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警察非法拘留:那些年韓國的白色恐怖

2016/2/11 — 14:15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閱讀韓國於獨裁年代的歷史,不難發現軍人政府經常使盡各種惡毒、霸道與喪盡天良的鐵腕,針對敢言、對民主充滿渴求及手無寸鐵的大學生,進行全方位言論自由的打壓與追捕。



數十年來,不論是朴正熙或是全斗煥,獨裁政府都會透過給予警察無尚的權力,每每推進對民眾生活的全方位監控,大量的警察資源都投放在情報工作上,收集一切有反政府傾向的學生、工人與異見份子的資訊,更也使用極暴力的方式與民眾衝擊。最令人髮指的,是警察可以在未有合理條件下,非法拘留與毒打學生的民運代表,甚至把他們拘留在警察局內,無止境的禁錮著他們,外邊的親人與朋友根本對他的生死音訊全無,只能每天向上帝禱告,祈求他們可以安全回家。

當年惡名昭彰的韓國獨裁政府,為了鞏固其政權命脈,不惜借北韓對韓國政權的即時威脅感,以妖魔化一切與爭取民主有關的社會運動,與當中參與的民運份子,擁有親敵對政權北韓的不良意識,更視他們為搞事份子,是有意顛覆韓國政權,將會摧毀他們辛苦建成的家園,再拱手讓人給北韓的共產黨員。這種論述,於整個獨裁年代透過韓國政府的「反共教育」與「輿論妖魔化機器」的推動,成為了深入民心的普遍意識。

廣告

除了透過指導教育與媒體針對民運份子,政府也會以法規合理化他們的打壓行動。當時,韓國定立的「國家安全法」已給予政權享有無人匹敵的權力,可以肆無忌憚地當懷疑某人懷有推翻政權的傾向時,肆意捉拿並非法禁錮。另外,那些年 60 年代韓國政府曾經通過的「反共法」,更加可以指稱某人的言論帶有親共傾向,便可以以言入罪,可判入獄 7 年,並進行思想再教育。

當年,曾經有一位農民,因為他在喝過酒後,醉了大聲疾呼朴正熙政權的不是,結果便被控以「反共罪」,判入獄兩年。由於當時他是喝過了韓國的農民米酒馬格利醉了而大罵政府,民間便改稱「反共法」為「馬格利法」,突出它的無所不在。

廣告

80 年代,只要你藏有一本詩集,那位歷史詩人,他曾居於朝鮮半島,但在南北韓分裂後居於北韓,政府便可以擁有足夠證據指控你犯下「反共法」。又或者,你跟一位被政權判定為親共的大學教授交談,政府也可以以「國安法」與「反共法」將你非法拘禁。那時,獨裁政府喜歡在夜深之時到達犯案者的住所,小心翼翼地為他們上手鉤,矇著他們眼睛,再把他們送至警察局的反共部門,或是一些不知名的地方內,進行無止境的毒打與逼供。

向學生們一邊施以酷刑逼供,警察也會一邊跟他們威嚇說到,不論他們如何反抗最終也是徒然,因為警方操有他們生死命運的最後權力,姑勿論他們是真是假,警察早已斷定他們是親共份子,只要警察擁有合理懷疑,他們可以決定能否將他們置於死地。例如當年不少警察也會對一些懷疑的親共或支持民主的學生代表,施以酷刑毒打,當中不少學生因而被打死。結果為了隱瞞真相,他們經常向外界宣稱那些學生是親共人士,於 38 線投奔北韓之際被軍人阻止,結果被亂槍射死。當然,他們死亡的真相,往往無人敢質疑,也無人知曉是否事實,總之,一切生殺與輿論權,盡在警方控制手上。

當然,警方不能每事也盡全力瞞天過海,就在 1987 年時,就讀在首爾國立大學語言學三年級的朴鍾哲因在校內建立反政府組織被警察拘捕,後來被毒打至死。他的慘劇,卻呼喚著韓國數以十萬計的民眾,感到忍無可忍,舉行悼念活動之餘,更也連續數月舉行了無止境打倒全斗煥的民主運動,結果成功推翻了獨裁政府,換來了最終的政權變天。

 

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