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警方對「槍」沒有認識

2019/8/8 — 11:55

警察每日記者會示範「雷射槍」(立場新聞圖片)

警察每日記者會示範「雷射槍」(立場新聞圖片)

8 月 6 日數名休班探員在深水埗鴨寮街近北河街拘捕一名學生,事件即時引起公憤。網上已有多段相關片段上載,畫面和聲音完整而清晰,讀者可以找來看看,了解一下事情。目前事件仍在處理中,事涉法律專業,筆者無意越俎討論案情,但作為資深語文教師,有關語文運用的知識,倒可以參與討論。

警方在措辭上有共識

現場數名警員以搜出十支「激光指示器」為由,說涉事學生涉嫌管有攻擊性武器。相關片段中清晰可見,圍觀的街坊市民都因這個「指控」而起哄,不以為然,公憤頓起。同日深夜,督察周學賢向記者交代事件,卻直接就把「激光指示器」定性為「雷射槍」。翌日下午警察公共關係科的例行記者會上,高級警司李桂華發言時仍刻意用「雷射槍」一詞,而謝振中發言時,英文回應部分亦間歇地使用「laser gun」;看來警方內部在用詞上已有共識。

廣告

歪理解釋越描越黑

8 月 6 日晚現場有記者追問周學賢,「雷射槍」到底是不是一支槍?周學賢的回答是:「是筆形、似電筒、18 厘米長。」那是說,警方寧願曲折地、違反常理地把「激光指示器」看成是「筆型而似電筒的『槍』」,其思維方式以及選詞理由,真是與眾不同。

廣告

8 月 7 日下午現場亦有記者質疑「雷射槍」是否學術名稱。記者朋友對文字措辭警覺性特別高,提問直接就觸到核心。李桂華認為是「一個比較容易啲明白嘅名字」。

「激光指示器」是拘捕事件中重要而唯一的證物,警方在措辭上玩弄「偽術」,居心叵測。筆者曾撰文論證「林鄭以謊言歪理治港」,今天是上行下效,警方接力並發揚光大。若說林鄭與警隊狼狽為奸,證諸事實,貼切不過。

必也正名乎

事實上,「laser pointers」的中性翻譯應作「激光指示器」。說「激光電筒」或「雷射電筒」都有理,因為「pointer」確有照明的功能,但若涉及刑事案件的證供表述,說「pointer」是「電筒」也不夠準確,用「指示器」最為穩妥。香港地區民間口頭上約定俗成則慣說「雷射筆」,是據指示器的外形而定名,也合理。

「laser pointers」無論在外形上、功能上以及翻譯上,都與「槍」拉不上關係,而警方卻刻意說是「槍」,其意圖與居心,昭然若揭。更何況,「雷射槍」絕非「一個比較容易啲明白嘅名字」,卻反而是一個比較容易產生誤解的名字,因為「雷射槍」本身是軍用武器中的專有名詞,是專指一系列的單兵作戰武器。警方刻意把民用的「pointer」說成軍用的「gun」,把文具說成是武器,是指鹿為馬的另一種演繹。

「雷射槍」在香港也是某種偵測車速儀器的非規範用語,如舊版的「UltraLyte」或新版的「TruCAM」。說「槍」,純粹與使用者的姿勢及儀器的外形有關。如新版的「TruCAM」,非規範說法是「三眼魔雷射槍」,但呈堂證供或與法律有關的表述就絕對不應採用,用「三眼數位變頻版車速偵測儀器」才較規範。

由死要面子到丟盡面子

按道理,警員的工作與「槍」關係密切,對「槍」應有專業的認識,卻原來警方對「槍」的認識如此貧乏,措辭亦違反常識。雖然如此,警方卻堅持統一口徑,刻意選這個用詞,無非是要為8月6日前線警員的魯莽執法行為塗脂抹粉,是企圖用「槍」字呼應「管有攻擊性武器」的指控。都說「欲加之罪何患無辭」,警方為了給前線警員的魯莽誤判找下台階留面子,不惜出賣警隊專業,誤導市民,強詞奪理把「觀星用具」影射成「槍械」,其所作所為不單沒有為警隊爭回面子,反而是公開地自暴其醜,丟盡了警隊的面子。

授權合法持槍用槍的警隊,居然對「槍」沒有正確的認識,概念模糊,指花為葉,林鄭還委以重任。面對如此局面,說香港是「危城」,一點都不誇張。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