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19/8/1 - 9:39

警方系統性不作為:務必廣傳的元朗黑夜紀錄片

圖片素材來源:《鏗鏘集》片段截圖

圖片素材來源:《鏗鏘集》片段截圖

多年前曾經看過一套外國紀錄片,紀錄一間警署的一天,其實平日警察生活極度苦悶,每天忙著忙著,面對的是什麼?一是醉酒佬、一是精神失常、或是市民問路,或是夫妻口角之類,再加大量文書工作,瑣碎不堪。真的英明神武?真的救人英雄?當警察一生,絕大部分人無開過槍,無面對過生死關頭。

納稅人養兵千日,只用在一時。

《鏗鏘集》一位被訪者談 721 元朗襲擊:「最恐怖不是黑社會,最恐怖是元朗無警察。」

廣告

最近出現三條紀錄片,重組元朗恐怖襲擊時序,請大家務必觀看並廣傳,看完就明白,警察選擇不作為,警隊選擇了系統性旁觀,選擇了暗合黑道,選擇了與民為敵。

(1)港台鏗鏘集的《721元朗黑夜

獨有/少見之片段:

**《鏗鏘集》收集附近商鋪閉路電視錄影,清楚可見元朗警察之不作為,多次錯過嘗試處理事件的機會。

**《鏗鏘集》綜合警方消息,知悉白衣人襲擊西鐵時警方所謂正處理另外四宗案,其中三宗案在鳯攸北街及附近一帶之打鬥案,但時間早於西鐵恐怖襲擊三十至五十分鐘

(即是說,這三處的打鬥已完,情況亦不似會緊急到一個地步,比收到幾千幾萬個 999 緊急求助電話重要,不能迅即往西鐵站控制場面);另一宗位於南生圍之火警,其實只是一個電箱起火。

搜集回來的閉路電視片段最令人咋舌,見到數百白衣人於元朗站襲擊前兩小時已開始聚眾於鳯攸北街,先後最少三輛警車經過,但警員無落車,警車直行直過,視拿着鐵通籘條的白衣人如無物。

新片段證實了,警方不僅一早已知道白衣人聚眾,更於當晚一早先後三次目睹白衣人蓄勢待發而不作為。三次警車經過,再加兩名警員在西鐵元朗站目睹白衣黑幫打人卻掉頭走,說明一切並非巧合,更不可能是沒有人手,而是刻意不理會,是系統性的不作為。

[補充一句:《鏗鏘集》這一集 fb 加上 youtube 版本,上載兩天半後,點擊率已達三百萬,若以收視點計,超過40點,誰說香港電台節目收線低?誰說長篇調查報道無人關心?]

(2) now 經緯線之《元朗黑夜

獨有/少見之片段:

** 中聯辦新界工作部部長李薊貽於十八鄉鄉委會就職典禮上,對鄉民謂「呢幾個月做好充分準備,唔畀佢地來元朗搞事」之錄影片段。(明白未?有中聯辦撐腰,警隊裡的投機分子會點做?特區政府又點敢郁呢群鄉黑?)

** 有位十八鄉居民鄒先生提早一天預告 721 元朗「有好戲睇」,翌日竟然被 now TV 在元朗西鐵現場,捕捉到同一個人拿著鐵枝在西鐵奔走的鏡頭。

** 早一天至半天,元朗居民及區議員從多種渠道已得悉,有人準備打人。(警察豈可能不知他們來真的?)

** 本人以為最惹笑而悲哀的一幕,元朗白衣人於襲擊之後,躲在南邊圍村,記者見白衣人拿著鐵枝在村內,遂上前於警察旁拍攝,有警員好驚咁叫記者後退,大叫著說「真係要小心,真架!」(第二節 0110 開始睇)警員出於好心,真性情流露,但他語氣好驚,令人感到整個警隊其實都好驚,根本不敢動鄉黑分毫。

觀映之後,覺得另一件事也恐怖,以上兩輯專題中,幾乎所有被訪者均要幪面、遮樣或只見背影,在自己的城市自己的家,不敢露面,皆因恐懼,怕受報復,成何體統,乜嘢世界。

(3)《紐約時報》綜合剪輯的片段

獨有/少見之片段:

