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右眼受傷印尼女記者拒見警察公共關係科人員 人權律師質疑警欲以公關手段淡化事件

2019/9/30 — 17:48

穿西裝人士為領事館職員

穿西裝人士為領事館職員

「929 全球反極權大遊行」期間,印尼籍女記者 Veby Mega Indah 在灣仔採訪期間,懷疑遭警方發射布袋彈擊中右眼受傷。《立場新聞》記者到醫院了解,有警察公共關係科探員要求見該名受傷的記者被拒,其法律代表更指,警方似乎試圖以公關手法淡化今次事件,多於展開調查,現時最重要保存事發片段,待她傷勢好轉再決定如何跟進。

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強調,當時橋上有大量暴力示威者,警員曾發射布袋彈,目前不評論記者受傷的原因,強調警方不會瞄準記者,詳見相關報道

右眼中彈的印尼女記者 Veby Mega Indah,是本地印尼免費報《Suara》的副主編。印尼領事館職員今午到醫院探望,香港記者協會副主席任美貞及人權律師 Michael Vidler 亦到醫院協助 Veby。

廣告

三名警察公共關係科 (PPRB) 探員要求見 Veby ,在病房外的人權律師 Vidler 立刻介入,要求與領館職員一同探望 Veby 並詢問是否願意見 PPRB 人員,最後 Veby 拒絕見面。

Vidler 對警方竟派出 PPRB 人員,而不是投訴警察科人員感到詫異,指此舉顯出警方似乎想試圖以公關手段控制事件,多於著實地展開調查。他對《立場新聞》表示,現時最重要是保存證據及保障 Veby 的權利,包括事發時周圍的閉路電視片段,以及當時各方拍下的影片,待她好轉才決定如何跟進。

廣告

任美貞表示對 Veby 在前線探訪受傷感到難過,指她是記協新聞小組成員,出事後與會方聯絡尋求協助,現時最重要是確認她視力是否有受損,「唔死唔代表唔嚴重」,要待她情況好轉,視乎她的意願跟進,及討論警方就 Veby 受傷需負上的責任問題,記協將持續跟進向她提供協助,稍後 Veby 將透過記協發聲明。

事發時 Veby 正進行直播,從其直播影片及其他傳媒片段所見,警察從樓梯向下撤退,有大批示威者在天橋衝至近記者群,懷疑警方期間向天橋方向發射布袋彈。 Veby 中彈後倒地,其他記者上前協助,並大叫急救員幫忙。片中 Veby 當時穿著反光背心,上面有清晰的「PRESS」字樣,她也戴上寫有「PRESS」字樣的頭盔,亦有戴眼罩  、防毒面具及記者證。

Veby 四名朋友今午亦到醫院欲探訪她,其中 Angelia 是本地印尼婦女穆斯林組織主席,領事館昨晚通知她 Veby 受傷,於是與友人前來探望。對於 Veby 在前線採訪時受槍傷,她感到很傷心,指印尼在抗爭方面「經驗豐富」,想不到在香港也這樣危險,當見到香港局勢轉壞時,亦曾叫 Veby 工作時要「小心啲」,嘆道「點解佢地要整親(Veby)?」。她稱 Veby 一個人在港工作多年 ,二人上周五曾通電,Veby 還跟她說,很開心有機會到示威前線採訪,與不同人訪談。

其後 Angelia 表示, Veby 可能因受傷後身體疲累,加上剛與領事館職員和律師見面,表示暫不想與一班朋友見面。她又引述領館職員,指 Veby 情況穩定,受傷的右眼仍有部份視力,但仍待醫生檢驗受損程度,而領事館方面,已通知了她在印尼的家人,包括兩名姐姐等。

她所屬公司的同事亦往探望並提供協助,其中陳先生指《Suara》每周出兩期,本周三將要出版新一期,Veby 受傷了仍掛心工作,擔心因為受傷會影響出報。他安慰她不用擔心,已有其他同事幫手,待 Veby 傷勢好轉,稍後應會發表有關受傷事件的訪問。

記協今早發聲明對 Veby 表示深切慰問,譴責任何對記者使用暴力和威脅使用暴力的行為,並呼籲警察和示威者容許記者在採訪過程中,免受嚴重傷害或暴力威脅。

穿裇衫為 Vidler,藍衣男和灰衣女子為探員

穿裇衫為 Vidler,藍衣男和灰衣女子為探員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