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講大話的小木偶

2016/9/12 — 17:56

梁振英(資料圖片)

梁振英(資料圖片)

【文:曾偉強】

堂堂地方首長,高高在上,要致電找一個人,不可能聯絡不上,那簡直是天方夜譚。除非,他沒有打電話!正所謂「假的真不了」,立法會選舉結束後,朱凱廸隨即收到特首辦電話邀約會面,還加以拒絕。也許,梁特真的應責成特首辦,嚴肅及馬上代他打電話、發電郵,或是留短信。

梁特九月九日傍晚出席香港文化藝術界慶祝中共國成立六十七周年酒會後,向傳媒說了些可能會令他鼻子變長的東西。他說:「我昨日和今日都發了短信、發了電郵以及打過電話給他(朱凱廸),但他的手機沒有開啟。」假如連一個候任立法會議員也聯絡不上,這個「超級聯繫人」,也真的只有一個「超」字!

廣告

問題是,朱凱廸當晚在面書上直言,雖然不知道梁特的電話號碼,但「無熄機」,也沒有收過梁特來電或短信,但歡迎梁特留短信給他。經此一役,梁特又應否考慮公開他的手機號碼,以免被當作電話騙徒哩!

但究其實,行政長官變行騙長官,亦已是公開的秘密。而更不幸的是,除了「神級邏輯」和指鹿為馬的絕技,「講大話呃人」,也似乎成為了當特首或參選特首的基本功。

廣告

一向野心勃勃,有意問鼎特首寶座的葉劉淑儀,這次雖然高票當選,但票從何來卻是個謎。立法會選舉翌日(九月五日),《明報》記者捕獲葉劉座駕駛進中聯辦。但葉劉當晚回覆記者時,表示只是派司機到中聯辦送書(她「本人當時不在車內。」)。但時隔四日,由於「感到不安」,葉劉九月九日主動向《明報》致歉,承認當日她親赴中聯辦與人商討事務,並在傳媒茶敘中公開道歉。

所謂坦白從寬,葉劉被問到「當日是否講大話」時,她點頭說:「係,我好抱歉。」不過,葉劉始終沒有說出在中聯辦所談何事,與何人會面。只說對方有「急事」找她,還強調不是謝票。問題是,在香港,誰擁有如此地位和權力,即便是如葉劉般尊貴,也要「隨傳隨到」,事後還要「密密實實」?

弔詭的是,葉劉一方面表示「未得閒考慮」選特首,但又指出事後感到不安,「早講好過遲講」。似乎暗藏玄機,這是否為正式參選先行拆彈,不日自有分曉。雖然不知道葉劉為何「感到不安」,亦不知道當初為何說謊,但假若她真的宣布參選,那麼,她九月五日在中聯辦所談的「急事」,便極有可能與特首選舉有關。

事實是,由梁特西環謝票開始,中聯辦干預香港事務,已一步一步地,從幕後完全走上幕前。一國兩制即便未至於蕩然無存,亦已奄奄一息。

電影《選老頂》中,神爺(黃秋生飾)向「一哥」坦言,選出來的都是木偶,他(神爺)才是真正的「話事人」。此言到底是一語成讖,還是指出了真相?看官心中有數。不過,如果這個選出來的「話事人」真的是木偶,也只不過是一說謊,鼻子便立即變長的小木偶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