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謹以戰歌為哥基決定出選助威

2018/10/5 — 16:47

馮檢基 10 月 3 日於美孚擺街站進行宣傳。(圖片來源:馮檢基 Facebook)

馮檢基 10 月 3 日於美孚擺街站進行宣傳。(圖片來源:馮檢基 Facebook)

《哥基最後的戰歌》

空言又傾又砌,多年又懦又廢。
決心反戈一擊,無懼又醜又偽。
如今無嘢好傾,今日駛鬼佢砌。
豈肯 C 於阿人,難甘 A 為小麗。
不堪人間廢業,翻閹再攪一劑。
與其南山退隱,何不投身建制。
開拓維穩大道,不鑿街坊石仔。
次次最後一次,舖舖都要佢威。
理據無須服人,邏輯亂過 B 仔。
誰勝誰負誰知,敗選功過雙抵。
攬炒就是立功,民主福壽同歸。
哥基青雲路穩,從此前景秀麗。
寄語民主痴夢人,及早疊埋心水棄知絕智效中央。
哥基願作開路人,率領一眾志同道合盲毛做契弟。

今時今日這個環境,「顧全大局」簡直係廢話。對於投機分子來說,說顧全大局那個「大局」,只會在對自己有利的時候才存在。如果真係要顧全大局,今時今日的所謂聰明人心裏都明白,首先要顧全的是「誰的大局」。當然不會是香港蟻民的大局了,當然是大阿哥及建制陣營代表的那個大局才算是大局。講大局,當然要從大處着眼。在這一點上,從以又傾又砌作加入僭建的立法會那一刻開始,已經顯示了哥基的大局觀與遠見。

我認為哥基從來都是聰明人,因為從來都能夠為自己行為找出新的說法。雖然每一次說法發都顕得很荒謬,但如果次次他都能夠作得出荒謬的新說法,那不也是挺有創意嗎?上一次補選哥基是如何說 plan B 的?補選之前他在黨內的篩選又是如何否定要把機會讓給年輕人?但等到今天,又如何批評 plan B 沒有把機會留給年輕人,從而要迫使他這個不年輕的人要勉為其難力排眾議出來捍衛民主?點解大家係都要迫佢作出痛苦的決定!

廣告

這樣的邏輯其實真係幾好笑。夠膽講出口,仲要講完再講,單是這一種勇氣,就應該由衷地佩服哥基。

其實他出來參選,真的沒有問題,這是他的基本政治權利。總好過曖曖昧昧,不斷在民主陣營背後插刀放冷箭,不斷為建制陣營對手提供彈藥。都說了,聰明人都只會選擇性地理解詮釋何謂顧全大局。「大局」這個龍門,要搬真的是太容易,難不到聰明人的。

廣告

真的是要捍衛民主嗎?大扺聰明人以為全世界都是傻仔。哥基的參選會帶來什麼結果,稍為有點常識的人都可以估計得到。民主會得到捍衛嗎?攬炒輸掉這個位,就可以捍衛立法會的民主?

老實說,從一開始,我就認為輸掉這個席位的機會很大。如果真的有什麼大局要捍衛,如果真的要捍衛民主,方向還是應該很清楚的,特別是當失去這個議席的機會很大的時候。現在是進一步提高失去這個議席的機會,究竟是捍衛了什麼勞什子的民主?

哥基說他「勝算很高」。哈哈,除非是天賦異品、腦袋特別構造,正常的人會相信嗎?只要對民情輿情有一點基本的理解,會相信嗎?真正的聰明人會相信嗎?這位聰明人真的這麼笨,會這樣相信嗎?不要把自己搞得顯得如此笨,我仍然相信,哥基是如假包換的真聰明人。大智若愚而已。

聰明人往往看得更遠看得更深。這次選舉要看的已經不是自己是不是真的有勝算,而是要看自己這次參選會產生什麼效果,當然也要看這個效果是服務了誰。我絕對相信聰明的哥基是經過深思熟慮才作出這個如此犯眾怒的決定的。不要因為這樣而認為他很不聰明,其實這正好說明他真的十分聰明。或者起碼應該說,哥基是一個十分精明的計算者,除非唔係。

如果說真的有什麼不太聰明的地方,也只能說是賣相實在太肉酸。從新解釋什麼是「最後一次參選」這一著便穿崩得太利害了。上一次說「這是最後一次參選」,如果可以解讀為「那次是以民協身份的最後一次參選」,那下一次是不是可以說「這一次說是最後一次參選」,是說「以獨立身份的最後一次參選」?再下一次又是不是可以說,已經唔傾唔砌,投身建制,所以「再下一次說的最後一次參選」,是說「最後一次以擺明車馬的建制派身份參選」?如果再再有下一次,又是否可以說「那再再下一次說的最後一次參選」,是說「以男性身份作的最後一次參選」?如果再再再有下一次,又是否可以說「已經把自己閹了」,所以這再再再一次參選,是「以自殘之身作的最後一次參選」?如果係咁,哥基一百歲唔死,哥基又次次都咁有勝算,何啟明咪要等到 80 幾歲至有幾會?這樣做實在對民協及何啓明都太不公平了。

哥基今次另一個失策,是竟然公開呼籲,叫一眾哥基迷幫他收集「抹黑」他的材料,還說會報警處理。這個做法真的很不好,因為大家過去一兩年都很清楚看到,誰人最喜歡動輒說要報警處理。而同時就是那個最喜歡動輒報警的人,也最喜歡動輒出律師信,有時還會有江湖人物為他維持秩序。哥基雖然近來的形象不討好,但我仍然拒絕相信哥基已經淪落到跟那個人同一水平。這樣做也是哥基自貶身價。

我也不認為這種威嚇真的可以嚇倒已經對哥基感到不滿的人,而且有可能會引致更多人對哥基採取一種漠視不理的態度,那就對選情大大不好了。這樣說,是因為根據我對哥基聰明才智的估計,他應該清楚知道這一次參選的唯一可能結果。如果是要讓泛民主派輸得更徹底,他的作用就要在整個選舉過程中繼續發揮積極的破壞作用,繼續產生背後插刀背後放冷箭的建設性效果。如果泛民的支持者都因為哥基已經淪落到事事都要出警察出律師信的水平,因而採納某君的建議,對哥基這一次捨身成大事出來參選之舉予以藐視或漠視的態度,豈不是自斷雙臂,把自己這一次參選的唯一可能作用也扼殺掉?這一次,我是冒著再一次收到律師信或被警察傳召的風險向哥基痛陣利害的,希望哥基明鋻,小人有大量,這次放我一馬。

還有,想道個歉。我知道香港有很多哥基迷,最近一兩天,據說就連文匯大公 HKG 及羗蓉都變成哥基迷了。我也清楚知道很多人仍然很撐哥基。因此,真的是要道歉。對不起,伊利沙伯女王二世;對不起,哥基;對不起,廣大的哥基迷。得罪了!雖然我不養寵物,但其實我自己也是很喜歡這一種可塑性如此高的哥基的。相我,這是真心話。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