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警棍和磚塊序幕後的濫捕和封殺!

2016/2/12 — 13:49

大年初一晚上,警民衝突在旺角發生,有人向警方投擲垃圾桶、回收桶、玻璃樽、磚塊等物件。

大年初一晚上,警民衝突在旺角發生,有人向警方投擲垃圾桶、回收桶、玻璃樽、磚塊等物件。

筆者首先聲明,反對以任何借口掩飾任何形式的「暴力行為」。 可是,對於年初一旺角事件,筆者完全認同這是近年罕有的一次警民激烈衝突 (ferocious clash),以至嚴重騷亂 (serious disturbance),但是絕不同意政府當局的 「暴動」 (riot)定性。 當天晚上傳媒放送的映象無疑撼動大眾市民和平良善的心,可是面對暴烈畫面的情緒反應過了幾天已冷靜沉澱下來,較全面的訊息陸續呈現拼湊,再檢視當局後續的一連串濫捕封殺行動,筆者相信簡單化的譴責「暴力行為」已無實質意義。

警民衝突中所引致的皮破血流,相對於1956年石硤尾事件和1966年天星小輪加價事件的騷亂場面,以及更甚的1967年「反英抗暴」土製菠蘿所造成的死傷慘烈街景,在程度上和嚴重性明顯落差甚大。 1967年的「反英抗暴」事件肯定是一次徹頭徹尾的「政治暴動」。  可是,當年「抗暴烈士」逾四十年後獲頒授勳章,誰曉得歷史無情的嘲弄何時又會再現重演,肯定旺角示威者的「抗暴行動」呢?  而且,街頭對峙局面所釀成的流血悲劇,往往是警民雙方互動拉扯的必然發展結果,刻意歸咎於單方面的失當和不智只不過是要隱瞞事實真相的全部而已。 退一步冷感一點說,筆者從來覺得面對強權的抗爭之路顛簸曲折,除了付出眼淚和汗水之外,鮮血和傷痕的代價豈能痛惜呢? 在這樣的基礎下,筆者寧願把年初一旺角事件看成為抗爭者 (resistants) 與鎮壓者 (suppressors) 的一次流血對決 (bloody confrontation),雖然後果確實令人痛心。

廣告

經過多年的抗爭事件而發展至今,濫用的警權已是獨斷專橫的特區政府代號,警察穿起的制服手持的盾牌揮打的伸縮棒已是鎮壓者的標籤,兩者難以理性區分,都被視為與民為敵,站在抗爭者的對立面。 這並不是此時當刻在街頭巷口面對面所引發的肢體衝撞,卻是早已深藏心底的敵視仇恨意識,在互相牽動過程中往往容易一觸即發,傾瀉迸放而難以收拾。 這確然是不幸可悲的政治現實,卻實在是這些年來梁振英主政集團所埋種下來的民怨積憤禍根。

眼見民怨深民憤重,社會民心嚴重撕裂,市民對當權者信心盡失,梁振英政府仍執迷不悟,以香港政局愈亂愈惡劣愈有利於強硬執政的心態為由,繼續其漠視民意民情的囂張作風。 梁振英政府借機把抗爭者視為「暴民」,把抗爭行動界定為「暴動」,製造「抗爭有罪,鎮壓合理」的虛妄訊息,而林鄭月娥等官員,以及一眾建制派幫腔插嘴助勢,無非旨在以一般浮淺輿論反應打壓抗爭者的頑強鬥志,把本土意識份子加以污名化和妖魔化,再激化泛民陣營中不同組織早已貌合神離的關係,以便卸脫政府在整件事情上的管治失效責任。 如今警方更變本加厲的濫捕抗爭者,以及律政部門以「暴動」重罪起訴,借此封殺抗爭者未來可行的出路。 坊間已有關於當局「引蛇出洞」的陰謀傳聞,筆者認為並非空穴來風。

廣告

旺角街頭的抗爭烈燄怒火已燒起,引火者正是特區首腦的梁振英! 火燄雖然已被撲滅,但是濫捕和封殺行動仍在繼續進行,香港人必須追究罪魁禍首的梁振英!

發表意見