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謊言」與「催眠」 無以改變港人對這個政權的看法

2017/11/28 — 17:22

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來港出席一國兩制研討會,還要破天荒向部份學校直播其演說之後,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主任冷溶,又要親自來到香港向特區高官「講解」十九大「精神」。這令人聯想到當年毛澤東在延安要舉行一連串的研討會,也是一再發表了「重要的談話」,要統一知識分子的思想。

如此頻繁的演說和解讀,足證中央政府真的很着急,要「糾正」香港人的觀念。說是「洗腦」也好,說是「整風」也好,總之就是要由不信講到你們信,是假是真都要大家以官方的解讀為真,目的就要香港人吃透中央政府的心意,統一思想。

將來看來也會不斷有這樣的活動,要勞動不同的京官來香港發表不同的「重要談話」,不斷重覆或重新「解讀」基本法、「解讀」一國兩制、「講解」北京的全面管治權。

廣告

董建華一如既往借機插嘴,叫香港人不妨「瞌埋眼睇吓」,未來國內其他大城市會點,「香港又會點」。說香港人要「學習」十九大報告,以了解國家及香港的未來發展道路,還要深入認識共產黨。

葉劉引述中聯辦主任王志文王志文說,這是教育出了問題。港青佔中瞓街,是因為不了解國家,對歷史欠全面認識。范徐麗泰以前也說過,香港年輕人這麼反共,是因為香港的老師不認識中國,不認識歷史。

廣告

把這些說法和做法拼合起來,看來以後有了中國歷史作為必修科、有了國民教育科、有了《基本法》教育也不一定足夠,還要看如何能令廣大老師都依據中央的「解讀」來解讀一切。

香港人對中國真的是這麼無知嗎?對中共又真是這麼不了解嗎?是否只要知多一點點便會有完全不同的看法,除了不再瞓街、不再反共之外,還會更認同這個政權,也會更認同「中國人」這個被賦予了的國民身份嗎?

講來講去,上述這些說法的中心要點只有一個,一言以蔽之,就是叫香港人要認清現實,不要再作無謂的堅持與執著。

還記不記得,在主權移交初年,當時香港人對中央政府的支持及評分卻是有一段持續上升的蜜月期。香港人對國民身份的認同,也遠比九七回歸之前還要高。就算香港人不滿意特區政府、不支持董建華,對中央政府的支持率卻仍然處於高點。這是不是表示那個時候香港人對中國歷史、對中共的認識都比現在多、而且比現在了解得更深?

這顯然很矛盾。過去幾年,北京當局及各級處理香港事務的官員,越來越明目張膽對香港內部施政指手劃腳,說是有「訓政」的意味也十分貼切。現在這一類被人懷疑為「洗腦」及整風式的活動也是越來越多。而且,特首、香港特區的官員、及那些親建制的政治人物,也越來越不恥於完全站在京官的角度來向港人說教說項。香港的各類媒體,也越來越自我約束,甚至是自我審查。顯然,這些做法都是越幫越忙,越是 hard sell ,便越是趕客了!

可以這樣說,在不知不覺間,香港社會已經形成了一個當權政府影響人民觀念意識的「謊言機制」及以不斷催眠式做法來意圖重塑香港人的觀念。這些機制就是要不斷以重覆「解讀」來重塑香港人,要改變香港人對當權政府的看法,也要把香港的未來一代同質化,令他們與國內的人民一樣盲目支持當權者,要建立那種不問是非的民族自我中心主義。但「謊言機制」的實際效果卻只是適得其反。

所謂民族自豪感或國民身份的認同,如果不是建基於自然依然形成的感情,單靠擴大建制系統內外的謊言機制及來自官方的片面解讀與不斷催眠就可以建立嗎?在國內行之後有效的那一套意識形態工具,在香港可以產生同樣的效果嗎?

如果實事求是從經驗來看,答案其實還是很清楚,根本就不會有真正的效果。將來就算繼續加強各種解讀及洗腦式的工作,學校搞更多意識觀念灌輸式的教育,都只是把已經開展了的意識形態控制工程進一步加強而矣。如果在過去在加強中的效果也只是適得其反,進一步加強就可以力挽狂瀾、把這個悖反的趨勢扭轉過來嗎?

再看一看那些建制派政治人物及高官如何講一套做一套便可至一二。那一些建制派的政治人物,天天把「愛國」或「共產黨偉大」這些八股掛在口邊,指指點點教人如何愛國,但不少其實都是以方便旅遊的名義拿着外國護照,買了政治保險。特區政府的高官現在也越來越不恥於身先士卒參與向香港人催眠,為中央政府推動國民教育,但個個都把子女送到國際學校及海外升學。

越是要把國內那一套意識形態元素注入香港教育體系,這些願意權充打手的「紅色大肥貓」無論口裏如何說正確,在行為上也只會繼續把自己的子女往海外送。即是說,越是要以當權者的認知來處理香港教育制度的所謂問題,那些執行這個政治任務的高官及打手便越意識到這個制度只會有更大的問題。

由此可見,硬要說今天香港年青一代對政權的反叛反感是教育所致是如何強詞奪理。其實大家都知道,真正出問題的不在於香港的教育及老師,而是在於這個政權及國家。要改變年輕一代對這個政權及國家的看法,首先便要去檢討一下這個政府有什麼問題。

繼續以為自己絕對正確,以為只要不斷加強干預教育、透過不斷官腔解讀,或不斷加強那個催眠機制及謊言機制的力度,根本就不可能扭轉香港人對這個政權的反感,也不可能有效壓制年輕人戮破皇帝身上沒有新衣的義憤與衝動。

香港大部份市民仍然都對開放社會及問責政府有一定的期望,香港也還是一個資訊流通的社會。如何看待中共這個政權及中國這個國家,不是單靠京官的不斷解讀或聽從官員的擦鞋言論的。至於那些毫無公信力的政治代言人就更不用說了,他們只會不斷倒米。灌輸性的教育也只會不斷受到家長及教師的抵制,年輕人也仍然可以從不同的角度分辨得出那一些是謊言、那一些是真話。解讀了又解讀又可以如何!

因為真正出問題的不在於香港的教育及老師,而是在於這個政權及國家。要改變年輕一代對這個政權及國家的看法,首先便要去檢討一下這個政府有什麼問題。只要這個不斷製造問題的中央政府仍然拒絕作出改變及提升自己的質素,仍然是難以爭取到香港人的真心認同及支持的。

那個謊言機制及催眠機制是難以產生洗腦及統一思想效果的。一個指望透過不斷以官腔來解讀才能夠建立認受性的政府,注定只能帶出相反的效果。對於香港人來說,國家及政權從來都不是以這樣的方法來認識的,瞌埋眼或瞪大雙眼,結果都只會是一樣。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