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警察無個係好人」vs 「警察個個都係聖人」

2018/7/31 — 10:58

近年香港警察的形象下跌,警民關係變得緊張,部分原因是因為政治環境的改變及市民的權利意識提高。但香港政府的表現、警隊高層的表現也是破壞警察形象的其中一些因素。部份警察組織的無聊及低水平,也是警察形象下跌的主要原因。

過去幾年,特區政府為了達到其執行北京政治任務之目的,不斷䟃越法律及制度的底線,選舉確認書及DQ獲選議員的做法,加上用盡手頭上的司法及檢控工具,濫用法治,可以說已經把香港推上不斷倒退之路。自從雨傘運動之後,政府縱容警隊,嚴重破壞艱苦建立的專業警察形象,令警察由最得到市民信任的紀律部隊,變成最不受市民信仼。警民關係跌至低谷,警察形象每況愈下,如此下去,對香港社會一點好處都沒有。對警察的不信任及懷疑普遍存在,除了令社會對立更難紓解之外,也會令社會秩序更容易受到挑戰與衝擊,香港的社會穩定及人權保障肯定也會受到損害。

無論誰人當政,政府也應該盡量讓警察避免涉及政治爭議,否則執法的公正性必定會受到質疑。警務隊伍本身也必須潔身自愛,代表警隊高層的必須向全體警員發放清楚的訊息,不容許有濫用警權或違反紀律的行為存在。如果一旦遇上有害群之馬違反紀律規定,或有任何成員涉嫌濫用權力,更必須有嚴肅的查辦過程。

廣告

七名警員明顯違反紀律及法律,在制伏了嫌疑人之後抬往暗角痛打,這還有什麼值得爭辯之處?法庭的判決有什麼不公平的地方?但事後警方高層從沒有對如此明顯濫用警權的行為向公眾正式道歉。更有甚者,是代表警察的組織事後還要以非法集會的形式盲撐同僚的不法行為,以萬人集體公開講粗口的做法來顯示對公眾及社會期望的藐視,後來更要求在執法過程中豁免警員的違法行為。這樣的行為才最破壞警察的形象。

真不敢想像這一種「刑不上警察」的荒謬要求,竟然出於香港這個所謂文明法治的社會。代表警察的組織夠膽冒大不諱,提出如此不專業、傷法治、反文明的要求,也是近年警隊專業水平及形象每況愈下的其中一些原因。

廣告

沒有人會不明白「樹大有枯枝」這樣簡單的道理。對於人數眾多、體制龐大、編制複雜的警隊,也難免會有少數害群之馬。這一點公眾也不會不理解。以前,出現一個魔警徐步高,也不會令人懷疑整個警隊都是壞人;廉政公署檢控貪污及收受利益的警員也經常出現,但沒有人會因此說所有警員都貪贓枉法。

發展局長黃偉綸講了一句「警察都唔一定個個都係好人」,只可以說是一句唔使講都知的泛泛之言。再觀其發言的場合及處境,此言也明顯沒有針對香港警察的指向性,但竟然引來警察員佐級協會如此高調及強烈的反應,要出信遺憾及要求局長澄清。更引致有人乘機借題發揮,以撐警護警之名示威要求局長下台。

只是一句小學生都能明白的道理「警察都一定嗰個係好人」,又不是說「警察無個好人」,更不是說「警察個個都是壞人」,真的有理由如此反應過敏嗎?那些代表警務人員組織只是自暴其醜。真的令人不得不懷疑,香港是否已經又倒退回「好仔唔當差」那個年月了。反過來說,如果有人說「香港警察個個都係聖人」,員佐級協會又會否感到尷尬?

這一些毫無意義的、甚至令人啼笑皆非所謂撐警行為,才是不斷把警察的形象醜化。

要維護警察的正面形象,不是要把所有警察都描繪成雷鋒式的人物,而是要讓公眾確信,作為武備隊伍,警察有法必依,有錯必改。員佐級協會如果真的如此注重警察形象,倒不如檢討一下為何有不少人懷疑香港警察隊伍越來越公安化,也要小心應對近年有江湖中人也大模廝樣出來撐警。更要小心不要被政府以治安及社會秩序之名來掩飾其政治議程,把警隊捲入政治漩渦之中。

只有在體制極不健全的情況下,才需要強調要有完人聖人或永遠正確的偉人來把持公權力。同樣道理,制度越是千瘡百孔,才需要不斷自詡體制有多完美。代表警察的組織如此在意有人說警察唔一定個個係好人,可能正好說明這些組織自己心中有鬼。如此撐警,也只能令人懷疑這個警隊近幾年確有太多不值得人撐之處。

代表警察的組織變得如此跋扈,可以明目張膽如此反文明,只是整個社會倒退的一個表徵。政府竟然對這等言行如此忍讓,警隊高層竟然可以縱容下屬如此不顧賣相,其實也說明了警隊形象為何近年會江河日下。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