫無價值。

如果香港人就此停止,不要說之後的大清算,就算是「回到一國兩制的日常」,時間一直發展下去,中國毀滅香港人的代價只會越來越低。在這個時間點攤牌,對方還可能猶疑;但如果是十年、二十年之後,可能就連猶疑都不會。所以問題早爆發,好過遲爆發。解放軍出,或不出,對中國來說都是難題,都是折磨。為甚麼那麼急著要讓香港恢復對中國有利的秩序?

鄉黑不用藉口 因為藉口可以自己製造

元朗黑社會無差別襲擊事件(7 月 21 日)之後,示威者打算集結去元朗示威。很多社會賢達和地區人士就 panic 了,不斷說不要燒村和拆祠堂。這其實是「不要 XXX 否則就會引來 XXX」邏輯的另一種形式。

你無法阻止黑社會和中共失控,所以你只能不斷叫示威者不能失控。但示威者不失控,不代表黑社會和中共不能自己失控,難道你們認為他們失控需要理由和藉口、需要你「中計」?不要把自己看得那麼高吧?客觀上你這樣出聲便等於站了在高牆那邊。而事實上,從6月9號以來,示威者都沒有失控過,為甚麼你們不把氣力用在呼籲當權者不要失控?失控從來都是中共造成的吧?為何要不斷擔心失控,更應該擔心(雖然擔憂其實是一種無能的狀態)的應該是抗爭者被元朗土豪殺害或空投漒水吧?抗爭者 VS 土豪,怎能把土豪勢力說得好似玻璃,一打就碎?

況且,一班人既然沒甚麼辦法為傷者討回公道,卻很執著要勸阻示威者,換取「自己好像能阻止某些東西的滿足感」,但事實上他們的輿論工程,卻等於將燒村和拆祠堂這件事,與抗爭者連結在一起。所以其實根本不需要實際有人做甚麼,元朗沒人示威都被襲擊,要理由嗎?黑社會和解放軍打人需要理由嗎?你的存在就是理由。不需要分你用不用武力,他要出動的話,不用理由,如果要演戲,就自己找人燒祠堂,然後說是示威者做的。

如果他們做這場大戲,那些不斷說「抗爭者不要燒祠堂否則跌入鄉黑陷阱」的人,不就是陷全世界於不義,兼搞散運動?就好像何君堯父母的那個墓,你能肯定一定是抗爭者做的嗎?難道不能是黑吃黑?不會是地區派系內訌?一男一女打架一定是感情糾紛?不能是叫雞之後有人沒付帳嗎?憑甚麼說起火或祠堂「滑倒」就一定是抗爭者做的?

社會賢達能不能對準政權?就算退一萬步,不談 6 月 9 號前線抗爭者一向進退有度,不牽連無關人事的作風,就算真的有人這樣做,都是因為元朗無差別恐襲所觸發的仇恨螺旋,先要檢討和改正的一定是政權及其同路人,你要痛心疾首就找他們,不要跟其他人講其他耶穌。頭面人物應該幫抗爭者補位和預先消毒,如果做不到就甚麼都不要做好回家思考好過。

反抗是為了甚麼?

最後,這一切都是回到一個根本問題,反抗是為了甚麼?難道我們是為了守護一個既定的「活動範圍」而去反抗?我們是為了打破那些框框才去反抗吧﹗很多以往我們以為不能觸碰的禁忌,都被衝破了,都被證明其實可以衝破。兩個月以來,很多人都在不斷呼喊不要受傷,不要衝咁前云云,這都是毫無作用的喪志話。如果你有能力改變政治局面,就沒人會衝,如果你不想看見有人受傷,你就去捐錢,去幫助,去擋棍擋刀;最低限度,對前線理解和尊重,講少點自以為是的蠢話,這才是幫忙。

如果共軍決定要動員,你以為自己這個時刻叫人唔好衝就能改變?到時大家都會被囚被殺要流亡。我不想受苦,但其實「家畜的和平」繼續下去,大家也是死,只是分開死和慢性死。解放軍殺人的話你們就留些氣力聲討殺人政權,好過檢討被殺的人民有甚麼過錯吧﹗真正統治我們的,不是中共或者港府,而是他們為香港人培養的驚恐和習得無力感。只要大家不怕,我們才可能重拾尊嚴,重拾對政權的議價力。

正正是解放軍隨時殺人的惡夢,令很多人連是非觀都毀滅了。我就問如果共軍明天出動,大家會後悔兩個月來做過說過的事嗎?當大家最後都要犧牲或受傷,就代表我們堅持的東西變成不對?對的東西就是對,都是要做,即使最後不會是 Happy Ending。生命最後都不是 Happy Ending,你是一定會死的,然則今天你為甚麼還堅持食飯飲水呼吸?食飯都有可能失控哽死,難道又要擔心呼籲一輪?怯你就輸一世,人人識講,如果示弱,那黑社會就正式確立主權了?那麼我們,公元2019的我們,將為以後的人留下一個怎樣的香港?難道像警察那樣說,「怕就唔好出街?」要閉門不出到何時?

如果中共要殺人,勝利球迷就會說,都是因為 XXX 過激。但為甚麼沒人說習近平過激?對有權力的人十分包容,百般顧全其顏面,而受害者就算挖個鼻孔都要提供道德證成論述,這是甚麼標準?

求變一方從來是動輒得咎,溫和派要承擔一切的可能,包括壞的可能。難道有些人以為仗未打完然後四處開研討會做大台良師益友就是溫和派?溫和派是要被人鬧為何不和「暴力」割席的,溫和派是要面對死人的,溫和派是要冷酷地將他人的犧牲化成政治談判力的,溫和派是要忍受曠日持久的等待果陀的。「溫和」不是「無事袖手談心性,臨危一死報君王」的狀況外人士的避難所,如果你不懂做個真溫和派,就在這場運動裡就好好重新學習吧。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