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警察射胸射眼,毀掉的將是整整的一代人

2019/10/2 — 23:23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印尼記者 Veby Mega Indah 的代表律師證實,Veby 的右眼將永久失明。

「黑警還眼」,但一顆眼晴,一扇靈魂之窗,怎可能歸還?

這四個月以來,警察愈漸黑化,受到輿論鼓動,早已認定拍攝他們的媒體都是「黃媒」,拍攝他們的記者都是「黑記」。

廣告

書生尤記得 9 月 3 日時,曾發過一段影片,指有警察在現場向記者吼叫「黑記」、在警察記招中不斷暗示記者有意幫助示威者,這已是明確把記者當成仇恨的敵人,遲早會出事。

終於,9.29 當日一顆無情的橡膠子彈打中了外國記者。警方的反應不是立即調查事件追究警員失職,反道是強調警察肯定不會刻意瞄著記者射擊,惟事發當刻,不少記者行家都能證明現場幾乎只有記者。即使假設記者背後或附近有個別示威者,又是否需要在準備撤退落橋前向主要為記者群水平式射出橡膠子彈。

廣告

今次中彈受傷的是外國記者。按常識推測,警理應嚴肅跟進,避免引發更大的國際聲討和外交風波,惟警察仍然死撐,只懂派出警察公共關係科,企圖塗脂抹粉,淡化事件,可見警察已視記者受傷於無物。若果今次事件換成是本地記者受傷,書生實在不敢想像警方的反應會是什麼,很可能是反怪這幾個月以來有記者一直阻差辦公,才釀成今天的災禍。

警察射眼也不是首宗事件。8.11 爆眼少女中布袋彈受傷,還要被坊間盲目撐警的藍絲和官方《環球時報》抹黑是示威者彈珠所為,有些甚至指爆眼少女「當時在現場派錢」,是活該抵死。而警察的態度先是愛理不理,後彷彿大話說多了自己也相信自己沒有射眼,竟然申請搜查令企圖繞過少女的同意取得醫療報告還自己清白。

要還警察一個清白很容易,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如同今次外國記者協會要求的一樣,這是最公道的做法。現在許多受害人不敢挺身而出,明顯是怕自己原告變被告,像昨日中槍的少年即將可能會被警察控告更嚴重的罪行(警方今日記招語)。

「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晴,我卻用它尋找光明。」誰會想到,香港這《一代人》為了尋找光明,付出的代價就是眼晴本身。如果我們還未識辨到香港未來面對的黑暗,將失去的不只是一顆眼晴,甚至一條人命那麼簡單,因為警察射胸射眼,要毀掉的是所有現今不畏懼打壓、勇敢打開靈魂之窗迎榮光歸香港的人;而這將是整整的一代人,但在警察眼中,他們只是「黑記」和「曱甴」。

 

#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解散警隊刻不容緩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