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警棍下,社署也是一隻曱甴?!

2019/9/13 — 13:56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警方繼五年前向法庭為粉筆少女申請「保護令」後,近日再次涉嫌假借保護令變相提早懲罰少年人。亂世中,警方難即時回復正軌,人所共知;但社署呢?莫非社署與警隊一樣,大眾不能寄予它們基本期望?以八月一宗保護令案件,反映社署署長級官員昏迷了,社署法庭感化官割了盲了啞了,社署地區福利專員也昏睡了。

署長昏迷了

粉筆少女一事,已揭露法例的過時和漏洞。過時者,是魚蛋檔和色情架部窩藏少女的時代已成過去,基本上現時的虐兒案件、離家出走等個案,社署職員已能應警方要求馬上派員介入,並作評估,根本無迫切性和專業理由要直接由警方向法庭申請保護令。漏洞者,是指粉筆少女被送入兒童院後,要留在院內 28 天,期間並沒有上訴機制,社署應以專業態度評估女方送入院內的需要,若然有濫用保護令情況,應施予「逆向保護」,免得浪費兒童資源和讓有心人將「保護」胡亂當作「懲罰」。

廣告

可惜,在過去五年的光陰裡,社署似乎未曾對《保護兒童及青少年條例》進行檢討和修例前期工作,亦即是社署間接為警方繼續開綠燈,讓警長級以上警務人員可直接把拘捕回來的少年人申請保護令。警察的野蠻無理和把相關法例穿鑿附會,是社署縱容而來的!

感化主任瞎了盲了啞了

廣告

現時處理保護令申請程序的,是在少年法庭進行,該少年法庭必然有一位社署感化主任駐守的。以我們所知,其中一名被捕後帶上少年法庭的青年人,過去三年在所就讀中學名列全級頭 10 名,亦是校內領袖生和校隊選手,生活在健全的雙親家庭,兩兄姊均具大學學歷,並與少年同住。這反映,家庭指導充分,學校表現理想,被忽略、處身危險、被虐待等等,真的見鬼下才會看到!

難道該感化主任一點也看不到嗎?現實是,他未有在法庭上說過一句專業社工應該要說出來的評估。他一定會辯稱在警方提出申請保護令的情況下,他在法庭內並無任何角色;不過,他就連走到少年家人跟前作自我介紹或說明兒童院的狀況,半句也沒有啊!結果,家人呆滯地目送少年人被帶入法庭內庭等候室,對六合一兒童院半點理解也沒有,但旁邊社署感化主任職員視若無睹。

地區福利專員也昏睡了

幾位青少年在兒童院待了幾個晚上,在這幾日裡,社署綜合家庭服務中心或保護兒童課的社工,有留意到徬徨無助的家人嗎?還是只是埋頭跟隨法庭指示撰寫報告呢?在邏輯上,一個需要法庭保護的少年人,其家人的支援不重要嗎?事實上,明眼人或正常人也看得出這是一個非一般的保護令申請個案,家人不感徬徨傷心憂慮嗎?為何社署職員不主動向家人說明在現存的法例下有何「營救」少年的方法?最起碼的是,為何社職員不主動上門探訪以表慰問和關注?

警棍下,社署也是曱甴

唯一可以解釋,就是社署上下也自貶地視自己為一隻曱甴,社工價值可以任由警方蹬腳踐踏!大埔少年在無必要的情況下捱棍打,社署不覺這是虐待兒童嗎?休班警可攜警棍,社署不覺這會置青少年人一個危險的境地嗎?

社署應放下本身公務員的身分包袱,拿出身為社工的良知和職責出來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