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警察的私隱才是私隱

2019/10/27 — 17:02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毛思忍】

日前高等法院批出臨時禁制令,禁止任何人披露與警員「起底」有關的任何個人資料,包括警員及其家人的姓名,職位、住址、社交網絡帳戶名稱、車牌號碼及家人相片等。

在私隱署工作時,負責處理投訴及查詢的同事不時接到市民求助,指控有人在未經同意下公開個人資料。有人因為與情人緣盡而被舊愛於網絡世界批判;有人欠債未還被貼街招追數;有人在辦公室的政治角力中被對手抹黑;有人與朋友反目成仇而被揭瘡疤。與當事人聯絡時,他們很多時會順帶說說自己的身世,有些人甚至在傾談的過程中聲淚俱下,期望能在我們這處彰顥公義。同事們聽過很多故事,有時麻木了,但有時也會泛起一點惻隱之心。這一點,相信每一個真心服務香港市民的公務員或公營機構員工,也會明白。

廣告

不過,公營機構是要跟法例、跟程序的。私隱署現時的「處理投訴政策」這樣說:「投訴人在根據《私隱條例》第37條提出投訴時,必須向公署提供 (a) 其姓名及通訊地址,以作聯絡之用、(b) 身份證明,(可親身出示其身份證明文件或將文件副本送交公署核實)、(c) 被投訴者的具體身份,即提供被投訴者的姓名及聯絡資料、(d) 足夠支持其指稱的資料」[1]

接獲個案後,我們首先要按程序了解投訴人可否具體指明被投訴者的身份(包括提供被投訴者的姓名及聯絡資料,單純網名是不夠的)。現行《私隱條例》沒有賦予私隱署刑事調查和檢控的權力。換言之,若然被起底者向私隱署投訴時,未能指出公開其資料人士的具體身份,私隱署基本上已沒有太多繼續跟進的空間,個案大多被迫壽終正寢。聽起來或許有點荒謬,在網上被人公開資料,又怎能知道是誰做的?(日前私隱署就發表聲明,建議政府在修訂《私隱條例》時,要賦予公署明確權力進行全面調查和直接檢控,包括搜查及檢取證據的權力。私隱署亦要求賦權直接發出禁制性命令,飭令有關的社交平台或網站移除及停止上載涉及「起底」的帖文,並要求相關社交平台提供發布「起底」信息者(即違法者)的個人資料(例如姓名、電郵地址及IP地址) [2]。無疑,假如日後落實這些建議,必定會壓制了網民現時的言論自由。大家實在要多加留意修訂《私隱條例》的進展。)

廣告

與此同時,《私隱條例》有豁免條款。在某些情況下,即使有人未能遵從條例規定,假如有豁免條款適用,也不算違例。《私隱條例》第52條這樣說:「由個人持有並只與其私人事務、家庭事務、家居事務有關的個人資料;或只是為消閒目的而如持有的個人資料,獲豁免而不受各保障資料原則所管限。」

因此,我們接獲有關被起底的投訴時,也需要了解該些資料是否「與私人事務、家庭事務」有關,又或者是否「為消閒目的持有」。若然當事人因為曾經與家人/朋友相熟而分享某些個人資料,又或者家人/朋友本身私下是知悉這些資料,我們一般會認為這些資料是「與其私人事務、家庭事務有關」。另外,假如當事人曾經於社交平台分享某些個人資料(例如生活照)而被其他人看見,我們一般會認為這些資料是「為消閒目的持有」。故此,假如個人資料是在上述情況獲得,就算披露有關資料前未得到當事人的同意,《私隱條例》第52條的豁文也多數適用。如此寬鬆,究竟《私隱條例》規管甚麼?其實,條例本身的初心是規管機構性使用者,而非個別人士,所以私人恩怨是很難透過私隱署的機制處理。簡單而言,要在《私隱條例》下作出投訴,如果當事人不知道起底者的身份,管不到;如果資料是由家人/朋友披露的,大多管不到。我們原本處理這類個案的方式大致是這樣,是原本。

自逆權風暴開始以來,私隱署指出由於是次「起底者眾多,『起底』行為近乎成為一股風氣,兼具煽動和恐嚇性質」,因此「須按實際情況及問題的嚴重性所採取合乎適度的措施」 [3]。甚麼「合乎適度的措施」呢?私隱署於十月初公佈已「依法將1262宗此類個案交予警方作進一步刑事調查及考慮提出檢控」。試想一下,若然這些個案不是近期接獲的話,私隱署會同樣轉介到警方跟進嗎?我認為不會。因為私隱署過去甚少轉介這類個案至警方跟進。偶爾有投訴人會問:「咁我搵警察得唔得?」。得,但警方轉頭就會跟他們說管不到「起底」,請聯絡私隱專員公署。事實上,現時香港根本就未有法例明確針對「起底」情況。結果私隱署近期所謂的「措施」,就是將所接獲的起底個案轉交給有刑事調查權力的警方處理。至於警方會如何處理就不得而知。

律政司和警務處又送了一份大禮給廣大市民。原來警務人員的個人資料是如此神聖不可侵犯,要出動禁制令防止起底。原告指警員及家人的資料被公開令他們受滋擾及恐嚇,妨礙他們工作,影響人身安全,造成心理困擾等等。那普通市民呢?普通市民的個人資料不及警員的個人資料重要嗎?當事人是普通市民的話,起底行為就沒有影響到他們的生活嗎?

多謝律政司和警方再一次令我們大開眼界。原來,法律程序是可以這樣玩的。任何事只要損害到警員的利益,申請禁制令便可。試問私隱署日後接獲市民求助時,被問到「警察的個人資料被起底,政府都可以申請禁制令,點解我被起底連《私隱條例》都處理唔到?」,負責同事該怎樣回應?可不可以說:「對不起,因為你不是警務人員。今時今日在香港,警察地位最高,警察的私隱才是私隱。政權眼中只有警察,沒有市民。就算是特首、主要官員又如何,禁制令涵蓋他們嗎?」

註:《禁蒙面法》公佈當天,私隱署發了一份新聞稿 [4],煞有介事地說:「個人私隱權並非絕對的權利,是受法定的制約,其中重要的考慮是公眾利益。」、「個人資料私隱權利並不會凌駕於社會的整體利益之上。違法者不容以私隱作為『避風港』或『避難所』。」。保障市民個人資料私隱的機構衝出來跟市民說:「私隱唔係大晒」,這樣倒自己米,很可笑嗎?

 

[1] https://www.pcpd.org.hk/tc_chi/complaints/policy/complaint_policy.html

[2] https://www.pcpd.org.hk/tc_chi/news_events/media_statements/press_20191018.html

[3] https://www.pcpd.org.hk/tc_chi/news_events/media_statements/press_20190814.html

[4] https://www.pcpd.org.hk/tc_chi/news_events/media_statements/press_20191004.html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