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論雨傘革命之失敗

2015/9/26 — 15:28

香港政府於去年9.28向示威者發放共87枚催淚彈,繼而引發兩個多月的佔領運動。

香港政府於去年9.28向示威者發放共87枚催淚彈,繼而引發兩個多月的佔領運動。

之前曾有篇文談過天天都是九二九,這一篇也是承接上一篇的命題。

九二八快將一周年,報章當然就要找來佔中三子學聯學民仔來訪問。到底那場運動他們是否主角,公眾自有其論述,網上鬧爆言論有之。革命之失敗,我不會將責任只加諸於那些在鎂光燈下的人。

廣告

不要再欺騙自己,從雨傘革命找一點半點來承認成功。從任何角度而言,雨傘革命是失敗的。

你可以說,雨傘革命只是一場戰事,不是一場戰爭。盟軍也不知輸了幾多場戰事,最終在二次大戰勝利的是盟軍。所以 2014 年輸了是不要緊的,終於會勝利的。

廣告

其實我也很想這樣想的,沒錯爭取民主不爭朝夕,放眼千秋。一次社會行動失敗,可以有千千萬萬場運動繼續爭取。

但我實在沒有看到任何後續行動。擁有公權力和傳媒話語權的飯民議員曾口口聲聲說否決政改後重啟政改,何俊仁甚至說過否決政改後會辭職公投,爭取重啟政改。請問他們有沒有繼續大力爭取? 還是他們學足了梁振英的「講了當做了」? 為何他們也跟住梁振英的主旋律,將民主和民生分拆出來?

如果說香港人的核心價值,善忘保證是一項。不要說太遠的了,請問今天還有幾多人會說撐 Uber? 所以警察捉幾架 Uber 是很成功的,只要不停的談甚麼法律犯法,港人就會冷下來。

2014 年 12 月 10 日,我太悲傷沒有到金鐘,據說金鐘滿是 We will be back ,還有人唱歌跳舞巡遊。蘋果日報說人退心不退。我想問, we will be back ,是幾時 back ?

back 不一定說是再去佔領。如果再佔領,政府的打壓會更加兇,肯定亦不會再放催淚彈,而會用殺傷力更大但畫面好看的胡椒水。我也不知道怎樣可以令香港有普選,但如果連爭取的意識都已經淪落,甚至忘記了當天爭取的熱情,那就是這場運動最失敗的地方。

有美國的朋友說雨傘革命會像五四運動,在人的心種下種子。其實我很想反駁,當年五四的甚麼德先生賽先生,在中國人的心已種下了一百年,今天都沒有長出過苗,五四精神亦已變質成「尊重和包容」。如果大家經歷過一場雨傘革命,仍是正常上班下班、仍是計較誰人誰人的勝算含淚投票,對不起,這場運動已經正式被遺忘,只變成一面大家都在膜拜的神主牌,或者變成港版六四慘劇那樣可被任何人消費的一樁事件而已(包括我)。

 

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