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警察極度丟臉的 no case to answer

2015/7/9 — 20:06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 編按:繪圖員張倬嘉被指於去年12月參與鳩嗚活動期間,在旺角新之城對開不理警方勸喻離開,兩名警員捉住他時,他更拳打其中一名警員胸口,因而被控襲警罪。案件今天 (7月9日) 經審訊後,裁判官發現辯方呈堂的片段與兩警的口供出入很大,對警員證供的可信性有很大質疑,今裁定案件表證不成立,被告即場獲釋兼得500元訟費。詳情見相關報道。)

什麼是表證不成立呢? 就是說,控方証人作供後,裁判官認為,控方的証據,就算吹到最大,也根本沒有case,所以辯方可以省點口水,不用答辯,即no case to answer也。

廣告

如果控方証人是差人的話,我可以告訴你,這樣no case to answer十分少見,証據要差無可差才成,是件極度丟臉的事,正常來說,作供的差人跟負責案件的OC-Case督察,也要給照照肺,前途分分鐘受影響。

但當然,今天的警隊,只問敵我,不問對錯,只求發洩,不求臉目,肺,是不用照的了。

廣告

BTW,一單半單,「愛國愛港」的還可以賴個別裁判官偏幫示威的,但現在N+1單了,差人跟DOJ (編按:律政司)是時候反一反省了吧?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