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警察堅持不認錯不道歉,就知中毒有幾深

2019/7/26 — 20:05

冤有頭債有主。

歸根究底,警察一向以來就係依賴政府盲撐同高層「你冇做錯」作為團結力量,慢慢覺得只要係為政府做嘢,就做乜都唔係錯﹑甚至唔可以係錯,於是越嚟越過份 — 唔戴委任証﹑記人老母﹑撩人隻揪﹑亂放催淚彈﹑亂咁打人﹑瞄頭開槍,都仍然覺得伙記好辛苦好委屈,警察一啲錯都冇。

而政府亦都樂於警察有呢種向心力,佢地越憎示威者,就越能為政府所用;甚至喺所有政治問題上都衰晒時,都仍然有警察幫佢頂住,所以可以衰成咁都冇人問責﹑冇人下台。有警察做護身符,就正正可以「解決提出問題嘅人」,迴避應該要解決嘅政治問題。就好似好多陷於政治危機嘅國家,獨裁者為咗保住權力,會死攬住軍方;因為只要軍方一變節,佢就即刻可以壽終正寢。

廣告

警察同政府互相以對方作為護身符,結果就係攬炒。警察固然要食晒政府無能所生產出嚟嘅屎,進一步覺得自己勞苦功高;當警察喺元朗恐襲時無所作為,令到無辜巿民被襲擊,literally 全香港都覺得警察當晚做錯時,警察都可以堅持不認錯不道歉,就知中毒有幾深。亦都係因為咁,政府失去咗轉身嘅空間,就算商界﹑前高官﹑部份出聲的建制派﹑以至政府內部的公務員都出聲話應該做獨立調查,政府因為一直只剩警察作為護身符,都唔敢答應。返轉頭睇,如果政府喺一個月前就答應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民間怨氣就有疏導途徑,亦不致發生元朗恐襲,局勢一定唔會好似依家咁差。

所以話,一切都係自作孽,不可活。

廣告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