** 完整英文解說,有背景資料,精簡但包括了最重要鏡頭,適合廣傳外國朋友了解事件。

** 片段中有一段較少見鏡頭,白衣惡棍打人後施施然離開,馬路上經過警車旁,一隊警員走過,視若無睹。(見片段約5:27)

重要的事講多次,這三條片清楚見到,警察選擇不作為,警隊選擇了系統性旁觀,選擇了暗合黑道,選擇了與民為敵。

撮自《紐約時報》片段,元朗站最先到場卻選擇離去的兩位警察

撮自《紐約時報》片段,元朗站最先到場卻選擇離去的兩位警察

投考警隊的初心究竟是什麼,薪高糧準?還是除暴安良?假設是後者,721元朗黑夜,那兩位臨陣退縮,在西鐵站目睹白衣人準備大開殺戒時調頭走的警員,究竟在想什麼?那經過鳯攸北街三架警車上的警員,又究竟在想什麼?

當他們在自己的警察生命中,難得遇上一次真正救急扶危、阻止警隊形象災難的機會,他們竟然白白放棄,竟然視而不見。這些警察,不只有辱警隊,更違背了神聖使命,更加辜負了自己,在考驗的關節點上,他們選擇退縮。

難道你們恐懼嗎?若一時間不肯定可以做什麼,可以等待援兵時,停留觀察,再想辦法。你有槍有警棍。若那是上級指示,當此危急關頭,軍令有所不從。

難道你說警例要先保護自己的安全嗎?是的,但當時有救護員不顧自己安全,有記者做直播渾然忘我,被打跌倒地上都繼續爬起來繼續拍攝,有手無寸鐵路過的市民也不顧自己安全,在亂棍下救人;當普通市民也奮不顧身上前,配槍配警棍的警員竟然選擇逃之夭夭?

試想想,如果那三架警車,或站內最先到場的兩個警員,能夠用用腦筋,穩定場面,起碼讓黑幫知道不能亂來,醜陋打鬥或可能避免,或延遲讓援兵趕到,或能扭轉警隊聲譽,與市民一道聲討黑道,或者是和解的開端。

剩下還有很多問題未解決:中聯辦與鄉黑合作有多深?警隊透過調配與默契縱容黑幫施暴,是誰的主意?究竟中聯辦與鄉黑警合作的香港毒瘤,有誰能制衡?

一葉知秋,一粒沙可以看一個世界,前綫警員紀律盪然無存,源自警隊高層的縱容。當你容許警員不配戴委任證,不配戴號碼標記,代表着前綫警員擁有了施暴通行證,無論如何違反紀律,日後都難以追究,既沒有調查委員會,政務司司長說一句願意為當日警隊的處理手法道歉(其實沒有道歉,只謂願意道歉而已),也給員佐級協會反咬,前線警員迅速演化成失控惡獸。當然,相信警隊仍有好人,有做事有分寸、守規矩的警員;不過,從員佐級協會及各級警察協會的意態,可見這些好警察已被邊緣化。

葵涌警署一役,三號風球之夜,響起一記悶雷,全場靜默半秒,然後齊聲拍掌,大叫「黑警畀雷劈」。葵涌這一夜,部分激進示威者已毫不猶豫,(用雨傘)襲擊落單的警察,仇恨的螺旋沒有停止的迹象。

過去兩年,香港有兩次十號風球;是年夏天,十號風球已延續快兩個月。特區政府所做之事,只懂譴責、強烈譴責、再強烈譴責;最新得到港澳辦綠燈後,警隊律政的新一輪攻勢,則開始動用殖民地時代留下的法律武器,濫補後濫告,警察淪為維穩工具;上環一役,衝突現場拘捕的,幾乎所有人告暴動罪,轉眼就落案上法庭。

44個暴動罪,將會製造 440 個梁天琦。

元朗黑夜的暴徒?警方讓幾百人在他們眼前輕鬆離開,至今所捉的12人,只涉嫌非法集結,未正式落案。

危機當前,掌權的香港政治精英,一錯再錯,董建華之流仍然鍾情於他夢中的「外國勢力」,運動的組織「精密隱秘」,牽頭搞智庫,但離地無知。林鄭月娥則繼續龜縮,只會見商界,見警隊;所謂特首智囊行政會議成員,無智亦無德,關鍵時刻不見影,無問責勇氣,亦無任何有益建議。

二十二年來,香港從來不能培養政治人才,因為整個制度一直在培養政治奴才,只會培養一班西環契弟,培養一群無人能制衡的警察。

***   ***   ***

相關文章:
人性
警黑版「兄弟爬山各自努力」
究竟誰開的第一槍:一宗今天要知道的屠殺懸案

原刊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