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警方進退失據,政府掩耳盜鈴

2019/7/16 — 20:29

7 月 14 日晚上,警方於沙田新城市廣場展開清場行動

7 月 14 日晚上,警方於沙田新城市廣場展開清場行動

香港已成危城,惟政府仍不思改變,讓危機持續發酵。

「新城市騷亂根本就是陷阱」、「林鄭正等待第一個警員殉職」等陰謀論調,不可能會得到確認,但也同樣難以被否定。問題在於政府、警方反應往往難以理解,促使越來越多人相信當中另有圖謀。

當晚沙田騷亂完全是不必要的,警方先圍堵示圍者,逼他們進入商場;跟着連沙田站也被封,示威者無退路下怎會不反抗?如此不可思議的白癡策略,究竟是誰想出來的?警務處處長當然可以出來譴責採用暴力的示威者。但造成這場警民困獸鬥的,究竟是誰?警方究竟是在維持秩序,還是在制造騷亂?指揮官作為沙田騷亂的始作俑者,特首或警務處處長又會否作出譴責?

廣告

盧偉聰委屈地說,警方辦事就被人批評濫捕,不辦事就被人指裝彈弓/空城計。他似乎還未明白,修例事件至今警方執法失去方寸,令人失去最基本信任,7 月 1 日晚上棄守立法會是不尋常的「退」;當晚圍堵示威者,更不惜在人流未散的大商場內開戰,就是不合常理的「進」。

警方進退失據,政府高層就更不堪。特首任由社會衝突擴大,堅持龜縮,每次都是等暴力衝突完後才出來例牌譴責。她「真誠」道歉時作出的種種承諾,還記得半分嗎?

廣告

民意不被舒展,訴求不獲回應,衝擊和鎮壓只會週而復始。示威者及前線警員的性命,已越趨危險。政府高層現在腦海中,究竟在想甚麼?

草菅人命的政權,固然要譴責。但另一面,我也老土的奉勸示威者別讓仇恨盲目擴大,近日一些針對警方的言論,確實過火。例如將警員受傷片段說成「好治癒」,又或動輒以「毅進仔」、「死全家」來喝罵警員。

當我們批評警方無差別式襲擊示威者和記者時,是否也不應該無差別式的批評警察?遇到落單警員便圍毆,那跟我們責難的「黑警」又有甚麼分別?

我大抵又得罪兩邊人了。沒所謂,我反正不會投身政治。最後一提的,是我衷心欽佩那位不顧自己、以身驅保護警員的記者。他當晚的身份是傳媒,大可置身事外任由警員被毆,自己站在側旁想想怎樣拍攝就可以了。但在千鈞一髮間,他毫不猶豫的選擇「人道」。

這是真正的人性光輝。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